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164章 1164 中毒

正文_第1164章 1164 中毒

  “这个神经病!”

  孟飞宇心情看上去不是很好,估计是被谢桂彬给骂恼火了。WW·

  今夜,完全算得上一个丰收夜,不仅逮捕了谢桂彬,而且还查出一车毒品,但凡参与这次抓捕行动的警员,都得到了以徐睿柏为首的一众市委成员的表彰。

  当然,如今还不是开庆功宴的时候,目前手头上掌握的证据,虽说足以定谢桂彬的罪名,但是,谁都不会忘记初衷,那就是周延禄被谋杀的幕后真凶。尽管谢桂彬确实被抓获了,但这家伙认不认这醉,还是一个问题。

  “哥!”

  惊闻丈夫谢桂彬在南湖被捕,李丽芳当时就坐不住了,直接回娘家寻求李仁的帮助。

  “该死的,他真是死性不改!”李仁在了解到谢桂彬的案情后,顿时恼怒的拍着桌子。

  “哥,无论如何,你都得把桂彬给捞出来呀。”李丽芳央求道。

  “我心里有数。”李仁哼了哼,皱眉道:“眼下最大的问题就是人赃并获这点。”

  “那桂彬会怎么样?”李丽芳一脸惊慌失措。

  “整整一车的毒品,不拿他枪毙都是便宜他了!”李仁哼道:“先保住一条命再说。”

  “啊!”

  李丽芳做梦都没想到,李仁竟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,她本以为李仁是能帮忙,把谢桂彬从警局里带出来,可听口气,丈夫谢桂彬,怕是要在牢房里面过下半辈子了!

  “不行!”李丽芳哭喊道:“哥,不管怎么样,桂彬都是你妹夫呀!咱们是一家人呀,你不能见死不救!”

  “我有说过见死不救吗?”李仁也怒了:“可你知道贩卖毒品是什么罪吗?我就算有天大的面子,也不可能跟南湖警局要人吧?你真以为这事省厅不知道?怕前脚刚把人抓了,这后脚就给省厅汇报邀功了!”

  “那怎么办?”李丽芳无力的瘫软在地:“桂彬不能坐牢呀!他身体不好,会死在牢里面的!”

  “无知!”

  李仁冷冷的瞪了眼李丽芳,然后起身离开客厅,跑到书房打电话了解情况去了。·

  他不是没想过置身事外,可一来谢桂彬确实是他妹夫,二来,涉及毒品的加工厂,也有他的股份,算起来,他在这件事也逃脱不了干系,一旦谢桂彬倒霉,鬼知道这王八蛋把他也拉下水。

  “不管能不能救出来,只要自己确实尽力去做了,料想谢桂彬也不敢把事情做绝。”李仁放下电话后,眼中寒芒一闪:“这家伙很懂做人,应该没那么肤浅白痴,否则的话…哼…”

  李仁在下午时,就开着车赶往南湖市了,大概晚上八点左右,他进入南湖市,来到警局想要见一见谢桂彬,却被值守的警察给阻拦了。·

  “你们孟局长在哪?让他来见我。”李仁表现得很强势。

  “回去了。”一个警察不冷不热的回了句,然后继续低着头玩手机。

  李仁恼怒的瞪了眼这警察,然后道:“那把你们孟局长的电话给我。”

  “你谁呀你?”这警察抬起头,没好气的瞥了眼李仁:“孟局的电话也是你想要就能要的?”

  “嘿嘿,小伙子,说话别那么冲。”李仁显然没耐心跟这小警察纠缠,直接掏出名片:“我是省委办公室的。”

  这警察接过名片看了看,脸上顿时流露出尴尬之色,然后道:“李主任请坐,我给你倒杯茶,待会我就给孟局打电话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放在平时,兴许李仁压根连看一眼这种小警察的心情都没有,但如今他孤身来南湖,在吸取上一次的教训后,他也明白阎王好惹小鬼难缠的道理,也只能耐着性子等了。

  大概五分钟后,这警察才干笑着走来:“孟局说他睡了,有什么事,等明天上班再讨论。”

  见李仁张了张嘴有话要说,这警察赶紧道:“对了,刚孟局还抱怨,说忘了关机,扰了一个美梦,现在估计已经把手机关了。”

  李仁深深的看了眼这警察,然后点了点头,转身离开。

  三分钟后,孟飞宇走到这警察身旁,微笑道:“演的不错。”

  “孟局交代过,我自然得办好,嘿嘿,他以为我不认识他?上次到咱们局里,那股子嚣张劲就没谁了,化成灰我都记得。”这警察嘿嘿笑了笑。

  “行,你过会就下班吧,今晚辛苦你了。”孟飞宇笑着拍了拍这警察的肩膀。

  “不辛苦,应该的。”这警察嘿嘿笑了笑。

  孟飞宇来到审讯室,当他走进去的时候,能很清楚的看到谢桂彬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,尽管那两个当初杀害周延禄的匪首都与谢桂彬对峙过,但谢桂彬自始自终都拒不承认,这让他相当苦恼。

  “还是没审出来吗?”孟飞宇望着审讯室里,那三个同样打哈哈的下属。

  “姓孟的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,想往我脑袋上扣屎盆子,做梦!”谢桂彬强撑着眼皮,冷冷的笑道。

  “扣屎盆子?谢桂彬、谢老板,你做过什么事自己心里明白。”孟飞宇哼道。

  “不知道你说什么。”谢桂彬撇嘴,哼了哼,看都懒得看孟飞宇。

  孟飞宇也不与谢桂彬争辩,他若有所思的离开审讯室,此刻的他,不禁开始挂念杨宁了,原因无它,完全是因为杨宁能让军七处的盘问高手现身帮忙,若是还能请那三个审讯高手来,谢桂彬认罪,那完全就是个时间问题。

  只不过,这都快一天了,还是打不通杨宁的电话,这让孟飞宇既疑惑,又郁闷。

  满江缘,宁家别墅内,看着浑身上下都插着很多针头的何陆,杨宁长出一口气。

  此刻,何陆已经睡着,见杨宁将针插完了,一直在旁不敢发出声响的孙思溢,这才轻轻给杨宁递过来一根毛巾。

  “老大,这货是什么情况?”孙思溢忍不住问了句。

  “中毒太深,得给他清理一下五脏六腑。”杨宁一脸哭笑不得。

  “中毒?”孙思溢一愣,不解道:“这不挺正常的吗?怎么之前没看出来?”

  “这地方有点不好使。”杨宁指了指自个的脑袋,这个动作,立刻让孙思溢捧腹。

  当然,开玩笑归开玩笑,杨宁还是很认真的检查着何陆的身体情况,发现一些被针头刺入的毛孔,已经流出了一些污秽且散发腥臭味的黑色脓液。

  “真中毒了?”孙思溢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何陆,忽然,他猛地捂着鼻子:“我去,这也太臭了吧?”

  一边离何陆远远的,孙思溢一边道:“老大,这毒难解吗?”

  “说难不难,说易也不易。”杨宁看了眼昏睡中的何陆,然后道:“看他自己了,如果能熬过这一关,对他有很大的好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