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140章 1140 都是你们的人?

正文_第1140章 1140 都是你们的人?

  “你还真敢出来呀!别以为拉着校长,他就能给你撑腰!”

  罗梁纯从保安室里走了出来,咧着嘴,语气透着都快没边的狂妄。·

  “罗梁纯,你发什么疯!”王校长呵斥道。

  “老王,这事跟你没关系,是我跟他的私事,你最好别管!”罗梁纯对王校长相当的不客气,一点都没有学生的样子。

  这话把王校长给气得够呛,吼道:“你这是什么态度!”

  “什么态度?”罗梁纯撇嘴道:“非要我把你私底下干的那些事给抖出来吗?”

  “你!”

  王校长又气又怒,言者有心,听者也有意,至少杨宁一副似懂非懂的看了眼脸色难看的王校长,暗道难怪罗梁纯这么有恃无恐,原来是抓到了王校长的把柄。

  就是不知道这把柄是什么,如果是一些作奸犯科、欺男霸女的勾当的话,杨宁必然会跟这王校长划清距离。

  至于孙思溢,也是一脸玩味的看着王校长,对于眼前这阵仗,他压根就没觉得有多怕,毕竟杨宁当初在飞扬路可是搞出一幕惊天动地来,这点阵仗虽说比上一次场面大一些,可没看见吗?一旁还有着摩拳擦掌,一副老子要扬名立万的何陆?

  “杨哥,这一切你千万得给我留点人,我也要轰轰烈烈的上·”何陆咧着嘴笑道。

  “毛病。”孙思溢撇嘴道:“打架能上娱乐板块?你还真是够有文化的。”

  “要你管,猴子,待会你尽管躲远点,看你这瘦不拉几的身子骨,别扯后腿就行。”何陆回了句。

  “这倒是说了句实话。”出乎何陆意料的,孙思溢也不顶罪,反而深以为然的点头:“那就交给你了,我在旁边给你擂鼓助阵。”

  “槽,还真够现实的,你至于胆小到这份上吗?”何陆忍不住损了句。

  “当我跟你一样是打架狂人呀?上次十多个,马马虎虎我还能应付着,这次起码得上百号人吧,甭说三四个人,就算两个我都要躲了。”

  孙思溢这话说得是理直气壮,让杨宁愣是找不出词反驳,只能指着孙思溢,半天才骂了句:“怂比!”

  “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,当一次怂比也好过成国宝,那还算好的了,就怕闹得个半身不遂。”孙思溢笑呵呵道。

  “罗梁纯,你知道他是谁吗?”王校长阴晴不定的看着这个敢跟他叫板的学生。

  “不知道,我才懒得管他是谁,反正得罪了我,我就…”

  不等罗梁纯把话说完,王校长就吼道:“你就要怎么着?告诉你,你这是在作死!”

  “作死?”罗梁纯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似的,怨毒的瞪了眼杨宁,喊道:“我今儿就要看看,我是不是真的在作死!”

  说完,罗梁纯吼道:“给我搞他!”

  一群社会青年全部站起身,有的从腰间解出铁链子,有的则是掏出了棒子、砍刀,气势汹汹就朝着杨宁冲来。·

  正值这千钧一发之际,忽然,一辆黑色的越野车疾速驶来,同时还不断响着喇叭,可明显的,那些社会青年并没有当回事。

  “走起!”

  何陆大吼一声,直接一马当先,就扑向了面前的十几号人,他这个举动,直接让这群人全部愣住了。

  我勒个去,这什么情况?这鸟人是谁呀,竟然胆大包天,主动攻击我们?

  甭说这群社会青年傻眼了,就连一脸狞笑的罗梁纯,也是愣了愣。

  可接下来,更惊人的一幕出现了,只见何陆扬手就是一个拳头,然后又迅速出拳,这发拳的速度快得惊人,可更惊人的是这拳头的力道!

  一个拳头,就要有人发出惨叫,闹最后,那十几个社会青年,都还没做足准备,就全部被何陆一个人掀得人仰马翻。

  反观杨宁这边,罗梁纯,以及其他社会青年,也是悚然一惊,因为杨宁的身边,正横七竖八躺着七八号人!

  拜托,这tm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剧情不应该是这么演的吧?这才过了不到十秒钟吧,自己这边竟然瞬间倒了二十多号人?

  但凡目睹这一幕的人,全部都傻眼了,作为南湖本地人,有些人似乎隐隐联想到,在一年前,同样发生过一幕单骑闯过的戏码,毕竟飞扬路事件,在南湖市也是掀起了热潮。

  此刻,有一些围观群众,不由得将杨宁,与视频中那道身影联系在一起,而后摇了摇头,看上去不太像,应该不是。

  这也难怪,毕竟,此刻的杨宁,比那年还高出半个头,这完全是因为属性破限后,得到的提升!

  所以,依着杨宁现在的体格,很难让人联想到,他就是当初那位飞扬路的男主人翁!

  “都给我住手!”

  周浩然气呼呼打开车门,同时,副驾上,也走下来一个男人,是与杨宁有过一面之缘的周延禄,志义的老大!

  “都反了吗?”周延禄阴沉的说了句。

  在场这些社会青年,在看到周延禄跟周浩然后,几乎都第一时间罢手,脸色透着慌乱,还有几分不自然。

  “周伯伯。”罗梁纯笑呵呵凑到周延禄面前。

  啪!

 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,罗梁纯不可思议的捂着脸,看着扇他耳光的周延禄。

  “这巴掌,是你爸让我代他打的,你爸说了,他待会就到,让你老老实实在这待着!”周延禄语气平静:“你是不是把手机关了?”

  罗梁纯有些懵,下意识点头:“没电了。”

  “难怪打不通电话。”周延禄看了看手腕上的表,然后道:“应该再过十分钟,你爸就到了。”

  周浩然冷冷的看了眼罗梁纯后,就径直朝着杨宁走去,然后,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下,当众朝杨宁弯腰躬身:“杨少,抱歉,是志义管教无方。”

  “周哥这是什么意思?”杨宁立刻将周浩然扶起。

  “这些都是志义的人,我妹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我都不敢相信,姓罗的竟然敢这般胆大包天,得罪杨少。”周浩然语气透着尴尬。

  杨宁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周浩然,指着这一片全部傻眼的社会青年道:“这么说,他们都是志义的?”

  “对。”周浩然脸色有些苦涩。

  “很好,很不错。”杨宁笑得更诡异了,但却没有继续说下去,只是与周延禄互视一眼,杨宁能看得出,周延禄神色间看不出太多的慌张,相反,还有着让他吃味的幸灾乐祸。

  幸灾乐祸?

  杨宁眼睛微微眯起,他不经意瞄了眼神色难看的罗梁纯,又看了看脸上出现愤慨,正瞪着周浩然的周茜,这一瞬间,他似乎联想到很多东西。

  “老大,看来,这姓周的不简单呀。”待周浩然离开后,孙思溢若有所思的走到杨宁身边,低声说了句。

  “确实不简单,我倒要看看,他们到底想玩什么花样。”杨宁嘴角勾起一抹冷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