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绝品透视 > 正文_第八十一章 决斗外的赌斗

正文_第八十一章 决斗外的赌斗

  第八十一章决斗外的赌斗

  “潜力激发丸,会激发你一切潜力,只是事后会因为潜力用尽,内劲直接废掉,从此再也无法修炼古武。”

  望着许立,谭一鸣一脸低沉道:“当然,我会向你保证,即使你不能习武,我也会让你谭家在定保市成为古武世家,但你若犹豫不敢吞服坏我的事,我保证你谭家在定保市消失。”

  做为根深蒂固的古武世家,建国后一直暗中掌管定保市的谭家,家族之中绝对拥有专门干黑事的死士。

  拥有这些死士,莫说是一个许家,就是十个许家,谭家都能灭了。

  所以,在听到谭一鸣的威胁后,许立脸色顿时变得一片紧张。

  “许少放心,莫说是吞服潜力激发丸,就是拼了我这条命,我也定然会赢了这场对决。”咬着牙,许立在这一刻赶紧立誓。

  另一边,白晶晶也在交待王洋,声明这一场王洋只许胜不许败。

  “我的赌斗和你有什么关系。”望着白晶晶,王洋一脸诧异。

  “因为我把我的未来赌上了你这场决斗。”望着王洋,白晶晶一字一顿道。

  完全不明白白晶晶话中意思,王洋眼中疑惑越来越浓,直至白晶晶将她与谭一鸣对赌的条件说出,王洋脸上才露出恍然之色。

  “为什么要打赌。”望着白晶晶,王洋越发疑惑。

  在他看来,做定保守六扇门分局局长,别管下面配合不配合,这个局长的位置都足够威风了,至少在明面上老牌谭家都低了白晶晶一头。

  “因为我还有三月要调回京北了,家里决定换有能力的人来,我不想以失败者的身份,我只能赌趁这个机会降服谭家。”

  望着王洋,白晶晶扶着眼镜一脸认真道:“你能理解我吗。”

  “能,反正也是败,就是拿我这个意外最后易博吗。”望着白晶晶,王洋调侃道:“谭一鸣给那许立什么小爆丹,你就不给我点什么增加战力的药吗。”

  “药我有,但是我不会给你。”

  望着王洋,白晶晶义正言辞道:“任何临时增加战力的药,都会断了你的练武之路,所以任何药我都不会给你。”

  “那我输了呢。”望着白晶晶,王洋有些无语。

  “输就输了,最多我早几个月回京北市。”

  望着王洋,白晶晶一脸无所谓的道:“不过你若是赢了,我可以给你额外奖励。”

  凑到白晶晶身前,王洋一脸好奇道:“什么奖励。”

  “保密。”一脸神秘,白晶晶根本不理会王洋的纠缠。

  直至,看着谭一鸣对许立交待完毕,白晶晶才让人开始清场。

  所谓清场,就是在大厅中央空出三百平方的地方,供王洋与许立决斗。

  没有什么擂台,只是拿凳子围成一个圈,倒地不起或者被打出凳子圈,都算输了。

  决斗规则如此惨烈,但是经过谭一鸣有心宣传,明白这场赌斗局外还有赌斗的众人,隐隐都觉得今天的赌斗肯定不会简单。

  想到这些,众人都不由凝心静气,默默的观察着王洋与许立。

  “这个许立,太阳穴微微鼓起,明显已经凝练出一定内劲,又有许家人指导拳术,还有小爆丹辅助战斗,这场战斗他赢定了。”

  “我也这么觉得,也不知道白晶晶因为什么原因,竟然在那王洋身上下重注。”

  “奇怪,我怎么感觉不出王洋身上的内劲气息,他到底凝练出内劲了吗。”

  好奇的声音不断响起,在众人的讨论声中,王洋与许立先后进入了决斗圈。

  望着王洋,许立一脸疯狂道:“今天,我赢定你了。”

  “你以为我一点能耐都无,就敢对你下套,逼你决斗。”望着许立,王洋一脸不屑。

  “什么,这场决斗是王洋下套引许立上当的。”

  “难道我们看走眼了,王洋修炼的是某种具备隐藏气息的内劲,所以我们才看不出来。”

  意外的声音在这一刻响起,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直直望着王洋,想要看看王洋到底拥有什么底牌,敢让他故意对许立下套。

  “咕咚!”

  在众人的注视下,许立直接吞下了小爆丹。

  他的脸上青筋暴涨,整个人凭空给人壮实了一圈的错觉。

  “强大,现在我感觉我的内劲如同涛涛大江,用之不尽取之不绝。”目中露出一丝疯狂之色,许立马上扑向王洋。

  “比消耗,我会惧你。”

  目中露出一丝不屑,王洋迎着许立挥出双拳。

  砰砰!

  双拳相撞,这一下王洋原地屹立不倒,许立却接连倒退三步。

  “怎么可能,你修的什么功夫,内劲怎么这么霸道。”望着王洋,许立一脸意外的道。

  只是面对他的询问,回应他的只有王洋霸道的双拳。

  五岳拳法在王洋手上不断使出,在五岳拳法这顶尖拳法下,许立那谭家所授拳法完全不够格,从头到尾的王洋几乎压着许立打。

  看到这一幕,众人望向王洋的目光越发意外。

  “五岳神拳,他竟然能够练成,习武天资真够恐怖的。”

  “如果这是一场公平的对决,王洋他赢定了,可惜这不是,他拳法再凶猛,却因内劲有限而不可持久,一旦内劲耗完,就是他败给许立之时。”

  讨论声在这一刻不断响起,听着众人的讨论,谭一鸣一脸得意的望向白晶晶:“这样刚猛的拳法,王洋最多维持一分必然耗尽内劲,只要扛过这一分钟,许立要收拾王洋,如同杀鸡宰狗般轻松随意。”

  “是不是,一分钟自见分晓。”望着谭一鸣,白晶晶一脸不在乎的道。

  只是她虽表情轻松,但紧紧握住的双拳,还是将她内心的紧张清楚的说了出来。

  场中,听到众人对自己的讨论,虽然一直被王洋的双拳压在下风,许立的脸上却挂满了胜利者的笑容。

  “一分钟,你最多嚣张一分钟,一分钟过后,我要怎么收拾你就怎么收拾你!”

  望着王洋,许立这一刻满脸嚣张道:“如果你现在放弃攻击,也许我一会心情好,还不会打你的脸,给你留点面子,否则一会专打你脸,让你明天学狗爬都无法见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