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绝品透视 > 正文_第六百五十八章 红灯区的旧识

正文_第六百五十八章 红灯区的旧识

  咯吱……

  紧闭的房门直接打开,一个大腹便便的白人从里面走了出去。

  看着门口竟然站着王洋与依萌两人,脸上露出一抹尴尬之色,那白人男子立刻低下头快速离去。

  “好啦,我们可以进去了。”

  甜甜一笑,尽量让自己显得自然些,依萌立刻拽着王洋向着里面走去。

  哗哗哗……

  水声隐约响起,才是进入房间,未关门的卫生间内一个女人洗澡的身影,就出现在了两人的视线内。

  女人的身材很好,除了小蛮腰略比依萌粗上一线之外,那大长腿竟然比依萌都毫不逊色,这副身材走出去说是空姐模特,都绝对不会有人怀疑。

  女人的白,并不是白人女子那种白,是亚洲女人才独有的白。

  所以虽然还未看到女人的脸,王洋已经明白女人肯定是华夏人,这也让他想通了,为何依萌会在米国认识红灯区的女人。

  事实上,女人确实是华夏女人,因为她留着一头齐脖的漆黑短发。

  只是不知道为何的,虽然只是看到女人的背影,王洋却总是有一种这女人自己见过,而且和她有过某种瓜葛的感觉。最新最快更新,提供免费阅读

  “奇怪了,我这辈子虽然有过几次嫖娼念头,甚至还专门到大学城实验了一下车顶放水法,但是我可是一辈子都没有真正嫖成功一次,怎么会对一个卖的有熟悉感呢。”

  双眸露出一抹诧异之色,王洋本能的期待着女人转身,好让他看一看女人的脸,到底是不是他认识的人。

  只是那女人的脸皮厚度,显然超出了王洋的预料。

  明明听到王洋与依萌进来的脚步声,她仍旧是不紧不慢的在那里冲澡,丝毫没有回头的意思。

  甚至,她在听出屋内多了两人之后,还直接喊道:“我先说好,一人一人来,就每人一百美金,要是两人一起来,你们两个就要给五百美金。”

  万万没想到,女人竟然将自己当做了不请自入的嫖客,王洋的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无语之色。

  看着王洋如此,依萌不由尴尬的对着女人道:“是我啦,我发生点意外,要在你这里躲几天。”

  “依萌,你发生什么事情了!”

  紧张的声音自洗澡的女人口中响起,这一刻,在王洋的注视下,女人终于扭过头望向了两人。最新最快更新,提供免费阅读

  漂亮到精致的脸庞,就是眼神略带一抹刻薄,但是总体来说,女人的脸庞也绝对能够打上八十五分以上,再加上她那空姐般的身材,这样的女人对于大多数的宅男,都绝对是女神般的存在。

  放在华夏,这样的女人绝对不愁嫁,就算是当小姐,也会出现在那些顶尖会所,根本不可能出现在红灯区这种最低级的地方。

  最重要的是,女人转过头后,王洋立刻发现,自己刚才的感觉并不是错觉,这个女人他确实认识并有过纠葛。

  张静,这个在纽约红灯区做妓女的女人,竟然是原来一直与依萌不对付的妓女张静。

  王洋记得很清楚,这个女人初次见到自己时的趾高气扬,当一切依仗都被自己整没了后,穿着空姐制服主动过来献身被自己拒绝后,整整被自己恶搞一夜直至出门都不敢睁眼的恐惧表情。

  在王洋看来,这个女人应该对依萌恨之入骨才是正确的。

  可是现在,既然依萌敢带着王洋投奔张静,就足以说明两人的关系很不错,绝对不像是他想象的那种已成死仇。

  果然,在王洋默默的注视下,直接拿浴巾裹住身体的张静立刻就道:“好啊,不过我可先说好了,不过我要是来客的时候,你们必须在楼上的隔间千万别下来,不然客人不满意不付钱了,大家都要喝西北风。”

  “不用接客的,我带着钱,足够我们在的这些时间花的。”望着张静,依萌好心提醒。

  只是出乎王洋意料的,听到依萌的话,张静的脸上立刻露出一抹不屑之色。

  望着依萌,张静冷冷道:“在我这里装什么大款,自从那神医王洋死后,航空公司谁不知道包养你的神秘人是他,他活着的时候只是做你后台,并没有直接给你钱,你就算是在公司内职位比我高,存款比我多些,也都弄了那小面包房,现在哪还能有多少存款。”

  张静的话,立刻让依萌脸上露出依萌尴尬之色。

  只是还不等依萌讲话说完,张静便再次道:“而且,我俩逃到米国时,你还将你的绝大多数存款都留给了父母,你还有多少钱,跑我这里冲什么款,放心你若是讨厌我做耐的声音,挺多你俩在上面呆着时,我尽量叫的声音小一些。”

  “逃,你是逃到米国的!”

  听到张静的指责,本来一直就纳闷依萌好端端的航空公司高层不做,为何跑到米国开家小面包房的王洋,再也忍不住的望向依萌道:“告诉我是谁害的你要逃到米国,回去了我帮你收拾他们。”

  噗嗤……

  王洋的话才落下,张静直接就笑喷了。

  夸张的捂着肚子,丝毫不顾及这样那本就不大的浴巾会走光多少,她就是一脸不屑的对着王洋道:“就你,还回去帮依萌报仇,你一个在国内混不下去,跑来米国纽约还是最下等的搬运工的男人,竟然想着为依萌报仇,你是不是脑子秀逗了。”

  张静的嘴,还是一如既往的刻薄。

  一如之前两人第一次见面时一样,在王洋错愕的目光下,直接开始了独属于她的张氏数落。

  直至将王洋贬低的一无是处,她才再次望向依萌道:“依萌,不要告诉我你硬生生拒绝那富二代,甚至因为他丢掉工作,害的我们两个逃到米国生存,却在这里找了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男人当做你的‘真爱’。”

  “他不是一无是处,他是这世界上最伟大,最有魅力的男人。”

  抱着王洋的胳膊,依萌一脸不满的道:“你贬低我,我无所谓,你硬要接客,我也不拦着你,但是你不能再这样贬低她,不然我们两个连朋友都没得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