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244章 1244 教你做人!

正文_第1244章 1244 教你做人!

  “师傅!”

  “师傅!”

  “师傅!”

  三个和服男人立刻恭敬弯腰,态度与之前的倨傲,可谓是两个极端。·

  “拓木,千万不要小看了这人,他很厉害,已经达到心剑合一的境界。”宫本道天微笑道。

  心剑合一!

  在场所有人都望向三戒,他们当然知道,宫本道天口中的心剑合一,是依照天丛云宫的实力划分来评定的。

  而在天丛云宫,心剑合一就代表着天罡!

  那岂不是说,这个貌不惊人,甚至在场没人认识的家伙,是一个天罡级的高手?

  “你是谁?”宫本道天盯着三戒,目光透着审视。

  “我才没兴趣告诉你。”三戒和尚撇嘴,但没有跟宫本道天争论,原因无他,因为宫本道天已经摸到了心神合一的境界,以华夏的评判标准,这已经属于半步天人了!

  作为刚刚跨入天罡的三戒和尚,可没兴趣跟宫本道天这么危险的家伙怄气逞一时之快,因为最后吃亏的,必然是他。

  “咦?又是一个心剑合一的?”宫本道天目光转到杨宁身上:“好年轻,潜力无穷呀,是个祸害。”

  随着一声念叨,宫本道天忽然出手,径直朝杨宁袭来。

  这个行为,出乎在场所有人意料,前一刻,在场这些隐武者还在为同时出现两个天罡级存在而愣神,下一刻,再次被宫本道天悍然出手而疑惑不解。·

  “哼!”

  三戒和尚冷冷哼了哼,尽管不替杨宁着急,但这个时候,他还是选择出手。

  砰!

  半空中,两人掌力交汇,这试探性的一击,让三戒和尚眉头皱得更深了。

  “有点本事,但光是这点就想拦下我,还不够。”宫本道天缓缓拔出腰间的佩剑,杨宁注意到,宫本道天的腰间,还别着另一柄剑,从式样上看,跟天丛云一模一样。

  只不过,这应该是仿品,但哪怕是仿品,也拥有着优异级别的品质。

  看到宫本道天拔剑相向,三戒和尚紧锁眉梢,他缓缓从脖子上取出一串玉佛珠,然后开始快速拨动着。

  “咦?是禅功?”

  “难道是大林寺的高僧?”

  “很有可能!”

  “莫非是来自大林寺达摩院的前辈?”

  在场一群隐武者都兴奋起来,若是己方也出现高手,那么眼下一边倒的局势,将出现神转折!

  宫本道天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,紧接着,他手中的剑就顺势而来。

  “咦?”杨宁微微有些吃惊,因为宫本道天挥剑的时候,剑身非但没有遭到阻力,相反,摩擦的空气还成为了这柄剑的助力,就如同顺流而下一般,挥剑的速度,瞬间飚升!

  三戒和尚眼皮一跳,内心更是震惊异常,同为天罡级高手,可他竟然很吃力的才捕捉到宫本道天的剑身,这让他意识到,他跟宫本道天的差距,绝不是文字表面上那么简单!

  嗖!

  滋!

  尽管已经尽可能躲避,但三戒和尚的衣服,还是被划破了·而且,刀风还刮到了三戒和尚的手臂,掀起了一条外翻的皮肉,一时间,鲜血淋漓!

  众人看得是心底发毛,这才试探性的一招,同为天罡境界的三戒和尚,竟然吃了一个大亏!

  他们终于明白,为何各自家族的高手,会折损在宫本道天手上。

  “怎么可能!”

  三戒和尚下意识看了眼伤势,可就是不到一秒的分神,却发现着地后的宫本道天,竟然背着身,后仰朝他刺剑!

  剑速惊人,甚至于,三戒和尚看得清楚,宫本道天是闭着眼睛刺出佩剑的!

  心眼!

  这一刻,三戒和尚满脑子都是这两个字。

  由于惯性使然,三戒和尚尽管发现危机,也同样试图做出躲闪动作,可思维的跳跃是一回事,身体产生的条件反射,又是另外一回事,这涉及到一个延迟问题。

  三戒和尚很清楚,他根本躲不开这一剑,因为宫本道天的剑速实在太快了,超越了他的身体做出反应的极限!

  看着朝着心脏刺来的这一剑,三戒和尚目露凶光,他知道自己躲不了,所以哪怕真挂了,也要让宫本道天付出代价。

  正要同归于尽,忽然,一个黑黑的东西,进入三戒和尚视野。只见这个黑黑的东西,竟然朝着宫本道天刺出的剑身飞去。

  铛!

  剧烈的颤动,让宫本道天的剑身大范围偏移,就连剑速也不由一顿,这眨眼功夫,三戒和尚也不含糊,立刻抽身暴退,躲过了这一劫。

  “谢谢。”三戒和尚望着杨宁。

  嗖!

  黑黑的东西再次进入视野,看着这玩意最终回到杨宁手里,三戒和尚定睛一看,脸色顿时精彩了。

  不仅是他,包括宫本道天在内的所有人,在看到杨宁手里抓着的玩意后,一瞬间有种荒谬绝伦的感觉。

  卧槽!

  这是啥?

  板砖?

  “你就用这块砖头,挡下了我的剑攻式?”宫本道天露出愤怒之色:“你竟然敢用一块破砖头来羞辱我,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!因为你在藐视一名高贵的武士!”

  “藐视你?”杨宁一脸荒唐的看着宫本道天:“你是说,我用板砖挡下你的攻击,就是在藐视你?”

  “不是吗?你这个狂妄无知的支那!”宫本道天脸色阴沉到了极点。

  杨宁整张脸阴沉下来,他抛了抛手中的板砖,平静道:“我必须承认,我确实是在红果果的羞辱你,至于你说藐视,抱歉,在我眼中,你就是一堵空气,压根就没看的兴趣。”

  “八嘎!”

  宫本道天勃然大怒。

  “对了。”杨宁抬了抬手。

  见到杨宁这个动作,双手持太刀,已经处于奔袭突进状态的宫本道天身形一顿,似乎想听杨宁会说什么。

  “我不但无视你。”顿了顿,杨宁似笑非笑道:“还要教你做人,你这个倭寇。”

  说完,杨宁直接掷出板砖。

  顿时,一道炫目的残影,在明朗的火光中,呈现出如同鬼魅般的重重叠叠。

  看着这疾速而来的板砖,一开始宫本道天只是气炸肺的愤慨,可忽然,他脸色一变。

  砰!

  轰隆!

  滋滋滋滋滋滋!

  看着堪堪躲避后,这块板砖将一棵颇有年轮的大树跟切割掉,宫本道天也是捏着把冷汗。

  嗖!

  “竟然还会主动飞回去?”见那块板砖又飞回杨宁手里,宫本道天有些困惑,可显然,留给他思考的时间并不多,因为当板砖回到杨宁手里的时候,这货立刻笑盈盈的再次掷出。

  八嘎!

  宫本道天彻底气炸肺了,因为眼下,他被杨宁这块板砖给搞得一个头两个大,投掷的速度快也就罢了,这破砖头还跟块回力标似的,带着惊人的速度重新折返,更可恶的是面前这小子,似乎每次都能猜到他要躲闪的地点,每一次都能预判到,还把他要闪躲的区域给提前封锁了!

  看着宫本道天手忙脚乱应付的样子,在场目睹这一幕的人都呆若木鸡,我勒个去,这还真是教做人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