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186章 1186 稻田海

正文_第1186章 1186 稻田海

  一处满是植栽的院子,不远处,立着一座木质阁楼,门前站着十几个穿着和服的妙龄女郎,此刻,她们并没有在院中嬉戏玩耍,反而低着头,弯着腰,脸上露出紧张害怕之色。·

  阁楼前,摆放着至少二十几双尺寸不同的鞋子,这些都是今日前来这院子里的客人,他们每一个都神色紧张,似乎有大事发生了。

  八嘎!

  一道愤怒的咆哮,从阁楼内传出,只见一个西装男人将面前的装着瓜果点心的盘子全部掀翻,吼道:“你们是怎么做事的!上川浩树,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!”

  “佐井先生,这件事我还在调查中,请您再给我两天时间。”一个男人忐忑不安起身,不时擦着脸上的汗液。

  “两天?”发出咆哮声的西装男人阴沉的看着上川浩树,咬牙道:“一天,我只给你一天时间,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,那么,就别怪我佐井永康不讲情面!”

  散席后,上川浩树脸色既阴沉又无奈,与他一同前来佐井家的族人,一个个也是面容严峻。

  佐井道夜在华夏失踪了!

  这个被誉为佐井家新生代最年轻的天才,就这么无缘无故的失踪了!

  这还不算,佐井永康的儿子,也一同消失了!

  作为佐井家的附庸,上川浩树已经懒得去考虑上川真键这些人去哪了,他首先得把佐井家的两位少爷给找到,毕竟眼下佐井永康已经对他下了最后的通牒!

  “我要跟稻田海谈·”在回去的路上,坐在车后座的上川浩树,对坐在副驾的一个族人说道。

  “稻田海?”

  这个族人脸上露出一抹诧异,紧接着就陷入为难了:“浩树,真要接触稻田海?稍有不慎泄漏一点风声,很可能就会让我们上川家在政坛上被孤立,甚至声讨。”

  “现在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。”上川浩树摇头:“你也看到佐井永康那副嘴脸了,如果明天傍晚前,我给不了他一个满意的答复,恐怕我们上川家就得在佐井家族的派系中彻底被孤立,甚至被抛弃,这才是最可怕的。”

  顿了顿,上川浩树又道:“我们上川家族有太多的命脉被佐井家掌控着,我何尝不想找到真司,还有真键,可如今形势逼人,别说不是我的儿子,就算真是,我也没精力去管了!”

  副驾上的人知道劝不动上川浩树,只能点头应允。

  稻田海是谁?

  或许这个名字,在岛国并不起眼,更别提在国外了。

  可是,一旦提到他的外号鬼宿,那么,不管是国内,还是国际上,都会让无数的政治家慎重对待!

  因为,稻田海,就是国际恐怖组织赤军中,现今统领位置的最强竞争者!

  已经群龙无首很多年的赤军,在十年前选择蛰伏,这十年来,很少在国际上走动,这是赤军内部制定的·

  不过,不甘寂寞的稻田海可不习惯这种苟且度日,他制造了很多起在海内外引发争议甚至恐惧的恐暴事件,尽管每一次,总会有一些阿伯人跳出来宣称这是他们的杰作,可事实上,这种只能哄骗老百姓的伎俩,绝不可能骗到掌管国家运作的那些政治家、军事家。

  对于稻田海,哪怕是军事实力强大的米国,也极为忌惮!

  原因很简单,在这个世道,横的怕愣的,愣的怕不要命的,而稻田海,就属于不要命的那种,正因为他很多做法都极度疯狂,甚至个别行为已经上升到反人类,所以各国政府都对其又恨又怕,就连赤军内部,也对稻田海的一些做法颇有微辞,很多老一辈的人因为看不惯稻田海而进行声讨,但这些人,下场往往都很不好,只可惜,尽管大家都清楚是稻田海干的,但苦无实质性的证据,久而久之,内部也就分成了两个派系,一边是老旧派,另一边,则是稻田海。

  跟这样的人接触,甚至产生交集,无疑,对上川浩树,乃至上川家族,都是极度危险的。但是,眼下的上川浩树,管不了这么多了!

  “哦?上川家那个伪君子要见我?”穿上军服的稻田海,点燃了一根雪茄,他的目光透着阴沉:“好,跟他说,在公海碰面,别玩花样,他应该知道我的手段。”

  华夏,军九处,此刻,四巨头再次会首。

  看着手中这份档案,杨宁脸上露出一抹诧异,还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,无心插柳柳成荫,这误打误撞实在太巧合了点。

  放下这份档案,杨宁笑道:“真没想到,捣毁上川家这个在咱们华夏的情报据点,竟然还能收获这么多。”

  “可不是?自从听你说王者殿堂要在咱们国内行动,我跟老厉可着实费了不少心,可始终没有实质性的进展。”余见愁哭笑不得道:“谁想到陪你这么一闹腾,就直接破了这个局,说起来,你还真是军九处的福星呀。”

  “行了,少说这些有的没的。”厉鸿途严肃道:“小杨,如今看来上川家族就是王者殿堂在华夏指派的行动组了,从目前这份文件看来,国内已经有至少三十个小孩,被秘密送到了缅国,下个月,估计这批孩子,就会经三角区直接送到西方。”

  顿了顿,厉鸿途又道:“我们已经跟三角区的将军取得联系,可惜对方的态度很暧昧,似乎不想插手王者殿堂的事,可又不愿得罪我们,所以,他只是口头答应,如果真遇到这批队伍,会尽可能拖住他们一天两天,但能不能救到这些小孩,皮球就踢回给我们了。”

  “厉叔叔,也就是说,这次的解救行动,是军九处负责?”杨宁皱眉。

  “可以这么说。”厉鸿途点头:“考虑到敌人中很可能出现寻常士兵应付不了的敌人,所以这一次,上面直接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们军九处,让我们尽快成立一个小队,营救那些被拐卖的小孩。”

  谁去?

  这才是会议要商讨的关键问题。

  见申屠英、厉鸿途跟余见愁都望着自己,杨宁忍不住指着鼻子,反问道:“你们该不会是想让我去吧?”

  “如果可以的话,希望你替我们跑这一趟。”一直不吱声的申屠英开口了:“毕竟你始终是军九处的负责人,而且,你每次开口,我们都尽心尽力的替你把事情做好,要人给人,要物资给物资,我知道你如今也很忙,但现在我们三个,需要盯死上川家族,以及王者殿堂在华夏的动作,人手上已经严重不足,每个人都有任务要完成…”

  “行了,申叔,我明白的。”杨宁点了点头:“尽管一开始,我就说自己只是在这挂个名,不履行任何义务,但吃人嘴短,军九处对我确实够意思,这一次我就跑一趟。不过,要用什么人,我必须亲自挑选。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申屠英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