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142章 1142 老子凭什么给你?

正文_第1142章 1142 老子凭什么给你?

  疯子!

  这老头子疯子!

  罗梁纯又气又怕,看到真有一些马仔试图过来抓自己,立刻吼道:“你们谁动动试试!今天如果老子腿断了,回头把你们老二都拔掉!”

  “槽!到底是老子养你们的,还是这小兔崽子!”

  这男人叫罗富海,以前是志义的二号人物,自从周延禄渐渐淡出志义,可以说,整个涉黑产业,都由他主持着。一晃眼大半年过去了,如今罗富海可谓是坐稳了志义的头把交椅,他说的话,对志义的人来说,就是圣旨。

  除了迈出实质性的那一步,罗富海其实跟志义老大没什么区别,不过出来混,讲的就是道义,只要周延禄一天不交龙头棍,那他就算权势滔天,也不可能以老大自封。

  “妈,爸要打断我的腿!”

  罗梁纯在电话里头声泪俱下:“对,妈,就是在三中校门口,你快点来呀,再不来,我以后就只能坐在轮椅上给你尽孝了!”

  “罗少,你就行行好,把车门开了吧。”

  “对呀,别让我们为难呀。”

  “罗少,你下车,我保证,如果老板敢打你,我一定替你挨棍子!”

  …

  一群流氓混混在车子外表忠心,可这话是真是假,只有他们自个知道,反正眼下这形势,除了自家的老母,罗梁纯是谁都不信,丫的没看到口口声声要弄断自己一条腿的,是他老子吗?尼玛这年头连自家老子都靠不住了,还能指望谁?

  此刻,罗梁纯躲在车子上,透过车窗望着杨宁,眼中出现了罕有的惊惧,疑惑跟强烈到极点的怨毒,他搞不定,为何这些人,就连他老子,都要偏袒这个人!

  “徐书记,您看,这小子把自己锁车上,我也是没办法呀。”罗富海尴尬道。

  徐睿柏皱了皱眉,他对于这种事,显然很没有耐心,但杨宁自始自终都不吱声,他又搞不清楚这小子到底心里在打什么算盘,所以只能站在这,也装出副不闻不问的样子。

  “罗老板是吧?”杨宁忽然笑了笑。

  “对,请问怎么称呼?”罗富海干笑着看了眼杨宁,在电话里头,周延禄跟他解释的很含糊,只是说他儿子把一个官二代给惹了,这官二代跟徐书记有点关系,所以他也挺窝火的,这才让周延禄代他打罗梁纯一耳光。

  “姓杨。”杨宁笑道。

  “姓杨…”罗富海皱了皱眉,似乎在脑子里回忆着南湖有没有杨姓的大官,不过想了半天,也没理出头绪来,就甩了甩头,不再深想:“这件事是我家兔崽子不对,我替他向你道歉。”

  “这年头道歉如果有用的话,还要警察干什么?”杨宁似笑非笑的指了指不远处越聚越多的警员,他发现,连孟飞宇也来了,此刻正在何天红身边打下手。

  对于杨宁这话,罗富海尴尬的笑了笑,然后语气透着点暗示道:“我晚点,一定给你满意的答复。”

  “罗老板,我的胃口可是很大的哟。”杨宁笑眯眯道:“如果只是几千万个把亿,那还是公事公办的好。”

  几千万个把亿?

  罗富海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听了,这尼玛胃口叫大?简直就是坐地起价,不对!罗富海算看出来了,面前的杨宁,压根就没想过和解!

  对,就是这样!

  不然,张口闭口就是几千万个把亿,听口气就算他拿出一个亿来,估计别人也不买账!

  卧槽,你tm当自己是谁呀,怕是徐书记都没你这么大面子吧?一个官二代,你以为自己真是当官的?你凭什么认为自己值这么多钱,拜托,老子养的人还没拿你怎么样吧?而且好像还是老子的人吃了亏吧?这如果你真受点伤,岂不是要让老子倾家荡产来赔给你?

  罗富海一肚子腹诽,都快在肚子里骂翻天了,他脸色变得相当的不好看,沉声道:“小伙子,你没说笑吧?”

  “说笑?”杨宁摇了摇头:“罗老板,你觉得我看上去像是说笑的吗?”

  罗富海深深的看了眼杨宁,语气有些生硬道:“好,你开个价吧。”

  此刻,罗富海也不再顾忌旁边是不是站着个市委书记,他就脑门犯冲,想听一听,杨宁能说出个什么价来!拜托,连一个官二代都不怕跟一个私人老板索要钱财,难道他还怕了不成?

  “三个亿,这件事我可以考虑考虑。”杨宁平静道。

  “三个亿?”罗富海笑了,笑得很大声,笑着笑着,脸色就变得狰狞起来:“甭说三个亿,就算三十个亿,老子也拿得出,可老子凭什么给你?你算个什么东西,一个靠着父辈的二世祖,竟然敢跟我要三个亿,荒唐!”

  “徐叔叔,他的话你也听到了。”杨宁笑道。

  徐睿柏一脸古怪的看着杨宁,但还是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:“听到了。”

  “路,我已经给出来了,可人家不选,我也没办法,我这人不太喜欢把事情做绝,可总有些人不长记性。”杨宁耸了耸肩膀,然后道:“徐叔叔,我觉得,志义这种黑社会,不应该继续留存了,事实也证明这种帮派性质的社团留不得,今天如果换做是寻常老百姓,恐怕就无路伸冤了,搞不好还要出人命。”

  “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我待会就让孟局长把志义清除掉。”徐睿柏点了点头,然后望向周延禄:“你没意见吧?”

  “没有。”周延禄一脸惊讶的看着杨宁,似乎压根就没想到,这小子三言两语,就决定了志义的命运!开玩笑吧,这小子不知道内情无所谓,难道徐睿柏也不知道吗?志义的背后,还连着省里,省委里头可是有人罩着的!他徐睿柏就算是市委书记,要动志义也得考虑考虑后果吧!

  “徐书记,你不会是开玩笑吧?”罗富海脸色异常难看,但瞳孔身处,已经出现了些许慌乱:“我们可是跟…”

  “我知道志义有靠山,从始至终我一直知道,我这大半年一直隐忍不发,并不是忌惮你们志义背后的势力,而是觉得即便是搞垮志义,也会有千千万万个志义出现,到时候南湖市的治安只会更乱,倒不如维持现状就好。”

  顿了顿,徐睿柏平静道:“可事实上,我确实错了,错得很离谱,我没想到,一个黑社会,竟然敢公然叫板政府,更是为非作歹,将法律置若罔闻!罗富海,你自己扣心自问,这大半年,你到底做了多少错事,要我姓徐的一件件数给你听吗?”

  话罢,看也不看欲言又止,面色惊慌失措的罗富海,徐睿柏立刻将何天红跟孟飞宇唤来,然后当着众人的面,沉声道:“把现场这些志义的人全部带走,同时,颁布文告,与武警进行联合行动,将志义管辖的所有场子全部封锁,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整顿清查后,再酌情考虑是不是开放营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