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136章 1136 宁国轩

正文_第1136章 1136 宁国轩

  “二舅,你的病好些了吗?”

  杨宁神色如常,可事实上,他的内心相当凝重,因为宁国轩的情况绝对算不上好,身体属性更是呈现出严重的下滑趋势。·

  尽管,表面上,宁国轩看上去血气充足,但事实上这完全就是幻觉,就跟回光返照的道理一样,等再过个十天半月,那时候的宁国轩,很可能就会呈现出脸无血色,浑身酸软,躺在床上根本动弹不得的情况!

  到底是什么问题!

  “好多了,在医院里经过医生的诊断,应该只是些小问题,调理一下,营养跟上,在医院观察几天,就可以出院了。”宁国钰很随意的摆手:“看把你妈急成那样,这都怪你大舅不好。”

  “还说,还不是你忽然昏过去,一昏就是大半天?”那个精致的女人白了眼宁国轩。

  “哦,还没给你们介绍。”

  顿了顿,宁国轩笑眯眯道:“阿宁,她叫陈慧怡,是我公司的人事部经理。”

  话罢,宁国轩又跟陈慧怡笑道:“慧怡,他就是我的外甥杨宁了。”

  陈慧怡深深的看了眼杨宁后,笑道:“你好。”

  “你好。”杨宁礼貌点头,他可不傻,一眼就看出宁国轩跟这个陈慧怡来电,关系看上去也是不清不楚的。

  对于这个二舅,杨宁可谓完全无语,这货看上去风**成性,可事实上杨宁很清楚,他这个二舅,是一个对爱情很忠诚的人。·

  当初,二舅很早就结婚了,只可惜那位印象中脾气很好的二舅妈,因为一场怪病死了,从那时起,二舅就一直没续弦。为了这事,宁国晟与宁国钰没少找他谈话,还介绍了好几个条件不错的女孩,可宁国轩始终看不上,或者好上一段时间后,就又分道扬镳了。

  后来,可能是被烦得闹心了,这位二舅身边,就开始出现各种形形色色的女人,每一个条件都相当不错,不过像是进入了某种怪圈,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分手,哪怕是有过一次**居快一年的情况,连宁国晟、宁国钰都认为这次尘埃落定了,可那个女人,再次离开了宁国轩。

  自此到了今天,宁国轩依旧没续弦,同时膝下也无儿无女。

  可对于陈慧怡,杨宁却带着另一种目光,这种目光透着点审视,似乎在迟疑要不要接受这个女人。因为,杨宁很清楚,宁国轩哪怕看上去风**成性,但一直有一个习惯,那就是兔子不吃窝边草!

  可这次,魔爪都伸到他公司了,还是人事部的经理,这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宁国轩可能玩真的!

  尤其,这个女人,举手投足间,让杨宁有那么点似曾相识的感觉,稍稍细想,杨宁发现,陈慧怡眉宇间,竟然跟他那个死去多年的二舅妈,有几分神似!

  私生活不糜烂!

  通过,杨宁很不厚道的开始探查陈慧怡,他首先要确定这个女人是不是后期加工过的,而且有没有过·

  得出的结果就是这女人是纯天然,尽管不再是雏,但痕迹很浅,说明那方面的经历很少。杨宁古怪的瞥了眼宁国轩,暗道该不会是这位无良的二舅,把这妞的头筹给拔了吧?

  如果真是这样,那陈慧怡还真是很清白呀,尼玛,试问能当个老处女,一当都二十几年甚至逼近三十年,这可不仅仅是守身如玉那么简单了,这完全就是毅力呀!

  杨宁绝不相信,以陈慧怡这种条件,会缺少追求者,尤其接近三十岁了,还保养得相当好,换做旁人看来,兴许还觉得顶多二十三四。

  那么接下来,就是心性了。

  如果纯属玩玩,杨宁才懒得去操这门子心,可既然是玩真的,杨宁就要弄明白,陈慧怡是冲着宁国轩的钱,还是人去的。

  当然,他的思维也不古板,也不崇尚那种有缘分就好,有没有面包无所谓的爱情观,但杨宁要搞清楚,这个女人,到底爱的是他二舅,还是他二舅的钱!

  所以,杨宁问了句:“二舅,陈姐看上去挺面生嘛,我记得公司里的人事部经理,不是张叔吗?”

  “你这臭小子,都多少年没去过我公司了?”宁国轩笑骂道。

  “有多久?去年年初,我不才去过公司打个零工吗?”杨宁撇嘴。

  “老张早就调到公司副总的职务了,慧怡在人事部,都干了快七年了,是两年前才升任人事部经理的。”宁国轩笑着解释道。

  “哦,这样呀。”杨宁睁大眼睛,故作惊讶道:“这么说,陈姐在二舅的公司都干了快七年了?我竟然一直没见到,也可能是我平时不够细心吧。”

  “我倒是见过你好几次,不过每次你一到公司,就跑到宁总办公室。”陈慧怡掩着嘴轻轻笑了笑。

  “这样呀。”杨宁脸一红,他跑去宁国轩办公室,自然是去要生活费的,以前对于这位二舅的公司,他是能不去就懒得去,为啥,麻烦呗,有这时间,还不如混游戏机室混网吧来得实在。

  “说起来,你们三个应该没吃午餐吧?”宁国轩笑道:“如果不嫌外面的便当不干净,我就让慧怡给你们订三份?”

  “宁叔,没事,我们不讲究这些。”何陆跟孙思溢立刻点头。

  “那行。”宁国轩望向陈慧怡:“慧怡,你给外卖公司打个电话,让他们再送三份过来。”

  “好的,宁总。”陈慧怡笑着点头,然后拿着手机走到阳台。

  “二舅,行呀,跟陈姐是什么关系?”杨宁朝宁国轩挤眉弄眼。

  宁国轩瞪了眼杨宁,开始摆姿态起来:“没大没小的,这是你一个小屁孩应该问的问题吗?成何体统!”

  杨宁没好气的白了眼宁国轩,撇嘴道:“咱们什么关系,就说以前,你晚上带不带女人回家,我动动鼻子都能闻到,还跟我摆谱。”

  “靠,我今早上还跟你妈说,都快不敢认你这个外甥了,还以为你真变了个人,没想到,倒是我这二舅高估你了,你是一点都没变呀!”宁国轩也撇嘴道:“德性。”

  “话说回来,二舅,你跟陈姐真好上了?”杨宁看似很随意的问了句。

  宁国轩也没多想,点头道:“有大半年时间了。”

  “玩真的?”杨宁一副很惊讶的样子。

  “当然是真的,这不废话吗?”宁国轩气呼呼道。

  “你每次都这么说。”杨宁撇嘴:“都不知道还该不该信你。”

  “娘亲舅大,你是不是打算造反呀!有这么说二舅的?”宁国轩摆起臭脸,不过一看杨宁压根没当回事,立刻哭笑不得起来:“行了,看来回头还得去你妈那告状,我这二舅可当得够失败的,根本就镇不住你。”

  “行了,二舅你就好好养身体,等过个两三天,应该就能出院了。”杨宁眼中露出一抹温情,坦白说,宁国轩尽管平日里算不上负责任,但两人也算朝夕相处了十几年,对杨宁来说,宁国轩算得上半个父亲。

  顿了顿,杨宁靠在沙发上,笑道:“我有点困,先眯下眼,等饭到了喊我。”

  然后,杨宁意识就浸入中,开始给宁国轩寻找药物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