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141章 1141 爸这是为你好

正文_第1141章 1141 爸这是为你好

  “你们两个神神叨叨的在说些什么?”

  何陆疑神疑鬼的走了过来,他觉得杨宁跟孙思溢表现得相当古怪,自然好奇心就冒出来了。·

  “看着就好,待会你就知道了。”孙思溢故作神秘道。

  切!

  何陆忍不住朝孙思溢竖起根中指,然后也懒得继续打听,只是挨着车,静静看着眼下事态的发展。

  滴答滴答滴答…

  警铃声响起,估计是王校长给驻警施压了,那边不得不联系警队,让警队调集人过来。换做以前,怕是周延禄一定过去当和事佬了,可这一次,他仅仅只是让周浩然过去问了声,就站在原地跟女儿周茜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。

  这个举动,更肯定了杨宁心里的猜测。

  “我爸跟何叔叔也过来了。”就在这时,一直坐在车上陪贝贝的徐媛媛走下车。

  “你爸跟何市长也来了?”杨宁摇头道:“没必要搞这么大动静。”

  “来肯定是要来的,毕竟这事跟你有关。”徐媛媛低着头道。

  果然,才没聊几句,一辆黑色轿车就缓缓靠了过来,然后穿着身休闲装的徐睿柏跟何天红,就分别打开副驾跟主驾的车门,走下车仅仅看了眼,整张脸就黑了,紧接着,两人相视一眼,何天红会意,立刻掏出手机,也不知道是跟谁通话,反正脸上全是不满之色,至于徐睿柏,则是朝着杨宁走来。·

  “没事吧?”徐睿柏笑道。

  “没事。”杨宁摇了摇头:“只是一些小误会,竟然连徐叔叔都惊动了,实在太让我惭愧了。”

  “小杨,别这么讲,听媛媛说你是今天才刚回的南湖,没想到一回来就遇到这种事,是我管理不善呀。”

  徐睿柏这话多少透着点歉意,尽管这治安方面不归他管,但作为市委书记,自然也不能说一点责任都没有。

  站在徐睿柏的角度讲,他这种道歉,多少属于私人性质,可落到王校长等人耳朵里,却是另一回事了,尤其是周延禄,看到徐睿柏跟何天红出现,自然也是坐不住了,立刻走了过来,不过这路仅仅走到一半,就听到徐睿柏这种道歉的言语,他内心一惊,脸色也出现了些许不自然起来。

  “徐书记。”

  “徐书记。”

  一群认识徐睿柏的人,都客客气气的跑过来打招呼,可显然,徐睿柏对这些人并没有太多好感,尤其是周延禄,更是透着些恼怒:“这些都是你志义的人吧?”

  “是。”周延禄赶紧点头,脸色有些尴尬。

  “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,为什么你的人,会跑到三中闹事,而且,还是冲着小杨来的!”徐睿柏的语气显得相当冷,给人一种感觉,那就是如果周延禄不给出满意的答复来,他并不介意立刻动手,将志义这个黑帮给打掉。·

  “徐书记,想必您也知道,我这大半年来,早就不再从事那方面的事了,就连浩然,也只是管着几个酒吧跟ktv,而且他管的场子,始终秉承着杜绝黄赌毒的宗旨,尽管这么做多少影响点生意。但是,我跟浩然,都渐渐淡出这个圈子了。”周延禄一脸严肃道。

  徐睿柏皱了皱眉,显然,他也清楚周延禄说的这些话不假,但这个回答,显然不足以让他满意:“但他们总归是你带出来的人,这一点你不会否认吧?”

  “不会。”周延禄摇头道:“如果徐书记有什么指示,我一定遵循。”

  “这倒不必了。”徐睿柏摇了摇头:“何市长会负责处理后续事宜,但如果需要你到警局去协助调查,我希望你能够尽量配合。”

  “一定一定。”周延禄点头。

  这些话,杨宁很清楚,徐睿柏是故意讲给他听的,但就是这些内容,却让他皱起眉头,有些不解。

  要知道,志义的老大是周延禄,这一点他是清楚的,可怎么听上去,眼下周延禄是巴不得摆脱这个身份,或者说,这家伙是铁了心要洗白了?

  但即便是这样,难道志义就不归他管了吗?杨宁记得,自从陆国勋打掉谢家后,就把南湖的大饼,分给了志义以及其他四五个帮派,同时渐渐放权,不再独霸南湖,似乎有心进军更大的领域。

  而陆国勋也确实做到了,如今的他,自打走出南湖后,事业也迎来了第二春,因为他的关系,如今更是结交了炎黄交流会,这才仅仅一年的时间,陆国勋可谓来了个极速锐变,就连他的左右手赵龙跟阿虎,如今也在华海、宁江以及南湖,做起了买卖,当起了老板。

  虽说是捞偏门,但南湖这块地,捞偏门的话,赚得是只多不少,这周延禄如今到底是混成什么样了,才这么铁了心要撇开志义?

  杨宁陷入沉思中。

  “徐书记、何市长,你们也来了呀。”

  就在这时,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气喘吁吁跑了过来,那个早已吓怕了的罗梁纯,直接跑了过来,喊道:“爸!”

  啪!

  “你个小兔崽子,竟给老子惹事,今儿不打断你的腿,老子就不姓罗!”这男人当着众人的面,狠狠赏了罗梁纯一耳光。

  “爸,是这王八蛋先找事!”一脸委屈,不对,是憋屈的罗梁纯,气呼呼指着杨宁。

  “奶奶的你还敢顶罪了是吧?”

  这男人恶狠狠骂道,同时眼睛不经意看了看众人的反应,发现不管是徐睿柏,还是何天红,都一脸漠然,丝毫没有要开口的想法,顿时心头一沉,又是一个大耳光,狠狠抽在罗梁纯脸上。

  “爸!”罗梁纯捂着脸,吼道:“你从来不打我的,你今天竟然打了我两次!我回头一定告诉我妈去!”

  “你就算把你爷爷从棺材里拉出来,今儿老子也要扇死你!”这男人气急败坏的指着罗梁纯,然后朝不远处一个马仔喊道:“把你手里的棒子拿来!”

  “老板,别打罗少了。”

  这马仔似乎想要替罗梁纯求情,可这货不开口还好,一开口,立刻就被这男人狠狠踹了脚:“你tm算个什么东西,给老子滚一边去,这里有你说话的份?”

  这马仔拍马屁拍到驴屁股上了,顿时脸色变白,赶紧露出求饶之色。

  “爸,你真要打?”罗梁纯不可思议的看着这男人。

  “儿子,听话,今儿让爸打一顿,爸这是为你好,就算断条腿也没什么,下半辈子爸养你!”这男人眼中闪过一抹憋屈,同时,还隐隐透着些怨毒。

  “你疯了!”罗梁纯吼道,然后转身就跑:“我告诉我妈去!”

  “小兔崽子!你们,给我把他抓回来,今儿我要打断他一条腿!”这男人撂下狠话,见手底下这些马仔一个个面露迟疑,立刻吼道:“都tm傻乎乎站着干嘛,去,快点把那小兔崽子抓回来,抓不回来,我把你们的腿全打断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