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191章 1191 大发神威(上)

正文_第1191章 1191 大发神威(上)

  赌石是什么?

  三分技术,七分运气!

  可如今,两个年纪轻轻的小子,不但敢跟撒拉打赌,赌的还是要在百元区切出翡翠!

  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!

  “华夏人就喜欢妄自尊大。·”

  “你看看那个贼眉鼠眼的家伙,还真跑去十万区了,真以为在百元区能切出翡翠?”

  “一看就知道是嫩手,以前没玩过切石。”

  “看他们这种鲁莽的样子,让我想起自己年轻时候呀,真怀念,年轻真好。”

  围观的人群不管彼此认识也好,不认识也罢,这一刻,都开始对杨宁跟何陆指指点点起来。

  米尔斯跟威廉尽管听不懂这些人在讲什么,但从这些人眼中的不屑、嘲讽、鄙夷中,能猜到估计说的话都相当难听。

  不过,眼下米尔斯跟威廉,也属于杨宁阵营里的,立刻就开始给杨宁打气助威。

  他们可没有怯场,相反,脸上还透着兴奋,这或许是西方人所谓的挑战精神。

  “我说你们两个也别杵在这当啦啦队呀,待会帮忙搬石头。”

  何陆大大咧咧走了过来,指着十万区的好几块毛胚:“看到那块没有?”

  “看到了,我们要切它吗?”米尔斯跟威廉眼睛都亮了,又好奇,又兴奋。·

  何陆翻了个白眼,正要对着米尔斯跟威廉说教一番,可忽然一想,可不就等着切那块看上去很巨无霸的石头吗?

  顿时,何陆就喜滋滋的拍着米尔斯跟威廉的肩膀:“说的没错,咱们待会就切它。”说完,还阴阳怪气的瞥了眼不远处的撒拉:“白送的,不切白不切。”

  撒拉没有动怒,反而一脸耻笑的盯着何陆,坐等这货出糗。

  他已经能想象到,待会不管是这讨人厌的何陆,还是那个自大的杨宁,都要被在场所有人嗤笑。

  到时候,自己再以很强硬的手段把这些人轰走,非但不会造成旁人的厌恶反感,还能狠狠出一出胸口的恶气!

  “你选这一块毛料?”看到杨宁从不起眼的角落拣起一块饭盒大小的原石,撒拉一脸讽刺。

  “看你的样子,莫非知道这里面没翡翠?”杨宁斜了眼撒拉:“那你还摆在这,岂不是成心坑客人?”

  “胡说八道,里面有没有翡翠,我怎么可能知道?我如果有这本事,还卖什么料子?”在场也有不少人听得懂华夏文,撒拉自然很顾忌,尽管他打心眼里不认为杨宁手上这块料子会出绿。

  “那就别废话,老老实实在旁待着!”杨宁平静道。

  “好小子,有种!”撒拉恨恨的瞪了眼杨宁,然后走到一旁,双手环胸,嗤笑的看着杨宁:“真迫不及待看到你丢人现眼的样子,你们华夏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?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。·”

  “我们华夏还有这么一句话,叫长江后浪推前浪,前浪死在沙滩上。”杨宁缓缓回应,话罢,他就驾轻熟路的取来磨石机,对着这块原石进行打磨。

  “有想法,很好,就让我看看,我这个前浪,是怎么死在沙滩…”

  话还没说完,撒拉愣住了,脸上还出现了荒谬绝伦。

  不仅是他,在场的人,一个个都露出震惊之色!

  “出绿了!”

  “是翡翠!”

  “百元区出绿了!”

  一声声叽里呱啦的吆喝声响起,让原本就挺热闹的大门口,变得越来越拥挤了,每个人都睁着眼睛,看着渐渐呈现出轮廓的翡翠。

  晃了晃手中这块磨出半边翡翠轮廓的原石,杨宁朝何陆甩了甩脖子:“去把你看中的石头给我搬过来。”

  “你!”见何陆兴匆匆带着米尔斯跟威廉跑到十万区去了,撒拉心头在滴血,作势就要让人去阻拦。

  “老板,你这是要反悔吗?”杨宁不冷不热的说了句。

  看着被何陆搬起的那块价值十五万米金的料子,撒拉连杀人的心都有了,可众目睽睽下,他不能反悔,不然,对他好不容易积累下来的口碑,将是毁灭性的打击,他丝毫不怀疑,其他同行会放过打击报复他的机会。

  “我怎么可能反悔!”撒拉咬牙切齿的哼了声。

  “那么,我们继续。”杨宁笑了笑,然后又开始四处挑选着石头,这一刻,每个人都把目光对准杨宁,他们心想,这年轻人,还能再切出一块翡翠来吗?

  “就它了。”杨宁弯腰将一块乱石中的毛料拣起,然后拿到切石机前,嘀咕道:“应该又是不怎么值钱的豆种,算了,直接一刀切吧。”

  滋滋滋滋滋滋…

  尖锐的摩擦声,刺激得在场人兴奋到了极点,同时,也让撒拉变得愈发忐忑。

  尽管,直觉告诉他,这块料子当初他也经手过,可以确定不会出绿,但是,他还是有一股不安!

  出绿!

  色泽一般,随着这一刀下去露出的切面,在场的人,全部欢呼起来!

  而与此同时,撒拉整张脸都惨白一片,直呼:“不可能!这绝不可能!这块废料不可能出绿的!”

  “没什么不可能,只能说你经验不足。”杨宁平静的看了眼撒拉,然后望向何陆。

  “收到!”

  何陆当即会意,刚转身,就笑骂道:“这两个缺心眼的洋鬼子,鼻子比狗还灵。”

  也难怪何陆笑骂,因为眼下,米尔斯跟威廉,早已屁颠屁颠的从十万区搬出一块毛料来了。

  “那我继续挑。”杨宁走马观花一般在百元区挑选毛料,这一次,他没有采取逐个击破的战略,而是在撒拉又怒又慌的目光下,一次性搬来了十一块料子。

  “小伙子,做事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,我承认今儿看走眼了,但你别太过份!一次两次算你蒙对了,但你的好运气,怕也很快到头了!”

  撒拉忍不可忍了,他觉得杨宁很邪门,眼下,十万区内不多不少就剩下十一块顶尖料子,而杨宁一次性挑十一块百元区的废料,这tm就是纯粹在挑衅!

  “你说我蒙的?”杨宁笑了笑,然后道:“老板,那要不咱们再打个赌,这十一块,如果有一块切不出绿,就算我输,不但把单买了,同时,先前赢的两块,也还给你,怎么样?”

  “小子,你倒是挺会做人。”撒拉忽然笑了起来,摆手道:“买单就不必了。”他以为杨宁这么说是暗暗服软,给他一个台阶下,对此,撒拉心里稍稍舒服了点。

  “那如果老板你输了呢?”杨宁反问了句。

  前一刻还笑着的撒拉,整张脸再次一变,彻底沉了下来:“小子,你这是激怒我,懂不懂?”

  见杨宁一脸无所谓的样子,撒拉冷笑道:“如果你一次切出十一块绿,我不但心服口服,还送你五百万米金!”

  顿了顿,撒拉一脸嗤笑看着杨宁:“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来拿了。”

  “成交。”杨宁打了个响指,朝何陆挥手:“你们去把十万区的石头全搬过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