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175章 1175 线索

正文_第1175章 1175 线索

  陈洛能听出来杨宁内心的愤怒,同时,他也有些激动,因为杨宁既然说出这番话,就表明了他要亲自动手,替华宝山·

  一想到杨宁那出神入化的身手,陈洛就能联想到那些岛国人的下场会多惨。

  “陈哥,有没有调查那束插花的来历?”杨宁问了句。

  “调查过了,毕竟这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。”

  陈洛点了点头,然后道:“当初把那束插花送来的人是伍知章,听说就是因为那束花连累华少挨打,他比谁都着急,可他也说了,那束花是在旗下一家夜总会拿来的,是当初客人疏忽留下来,他觉得挺好看,就留着自己用了,后来听华少说要给你置办订婚宴,又不知道该弄摆什么花,这才毛遂自荐把这束插花给弄来的。”

  杨宁叹了口气,他也明白,像夜总会这种地方,出入的人群相当复杂,更何况还是这位京城伍爷经营的店,出入的权贵众多,就算有外宾来也不奇怪。而就因为人群复杂,没有规律性,所以想查清楚当初是谁带着这束花来的,根本就调查不了。

  换句话说,这条线索也就断了。

  “那些人长什么样?”杨宁又问道:“有没有监控录像或者照片?”

  “有。”

  陈洛很肯定的点头:“当初警方就调取了走廊以及大厅的监控录像,已经掌握了这些人的模样,只要他们出现在京里,就能第·”

  “那可不一定。”杨宁摇了摇头。

  “这么说也对。”陈洛尴尬的笑了笑,毕竟,这事情都过了快一天了,竟然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。

  “对了,我私底下也拷贝了一份,你看看。”陈洛减缓车速,同时从兜里取出手机,然后递给了杨宁。

  杨宁点开视频,画面中,出现了几个白西装的男子,身后跟着五个气势不凡的黑衣大汉,有东方面孔,也有金发白人,还有一个身材魁梧的黑人。

  “出手的,就是那个黑人。”顿了顿,陈洛又道:“不过打伤华少的,是那个眼角有块疤的男人,看上去像是这五个人中的头领。”

  杨宁点了点头,继续看着,忽然,他惊咦了一声。

  “怎么,有发现?”陈洛忍不住问道。

  “这其中一个男的,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。”

  尽管只是监控画面,但杨宁对于其中一个白西装男子,确实有一丁点印象。

  这让杨宁陷入思考当中,开始回忆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白西装男子,以他的记忆力,要在脑子里翻出一些场景出来,绝不是什么难事。·

  “我想起来了,我果然见过这家伙!”

  杨宁脸上露出冷意,年前,在他跟孔四少对赌的赌桌上,当时同台的就有这个家伙,而且很巧合的是,这家伙当时是由华海三公子之一的李玉书陪同的。

  换句话说,只要从李玉书嘴里问出这个人的来历,那么这些人的身份背景,就能彻底搞清楚了。

  来到医院后,杨宁在陈洛的陪同下,直接出现在华宝山躺着的重度监护室外,附近不但有军人把关,华家的人也在。

  看到杨宁出现,华惜芸立刻起身,然后就扑到杨宁怀里,这一刻,她哪还管得了小女儿家的娇羞,而且跟杨宁的关系,也无需再多做掩饰,她现在只想找一个肩膀依靠,一个给她温暖的怀抱。

  华惜芸清楚,杨宁出现在这里,就表明这件事,这个她深爱的男人要管,而且管定了!

  这让她有一种幸福感。

  当然,杨宁忽然出现,也着实引起在场不少人的惊诧,这些多数是军方、官面那些来探访的人,对于杨清照的这位孙子,他们也是如雷贯耳,但始终无缘一见,此刻看到杨宁,众人都不动声色的暗暗观察,想要看一看,杨清照的孙子,到底有着什么三头六臂,竟能独力掀翻孔家。

  “什么?你知道这些人的来历?”杨天意显得很意外。

  他这么一吆喝,立刻引起华家、杨家两方人的注意。

  “我正找人去调查,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。”杨宁点头。

  华惜芸也很吃惊,因为她自己就偷偷动用了力量,对于搜集情报,她还是很自信的,可目前还是没有头绪,这让她有那么点沮丧。

 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,在众人焦急的等待下,杨宁的手机响了。

  “那家伙不肯说。”成是非语气中透着气愤:“李玉书这种人,他如果不想告诉你,你是很难从他嘴巴里问出东西的,这个混蛋,我真想抽他一耳光。”

  “成哥,麻烦你了。”杨宁笑了笑:“既然这样,我另外想办法。”

  “要不我再去问问他?”成是非忍不住道。

  “不用了,恰巧我四叔回来了,估计他调查出结果了。”

  “那好吧。”

  与成是非寒暄了一会后,杨宁朝华惜芸摇了摇头:“成哥没能从李玉书嘴里问出东西。”

  “要不干脆找人,去把那个李玉书带到京里?”华家一位嫡系子弟问道。

  “没用的。”杨宁摇了摇头:“如果是普通人,这么做倒是可以,可李玉书有身份,而且在京里也有一点势力,想要通过强硬手段把人抓来,难免会招来非议。”

  见这嫡系子弟有些失落,杨宁笑道:“华大哥,其实你这个提议挺不错的,倒是让我想到另外一个办法。”

  “什么办法?”这嫡系子弟立刻精神一振,尽管比杨宁年纪大好几岁,但他对杨宁极为佩服。

  “非常时期,自然是用一些非常手段,我们确实不能明目张胆的找人把他带过来,但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,把他给弄到京里。”杨宁似笑非笑。

  “你是说…绑架?”这嫡系子弟吓了一跳。

  “也可以这么说。”杨宁点头:“只要做到不让任何人知道就行。”

  这嫡系子弟目光阴晴不定好一会后,就咬着牙点头:“我这就安排人,去把那不合作的家伙给绑来。”

  “做干净点,千万不能让第三者知道。”杨宁一脸严肃叮嘱。

  “放心,我可不是宝山。”这嫡系子弟笑了笑,然后就转身离开。

  “也不知道宝山什么时候能醒。”透过窗户,看着病床上的华宝山,华惜芸一脸愁容。

  “这样吧,让我进去一下,我给宝山看一看。”杨宁笑了笑。

  “真的可以吗?”华惜芸立刻露出期待之色,对于杨宁的医术,她是相当信任的。

  “应该问题不大。”杨宁满脸轻松的打了个响指。

  在跟华鹤峰简单说了一下后,华鹤峰点了点头,尽管不清楚杨宁是不是真跟女儿形容得那样医术精湛,不过他或多或少也清楚一些杨宁不为人知的事迹,倒也没说什么,就找来军医,让他把门打开了。

  “职业习惯,我要把窗帘拉上,同时把门锁上。”杨宁干笑着朝华鹤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