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199章 1199 有实力的狂妄,那叫牛比!

正文_第1199章 1199 有实力的狂妄,那叫牛比!

  咕噜…

  发出咽唾液声音的绝不止一个两个人,但凡站着的,如今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目瞪口呆。·

  就在之前,这个如同魔鬼一般的青年,竟然孤身干翻了二十三号人!而且每一个,都是双手染血的屠夫级人物,绝不是喽罗混混!

  “他想要干什么!”

  看到杨宁扛起一个重伤昏死过去的大汉,在场所有人都有些脑子短路了。

  砰!

  巨大的声音响起,杨宁直接将扛着的大汉,扔出了乱斗场。

  随即,他又开始重复着类似的举动,大概过了三分钟,才将原本那二十几号人清理干净。

  如今,杨宁的四周早就生人勿近,但凡还能站着喘气的参赛选手,全都躲得远远的,唯恐靠近了遭罪。

  对他们而言,杨宁就是惹不起,还要躲得远远的煞星!

  半晌,才有人渐渐从先前的震撼中回过神来,其中有那么一撮人,脸色明显变得很难看,因为那些被扔出场外的大汉,就有他们派去参赛的选手。

  “狂妄!实在是太狂妄了!不制一制他,还真以为自己能无法无天了是吧!”

  科扎克大吼起来,事实上,他纯粹是想借着愤怒,来掩饰内心的恐惧。

  因为先前,他当着众人的面,让南沙去对付杨宁。

  科扎克的咒骂,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,因为杨宁的强势,必然会打破以往群雄割据的局面,考虑到获胜的赢家,能得到沙哈拉的特别奖励,谁也不愿放弃这个机会。·

  或许是感受到这狗屁的民心所向,科扎克毫无征兆的掏出对讲机,不一会,就有一群真枪实弹上阵的军人闯入会场,然后,全部用枪口对准了场中的杨宁,只要科扎克一声令下,这些枪口,将会对准杨宁疯狂扫射。

  “将军,您这是什么意思?”杨宁一脸平静的望向沙哈拉,丝毫没将这些枪口当回事。

  沙哈拉沉下脸来,并不是针对杨宁,而是擅作主张的科扎克:“你在胡闹什么!”

  “父亲大人,这小子屡屡破坏游戏规则,而且极为狂妄,我觉得有必要打压一下他的嚣张气焰!”科扎克答道。

  “白痴。”

  “愚蠢。”

  不管是郭吉琳,还是川音奈子,脸上都露出一抹嘲讽之色。

  沙哈拉脸色变得更阴沉了,摆摆手,将那些军人赶出会场,在科扎克难以理解的目光下,他缓缓走了过来。

  啪!

 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,科扎克捂着脸,露出委屈跟不解之色。

  “蠢货!你是在质疑我制定的游戏规则吗?”沙哈拉指着不远处横七竖八躺着的那些大汉:“他们有没有死?”

  “没死。·”科扎克这一刻有些懵了。

  “那你为什么说破坏游戏规则?”

  “我…”

  科扎克像是忽然开窍似的,脸色一变再变,此刻的他,极为后悔自己的鲁莽。

  “至于狂妄?”沙哈拉嘿嘿一笑,转过身,用极为欣赏的目光打量杨宁:“狂妄是需要本钱的,没本钱的狂妄,就是一种白痴愚蠢的行为,可有实力的狂妄,那就是有本事,是牛比。”

  顿了顿,沙哈拉望向杨宁:“小伙子,我说得对不对?”

  杨宁喂喂笑了笑,对于沙哈拉的话,不置可否。

  “可是…”

  科扎克还想反驳几句,但沙哈拉却再次沉下脸,指着不远处的大门口:“滚出去!立刻!”

  众目睽睽下,科扎克只能夹着尾巴离开,他不敢再触怒沙哈拉,不然下场很可能会被他的父亲给疏远,甚至放弃!

  毕竟,沙哈拉膝下可不止他一个儿子。

  “小伙子,我承认你确实能力出众,不过既然你说这是一场游戏,那何不让这场游戏来得更有趣味性一点?”沙哈拉笑道。

  “不知将军指的是哪个方面?”杨宁问了句。

  “悬念。”沙哈拉竖起一根手指:“有悬念的故事,才能吸引看客,你说对吧?”

  “不知道我要怎么去做,才能让这场游戏多一些悬念?”杨宁看上去很谦虚,与先前的狂妄可谓两个极端,对于这种视觉上的落差,很多人有些不适应。

  “比方说,那块石王,我之前都很看好,如果你直接取来,应该也能获得第一名。不过,我更希望你能展现一些鉴石上的本领,武力上我们都见识过了,也相当服气,可这毕竟是一场以切石为主题的乱斗会,你说对吧?”沙哈拉笑眯眯道。

  “既然这样,我就到处看一看。”杨宁点头。

  说完,在众人的目光下,杨宁还真就不去搭理那块石王,让那些个被扔出场外,正在接受急救,但神智尚算清醒的大汉们,一个个都快气得要吐血了!

  因为,杨宁既然放弃了石王,那他们之前那种团结一致共进退与杨宁对抗的行为,成什么了?

  靠!

  尤其看到场内一些老对手既意外,又兴奋的表情后,他们一个个都内心憋屈到了极点!

  尼玛,还真是枪打出头鸟!这鹬蚌相争,不但把自己搞得伤痕累累,闹最后,还给看热闹的渔翁给捡了便宜!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,悔啊,太tm悔了!

  “就是它了。”杨宁指着一块石头,朝蒙塔扎里挥了挥手:“替我把这石头搬过去。”

  蒙塔扎里哪敢废话,立刻屁颠屁颠的就跑了过来。

  “这块料子看上去很一般呀。”

  全场也只有杨宁能享受到这等待遇,因为沙哈拉已经进入乱斗场中,此刻,从副官手中取来放大镜,对着杨宁挑选的这块毛料研究着。

  “金玉其外败絮其中,不一定表面看上去很不错的东西,里面也同样不错。”顿了顿,杨宁笑道:“很多有料的原石,往往表面看上去很一般。”

  “小伙子,你这话似乎意有所指呀。”沙哈拉抬起头,似笑非笑道:“该不会,是在说那块石王吧?”

  “说的确实是那块石王。”杨宁点了点头:“我总觉得那几个切面有些不太对劲,搞不好,那几个切面,就是整块毛料的全部了。”

  “不可能!”

  一旁的副官沉着脸道:“那是我们从老坑里挖出来的,当时就看好那块石王,还请专业的大师开窗,绝不是街面那种虚假伪劣。”

  “凡事都有巧合,哪怕是万分之一,也是有可能的。”杨宁耸了耸肩:“不相信的话,咱们不妨赌一赌?”

  “好!”

  副官迟疑着不说话,但沙哈拉却点头道:“小伙子,你想怎么赌?”

  “我赢了,将军答应我一件事。”杨宁缓缓道。

  “没问题,别说一件事,就算是十件事,都没问题。”

  沙哈拉欣然点头,开玩笑,像杨宁这种人才,如果能招揽到,哪怕把女儿嫁给他,还送上堪称天价的嫁妆,都绝对不会是亏本买卖。

  顿了顿,沙哈拉又道:“当然,如果你要是输了,就得留在缅国,帮我办事。”

  沙哈拉这话一出口,在场一些人,全都脸色一变。

  “可以。”杨宁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