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150章 1150 让人意外的调查结果

正文_第1150章 1150 让人意外的调查结果

  看着这三人吃东西也是一脸严肃古板的样子,宁国钰也不好招呼,至于陈洛,则是不时撇嘴,似乎在吐槽这些人跟机械似的,一点都不懂情调。

  杨宁倒是不讲究这些,他看得出来,让这三人过来坐着吃饭,已经很难为他们了,性格使然,注定要跟普通人有一些差异性,毕竟是军七处的审讯高手,没点性格可不行。

  不过,这性格,实在有那么点欠扁。

  饭后,杨宁就带着这三个人离开满江缘,直奔警局去了,路上的时候,他也给徐媛媛打过电话,电话里头了解到,周茜已经醒了,但都不怎么说话,只是蒙在被子里,偶尔会从被子传来哭泣声,情绪看上去相当不稳定。

  杨宁叮嘱徐媛媛,让她不要太担心,偶尔可以陪着周茜说说话,开导开导她,让周茜自己走出来。

  “这三位就是军七处的审问高手?”孟飞宇不时用好奇的眼神,望向那三个人。

  “对,连夜赶过来的。”杨宁笑着点头。

  孟飞宇脸色浮起罕见的惊愕,他很清楚,不仅能动用军七处,更是让这三人连夜赶来,这背后代表着什么!

  怕是省委都做不到这点!

  “就是里面那两个人。”杨宁指了指审讯室里,早已双眼泛红,但却始终不开口的那两个匪头。

  “就他们?”其中一人嘴角扬起:“放心,不出一个小时,我们就能让他们把能招的全招了。”

  顿了顿,这人又道:“当然,考虑到审讯的过程不便对外开放,我们要求警局关闭监控摄像头,同时将审讯室的窗帘拉上,而且期间不允许进出,不允许限制我们的审讯手法。”

  “没问题,这些要求都可以答应。”孟飞宇看了眼杨宁后,就点了点头。

  “三号,去把工具带过来。”这人望向其中一个皮肤比较黑的同伴。

  那人应了声,就小跑着出去,不一会,就左右手更端着一个箱子回来了。

  坦白说,孟飞宇对于这两个箱子,以及这三人的审讯手法相当感兴趣,他觉得嘛,若是能学到个一招半式,以后对破案可是有着极大的帮助。不过,他也清楚,军七处那套他学不来,先不说这三人会不会允许他在旁边观摩,光是学到手后,在体制内,他们也不可能像军队那样放得开,很多时候,也要考虑人权这种问题,哪怕是作奸犯科到丧尽天良的罪犯,也同样有人权,私底下干一些勾当没什么,可一旦泄露出去,被声讨的还是他们这些从政人员。

  穿上这身衣服,注定就是招黑的,所以孟飞宇只能打消这个拜师学艺的诱人念头。

  “去我办公室坐会吧。”孟飞宇笑道。

  “好。”

  杨宁跟着孟飞宇去了办公室,里面摆设倒是挺有讲究,谈不上奢华,但显得很大气,从风水格局来说,既有趋吉避凶相,又隐隐透着股扶摇直上感。

  大有深意的喝了口茶,杨宁笑道:“孟局今年贵庚?”

  “再干个几年也差不多退休了。”孟飞宇笑着摇头道:“等退休,估计就得老老实实在家里弄孙为乐了。”

  顿了顿,孟飞宇又道:“以后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了,人老了,干不动了,挺遗憾的。”

  “孟局,那天我可是听罗梁纯提到过,说在这南湖市,就没有他罗家不敢干的事,警察来了都没用呀。”杨宁很随意的笑了笑。

  “那个就知道惹事生非的二世祖,狂妄无知罢了。”孟飞宇脸上有些不自然,干笑道:“不过这半年,志义确实挺乱的,自从周延禄淡出志义后,志义内部就没了以前那种团结了,反而为了些蝇头小利,就斗个没完没了。”

  “这么说,志义内部也不是一团和气了?”杨宁问道。

  “除了罗富海外,还有着另外两个家伙,他们都在争着头把交椅,毕竟之前的志义,在南湖市也算是势力很大了,其中的利益可想而知,换做是我,我也眼红。”孟飞宇解释道。

  “那两个人会不会跟这件事有关呢?”杨宁皱眉道。

  “应该不会。”孟飞宇摇了摇头:“我第一时间就把那两个人控制住了,但问不出太多东西,对于周延禄遇害,他们也显得很惊讶,其中一个人更是今早才酒醒。”

  “算了,反正很快就会有结果的。”杨宁点了点头。

  跟孟飞宇聊了大半个小时后,办公室的电话就响了,孟飞宇说了声待会下去,就挂断电话。

  “那三个人出来了。”孟飞宇起身道。

  “那下去吧。”

  杨宁跟着孟飞宇下了楼,再次来到审讯室的时候,孟飞宇立刻朝审讯室看了眼,顿时倒抽一口凉气,倒不是目睹了血腥残暴的一幕,而是他发现,那两个嘴硬的匪头,此刻竟然都一脸惊悚害怕,身体更是不时的瑟瑟发抖。

  见杨宁来了,当先的一个人摇头道:“不是很经得起折腾,没一会就全招了。”

  杨宁竖起大拇指:“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  这三人很难得笑了笑,然后那个三号就掏出一叠纸,递给杨宁:“我们花了二十多分钟进行盘问记录,这些都是从他们嘴里弄到的信息,你看一下。”

  “好。”杨宁接过这叠口供,就开始翻看起来,同时,眉头也皱得更深了。

  这件事,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呀,竟然,还牵扯到了李家跟谢家!

  开什么玩笑?

  周延禄不但跟谢桂彬有了合作,其中更是连谢成栋都提到了,而且,李家也出现在这份供词里,还涉及到不少私底下的交易!

  深吸一口气,杨宁将口供递给孟飞宇,这位孟局长看完后,同样是眉头紧锁。他没有去怀疑这份供词的真实性,因为这等于是公然质疑军七处的办事能力,再者,他也相信,就算里面那两个人再怎么胡说八道,也不可能把明明退出南湖市的谢家给牵扯进来,更是把矛头指向了李家!

  但越是不可思议,越让人难以置信,就越容易让人相信这份供词的真实性。

  谢家!

  李家!

  孟飞宇忍不住看了眼杨宁,他可是记得很清楚,当初,就因为谢成栋招惹了这位主,连带着谢桂彬,以及谢家被连根拔起,直接赶出了南湖市,就连李家那位老大,也缩着脑袋灰溜溜的逃了。

  可如今,这份供词明明白白的写着,布局这起凶杀案的幕后人,正是谢桂彬!那个在孟飞宇看来,本应该送到精神病院的疯子!

  而且,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,周延禄,似乎在很早的时候,就跟谢家有了利益上的望来,不但如此,还有罗富海,以及志义的好几个骨干,都出现在了这份供词中!

  难道说,志义已经沦为谢家跟李家的傀儡?

  那么,他们又为何要谋害周延禄?

  “看来,需要把当事人给请到警局里了。”杨宁缓缓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