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174章 1174 回京

正文_第1174章 1174 回京

  京城,某军方医院内,好几个穿着白褂的老医生正轻声讨论,看着病床上处于昏睡状态的华宝山,不时会皱起眉头,露出凝重之色。看·

  华宝山的情况很不乐观,尽管这里云集着全国最顶尖的医疗条件,可这一次,华宝山的伤势极重,就算很好的得到根治,怕也得三个月才下得了床,至于日后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,一时间还真说不准。

  因为,华宝山的伤情,已经涉及到五脏六腑,这种器官性的损耗不比皮肉伤,是相当难根治的。

  病房外,华老爷子正撑着拐杖,听着一个上校军衔的男人的汇报,不时会露出愤慨与无奈之色。

  华鹤峰也是目光阴沉,尽管华宝山平日里惹出不少祸事,他也总说这孩子迟早要遭报应,可说是这么说,真轮到儿子出了事,作为父亲,他不可能荒唐的幸灾乐祸起来。

  至于华宝山的母亲,双眼红肿,显然之前哭过,华惜芸正在一旁安慰着,她的眼睛同样有些红肿。

  杨家也来了,不仅是杨老爷子,就连杨天赐、宁国钰、杨天意等人也在。

  当然,除了杨家,京城很多官面上的人也来了,安慰一番后,放下果篮,也就离开了。·

  “查!一定要查出这些不法分子!”

  国家安全部的一位领**愤怒的拍着桌子,不但华家对他施压,就连杨家也让杨天意过来了一趟,说三天内如果查不出那些人,就会动用军七处,言语间,充分表露出杨家的不满立场。

  这还不算,也有好几通来自其他部门的头头打来电话问了情况。

  这位领**既委屈,又憋屈,最后就变得出奇的愤怒。

  原本华宝山挨打,被打得有多惨,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,可问题就在于那些人全是黑户,连入境的记录都没有,这就直接从一起单纯的打架斗殴事件,上升到非法入境,牵扯到国家领土安全的大问题上!

  偏偏,这些人还大摇大摆的在他的眼皮底下,也就是京城走动!

  而作为国家安全部的直属领**,他竟然后知后觉,事先一点情报都没有,这会给别人造成什么印象?那就是你这个官也甭扯什么保家卫国了,连京城都看不住,算什么?废物?

  尤其就在刚才,京中海某位大佬打了个电话过来,问了点情况,这领**直接就是一问三不知,这让他觉得不但丢脸,更是惶恐,因为那位大佬挂断电话前,竟然叹了口气,听上去那位大佬对他相当失望。看·

  所以,这领**毛了,也炸了,他发誓,如果因为这破事跟着倒霉,那么负责情报搜集工作的那些饭桶们,一个个都别想有好日子过!

  杨宁走出机场,是下午的时候了,没有人来迎接,也没有人知道他回到京城,他也不需要搞什么排场,带着何陆跟孙思溢,直接拦下一辆出租车,张口就是前往清泉中心,差点没把这司机吓尿。

  看着杨宁一行人拖着行李,轻松过了清泉中心的关卡,这司机忍不住嘀咕:“娘西皮的干了十几年出租司机了,还真第一次这么大开眼界,是这世道退步了,还是说自个进步了,住在清泉中心的人,竟然会搭自己的车?”

  这司机忍不住点了根烟,暗道若是把这风骚事迹说出去,怕同行里也没谁会信吧?

  “老大,这就是你家呀?”

  自打进入清泉中心,何陆跟孙思溢都忐忑不安到了极点,过关卡那会倒还没什么,尽管惊讶竟然是持枪军人在把守,但远不如进入清泉中心后看到的这一幕。

  每走几步,总会遇到三五个穿着军队制服的人在巡哨,不时还能看见武装越野车经过,甚至于还有三辆干净的坦克摆放在一处空旷地,旁边还有着涂染迷彩色调的加油站!

  这简直是大开眼界呀!

  孙思溢望着杨宁,他一直明白杨宁身份不一般,可他现在才意识到,尽管已经远远高估了杨宁的身份,但直到这一刻,他才明白自己不但低估了,还极为离谱。

  “少爷好。”

  是张妈开的门,看到拖着行李箱的孙思溢跟何陆后,她没有问什么,只是小跑着去鞋柜,拿了两双干净的拖鞋过来。

  “谢谢阿姨。”

  孙思溢跟何陆都很礼貌的接过拖鞋,进入客厅后,就如同好奇宝宝似的打量起杨宁的家。

  谈不上贵气,更与奢华扯不上关系,但里面古香古色的味道,却让两人有着耳目一新的感觉。

  这也难怪,从格局到装修,全是杨老爷子亲自操刀,以他老人家的阅历见识,以及对品味的追求,又岂是那些充满功利心的装修商可比?

  “张妈,就把这间客房整理一下吧。”杨宁笑道。

  “好的。”张妈应了声,就去张罗去了。

  “地方小,别介意呀。”杨宁望向何陆跟孙思溢。

  “老大,别这么说,我们一点都不讲究的。”

  孙思溢跟何陆赶紧摆手,相反,他们还很激动,毕竟以杨宁的财力,完全可以让他们住上京城最大最豪华的酒店,可却让他们住家里,这绝不是吝啬省钱,而是把他们当作自己人。

  这一点况且何陆都明白,就更别提孙思溢了,再说,这客房有两张床,空间也够大,屋子里透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,嗅一嗅就让人有种很舒适的感觉,他们岂会嫌弃?

  “今天先这样,我去探望一下宝山,你们暂时不适合过去,待会先去找桌权玩玩,等晚上我有空了,再过去找你们。”孙思溢跟何陆整理好行李后,杨宁就笑了笑,不过眉宇间,却透着忧色。

  孙思溢跟何陆互相看了眼,点了点头。

  送走孙思溢跟何陆,陈洛就搭着杨宁,前往那家不对外开放,纯属內供的军方医院,车上,陈洛将知道的全部告诉杨宁,听完后,杨宁才意识到,这件事远不如他想的那么简单。

  “也就是说,那些人之所以闹事,就因为那束插花了?”杨宁皱了皱眉,此刻,他的脸色异常愤怒,本以为华宝山是故意闹事才被打,可原因竟然是一束插花,这简直就是狂妄没边了,真以为这里是岛国,可以无法无天,欺我华夏无人?

  “确实是这样的。”陈洛点了点头:“而且,因为宴会厅没有监控摄像头,所以打斗的过程看不了,但从那些人的伤势来看,出手的人…可能是高手。”

  杨宁知道陈洛的意思,这或许会牵扯到隐武者,毕竟藏北一行,也让陈洛眼界大开,他当时第一个念头,就是华宝山遇到隐武者了。

  “高手?”杨宁嘴角勾起一抹冷冽,沉声道:“等查到他们的行踪,我就会让他们知道,犯我亲朋者,其远必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