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189章 1189 撒拉毛料店

正文_第1189章 1189 撒拉毛料店

  杨宁挺意外的,关横街四处都能看到商贩摆着地摊,吸引他的并不是这些摊位上摆放的小挂件、首饰,或者稀奇古怪的烧烤食物,而是每一个摊位上,都会摆着的原石。·

  而且这些商贩歇脚都不用凳子,直接一屁股往原石上坐,既简单,也够粗暴,相当符合关横街的风气,简单点嘛,就是民风彪悍!

  没错,一眼望去,你几乎看不到有女性老板,全是清一色带把的爷们,每个都光着膀子,一副滚刀肉似的形象。就算稍稍有那么几个文气的,也仅仅是眼眶多了副眼镜罢了,捏着把大蒲扇,顶着太阳在摊位前吆喝。

  “老大,难道这些就是赌石了?”何陆站在一个摊位前,好奇的看着下方十几块奇形怪状的原石。

  杨宁注意到,有个别原石还凿了个天窗,露出绿汪汪的切面,看上去很有料的样子。

  “老板,这石头怎么卖?”因为语言不通,何陆愣是跟这货比划手势扯了会皮,才撇嘴道:“这么贵,傻子才买,一万华夏币,我能到馆子里吃半年了,这破石头能吃吗?”

  尽管听不懂华夏语,但这老板也是个有眼力的人,立刻猜到何陆在嘀咕什么,不断指着那个凿了天窗的原石,比比划划说个没完,似乎想告诉何陆,你瞧瞧这石头,外面油汪汪的,里面保准有好料子,买吧,绝对一本万利!

  但何陆显然不吃这一套,依旧撇着嘴:“毛病。·”

  说完扭头就走,看也不看还在原地喊叫的那个老板。

  “看你的样子,不是对那块原石很感兴趣吗?干嘛不买下来?”杨宁笑道。

  “我没毛病,里面真有翡翠,这老板莫非犯了失心疯拿出来卖?他留着不更好?再说了,就算这老板没眼力劲,难道这人来人往的关横街,就没一个识货的人?”何陆摇头道:“我可不信天底下有掉馅饼的好事。”

  行呀,还不傻嘛。

  杨宁微微一笑,就在这时,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何陆头顶上掉了下来,落在他脚边。

  定睛一看,杨宁乐了,谁说天上不会掉馅饼的?这不,一个大大的馅饼不就从头上滚下来了吗?

  何陆也是嘴巴张的大大的,揉了揉眼,确定没看错话,立刻感慨今儿出门算是涨见识了。

  两人抬头,只见上面是一处露天餐馆,两个老外一脸尴尬的朝他俩笑了笑,似乎想说,这馅饼是刚不小心掉下去的。

  “走,上去吃点东西吧。”杨宁摸了摸肚子:“说起来,肚子也有点饿了。”

  “好咧。”何陆赶紧点头:“就飞机上吃的那点牛扒,还不够我塞牙缝的。·”

  点了些食物,在等待上菜的期间,何陆自告奋勇的跑去找人打听,可事实上,取得的效果相当不明显,因为语言沟通上存在一定的差距。

  杨宁也不懂缅国语,想要用洋文交流,缅国普通的老百姓,可压根不懂这些,顶多就是知道少数的通用语罢了,想深入交流,简直是痴人说梦。

  “老大,你看,那两个老外朝咱们走来了。”吃东西时,何陆忽然抬起头道。

  杨宁放下叉子,转过头去,只见先前那两个老外正一脸微笑走来,大老远就说着对不起。

  “没事,我朋友没被砸到。”杨宁笑着摇头。

  “太好了,原来你也懂得说洋文呀。”其中一个金发男人笑道:“我叫米尔斯,是一名摄影师,他是我的朋友威廉,在一家医院工作,是一名整形医生。”

  “你们好,我姓杨。”杨宁也礼貌回应。

  “杨先生,你是缅国的?”米尔斯问道。

  “我是华夏人,是来缅国旅游的。”

  “这样呀。”

  米尔斯露出些许失望:“我跟威廉是临时打算来缅国旅游的,所以没有找翻译,不过随行的时候遇到两个岛国人,他们挺友善的,也通晓缅国语跟洋文,当初说好了组团旅行,可下飞机后忽然告诉我们,说有急事就先离开了。”

  “岛国人?”言者无心,听者有意,如今,但凡与岛国沾边的人,都足以让何陆跟杨宁上心。

  “对呀。”米尔斯点头道。

  “知道他们上哪去了吗?”杨宁追问道。

  “这倒没说。”听到米尔斯这话,杨宁跟何陆稍稍露出点失望,可就在这时,米尔斯话锋一转:“不过嘛,威廉在上厕所的时候,无意中听到他们跟别人的通话,说是要去参加什么赌石大赛,还说小孩子的事先不急,而且还提到关横街的撒拉毛料店,所以我就跟威廉跑关横街来了,希望能碰到他们,让他们带我们一道去参加赌石大赛。”

  “对呀,我一直对缅国的赌石大赛很感兴趣。”威廉点头。

  “我也是。”米尔斯也附和道:“作为一个摄影师,如果能记录下赌石大赛的过程,那绝对是极有价值的影集。”

  小孩子?

  “撒拉毛料店?”杨宁立刻抓住重点,语气有些急道:“那你们找到这家毛料店了?”

  “没有,我们也是刚来关横街,因为太热,才跟威廉在餐厅躲一下太阳。”米尔斯尴尬道。

  “那事不宜迟,咱们一块去找一找这家毛料店吧。”杨宁笑道,说完,就把还在嚼肉的何陆给拉了起来。

  四人分工合作,仅过了一会,就打听到了撒拉毛料店,这家店在人来人往的关横街还是具有一定知名度的。

  看着面前七八个门面宽的毛料店,杨宁也有些惊讶,因为里面摆放着不少毛料,跟寻常摊位那种弄虚作假的冒牌货可不同,这些都是没有经过加工的一手料子!

  “我并没有见过你们说的那两个岛国人。”

  毛料店的老板摇头,脸色有些不悦,在看见米尔斯掏出相机,对着摆在展台上的毛料拍照后,立刻生气的嚷道:“你这个洋鬼子,不知道这里不准拍照吗?”

  米尔斯可能处在兴致盎然的心情中,所以没听到这老板的质问,依旧我行我素。

  这老板怒了,当即就走了过去,不理会威廉的阻拦,直接把米尔斯的相机扯走,并狠狠的砸在地上。

  “我的相机!”米尔斯露出伤心之色,然后抬起头,瞪着这老板:“你这个流氓,你毁了我的照相机!”

  “你想怎么样!”这老板冷冷一笑,这时候,他的身边忽然多出十几个光膀子的男人,不少人身上都有刺青:“你还真没说错,我就是个地地道道的流氓,也不打听打听,我撒拉以前是干什么?告诉你,买石头,老子欢迎,不买,就给老子滚,有多远滚多远。”

  这句话并不仅仅是对米尔斯说的,撒拉说话的时候,还分别瞪向杨宁、何陆跟威廉。

  不管是走过路过的,还是本就在店铺里挑选石头的客人,都好奇的朝这边望来。

  米尔斯想要与撒拉争执,但这时,杨宁忽然笑道:“我们自然是买石头的,不知道,老板你有没有什么推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