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159章 1159 纪重鸿

正文_第1159章 1159 纪重鸿

  秘密运往港城?

  这不就是走私吗?

  在场的这些人,立刻眼睛一亮,如果以打击走私的名义将谢桂彬抓获,然后把案子延伸到周延禄被杀一案,那么,待李家反应过来时,想要再救出谢桂彬,将毫无可能!

  很快,孟飞宇就跟省厅来的那些人开始制定撒网计划了,杨宁听得犯困,就借故出来透透气,何陆跟孙思溢赶紧迎了过来。·

  “老大,刚刚陆学姐打电话找你。”

  聊着聊着,何陆就谈到了陆伊伊。

  “学姐找我?”杨宁皱眉道:“有没有说什么事?”

  “没有。”何陆摇头。

  “这货压根就没问。”孙思溢撇嘴。

  “靠,老大的事我哪敢问呀,你真当我那么喜欢八卦吗?”何陆不满的哼哼。

  “真会找借口,这年头,没带脑子还有理了是吧?”孙思溢很不屑的竖起根中指:“健忘是病,得治。”

  “呸,你才老年痴呆!”何陆气呼呼的。

  “原来不止健忘,还耳聋,悲剧呀。”

  听着孙思溢阴阳怪气的嘲讽,何陆都快气炸肺了,杨宁哭笑不得的赶紧制止这两个坑货的文斗,然后道:“我先给陆学姐打给电话吧,问问她有什么事。”

  很快,电话拨通了。·

  “具体的事情就是这样。”陆伊伊其实也挺紧张的,似乎担心被杨宁误会,她赶紧补了句:“其实我跟她们也不算很熟,就是以前两所学校有过几次交流会,这才记下了号码。”

  “没事,你只需要替我问一句,愿赌服输,那个彩头算不算数?”杨宁笑道。

  “好。”

  陆伊伊点了点头,她捂着手机,朝李艺予问了句。

  一想到何陆那欠抽的样子,李艺予当场就要拒绝,可看到徐亚轩的眼神后,只能无奈的点头道:“吃顿饭而已,我去就是了。”

  陆伊伊点点头,然后对着手机道:“她愿赌服输,答应去。”

  “行,那就让她们安心回去吧,天一亮,什么事都不会再有了。”杨宁微微一笑。

  与陆伊伊寒暄几句后,杨宁才挂断电话,看着一脸兴奋外加浮想联翩的何陆,杨宁轻轻拍了拍这货的肩膀,笑道:“做老大的也只能帮你到这步了,剩下的只能靠你自己,明白了吧?”

  “谢谢老大,老大对我太好了。”何陆一个劲点头。

  “现在收收心,估计晚点,咱们就要去抓谢桂彬了。”杨宁透过窗户,看了看渐渐商讨出结果的徐睿柏等人后,沉声道:“上一次没收拾你,这一次,你跑不了,也别想跑,谁也救不了你。·”

  一辆银色轿车,正行驶在高速公路上,车后,还跟着一辆挂黄牌的面包车。

  轿车内,谢桂彬正坐在后排,他身边,还坐着一个穿唐装的男人,年纪看上去不大,但眉宇间却透着沧桑,看样子是有一定岁数了,只是不显老而已。

  “幸亏有纪老弟,要不是你,恐怕今时今日,我早就日薄西山了,哪可能重新站住脚?”谢桂彬笑道。

  “谢大哥,当年一饭之恩,或许对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,但对我而言却是恩重如山。更何况,这一年来,你我亲如兄弟,所谓士为知己者死,我做这些,也是应该的。”

  这男人轻笑道:“对了,成栋的电话还没打通吗?”

  “没有,你说这孩子不会出什么事了吧?”谢成栋皱眉:“连许波的电话也关机了,真是太奇怪了。”

  “能出什么事?”这男人微笑着反问了一句:“以成栋这孩子如今的能力,哪怕是面对警察的抓捕,也能轻松逃脱,更别提他又没犯事,警察干嘛难为他?至于那些流氓混混,说句不客气的话,成栋不去找他们麻烦,他们就该烧高香了。”

  “这倒也是,这也是老弟教导有方,我原本以为成栋会从此一蹶不振,没想到,竟然还能有这等再次站起的机会!”

  谢桂彬说着说着,忽然叹道:“可他的身体,唉…”

  “这是命数。”这男人笑道:“而且老哥自从服用了我调制的药后,晚上也不再力不从心,听说**子最近不是常常吃不下饭,还容易呕吐吗?去没去医院检查过?”

  “没去,不过这婆娘说,以她的经验,这次八成是真怀上了。”谈起这事,谢桂彬满脸都是笑意:“老弟,你还的已经够多了,你不欠我谢家的,等这件事完后,我就将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转到你名下,别推辞,不然的话,就是不把我当大哥了!”

  “既然老哥盛意拳拳,那我再推辞的话,就真里外不是人了。”这男人脸色一正。

  “好!”

  谢桂彬大笑一声,眼看着前面就是收费站了,他看了眼开车的司机,沉声道:“接头的人都联系好了吧?趁着这次南湖警方的注意力都放在志义那边,应该不会有精力去管我们这批货,这次一旦成功,嘿嘿,那就是上亿的利润呀!”

  “谢哥放心,一切都安排好了的。”开车的司机微微一笑。

  两辆车一前一后出了收费站,然后径直往南湖郊外一处偏僻的港口前行,眼下正值深夜,这港口也显得阴森森的,灯光也比较阴暗。

  司机下车后,第一时间去拉开铁闸门,然后两辆车就这么开进港口。

  当行至一段距离后,只见岸边,忽然闪了几下车大灯,开车的司机立刻笑道:“是火龙那些人。”

  “过去。”谢桂彬笑了笑:“这事搞清楚后,就想办法联系上成栋,这孩子也不知道在瞎折腾什么,好在那姓杨的小子已经一年没回南湖了,听说还在上学,不然的话,还真担心他跟姓杨的小子撞上。”

  “就算撞上了又如何?”纪重鸿缓缓道:“以成栋如今的身手,那小子绝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  “老弟,我自然相信成栋,可那小子身份不太一般,连你**子的娘家人也对那小子讳莫如深,听说那小子身边还养着一些保镖,都是退役军人。”谢桂彬阴沉道:“如果我当初知道那小子来头这么大,我绝不会去惹那小子。”

  “老哥,等你以后生意转到国外后,我就找个机会,偷偷把那小子给做了。”纪重鸿沉声道。

  “好!”谢桂彬拍了拍纪重鸿的肩膀,一脸感激道:“我这辈子或许做过很多让自己后悔的决定,但是,我同样也有值得骄傲的事,那就是,认了你这么一个好兄弟!”

  下车后,谢桂彬朝着那几辆停着的suv走去,可忽然,他皱了皱眉:“不对劲呀,怎么没看到船?”

  纪重鸿跟在谢桂彬身后,他也皱了皱眉:“确实挺反常的,刚才光线暗没看得太清楚,现在我觉得这里有些不太对劲。”

  “哪不对劲?”谢桂彬猛地一惊。

  “太安静了。”纪重鸿忙道:“糟了,有埋伏,老哥,快上车,我感觉到,附近有很多人,他们就藏在那些货舱后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