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120章 1120 心境锐变

正文_第1120章 1120 心境锐变

  “回宿舍的感觉真好。·”

  两个醉鬼杨宁就不指望了,他整理了一下床榻,好在有蚊帐,里面倒是没什么灰尘。

  孙思溢跟何陆洗完澡后,也是醉眼惺忪的趴在床上,如今,宿舍里安上了空调,气候倒是不热。

  “老大,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学校上课呀?这样的话,岂不是每天都能在宿舍里窝着了?”何陆眨巴眨巴着嘴。

  “上课?得了吧,老大是大忙人,比我还忙,你以为跟你一样胸无大志,只知道混吃等死吗?”孙思溢不屑的撇撇嘴,说完,自顾自的掏出烟点上,他知道杨宁跟何陆都不抽烟,所以也懒得问了。

  “你说谁混吃等死?”何陆不乐意了,哼道:“你知道人打娘胎出来后的责任吗?”

  “哟呵,还跟我谈人生谈理想了?”孙思溢呵呵笑了起来:“好,我倒要听听,你能说出个什么歪理来。”

  “你说的才是歪理。”何陆不屑道:“这人呀,出娘胎后就只需做两件事,第一件事是享受,第二件事,就是等死。”

  孙思溢近乎本能的要嘲讽何陆这种荒谬绝伦的说法,可忽然,他眼中露出一抹茫然,然后就抽着烟,不再吱声。

  杨宁也沉默了,别看何陆现在酒劲上头,时不时的就说出些不经大脑的话,可他说的这话,却有那么点道理。·站在人的角度来说,或许何陆这种说法,纯粹就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,可如果站在生命的角度,还真就如此。

  想想那些鸟兽虫鱼,可不就是出生后就享受着,同时等待着生命的结束?就算是跟人类最接近的灵长类动物猿猴,也同样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,有句话说得好,山中无老虎,猴子当霸王,可以想象它们日子过得是多有滋有味。

  杨宁忍不住笑道:“看不出来,你还真能说出些充满哲学的话呀。”

  “那是,老大,我厉害着呢,只是不善于表现,我这叫低调。”何陆呵呵笑了起来。

  孙思溢听了后,立刻笑骂起来:“抬举你而已,你还当真了?低调,呸,你哪点低调了,我怎么看不出来?”

  “行了,都休息吧,明天还得早起。”见两个活宝又要来一番文斗,杨宁笑着摆手。

  “好,那老大,我先关灯了。”何陆边说着,边爬起来摸开关。

  不一会,除了大门上那扇窗户折射进来的其他宿舍的光线,以及空调上的绿光,宿舍里再难找到光亮。

  渐渐的,孙思溢跟何陆都发出匀称的鼾声,杨宁躺在床上,他开始回忆着进入大学时的点点滴滴,尽管值得回忆的东西不算多,但也不算少。·

  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玩得这么开心了,有时候,杨宁自己都觉得他不再是个学生,而是一个走南闯北混江湖的成年人,这是一种心态的急速锐变,与年龄无关,毕竟后者只能代表娘胎出来的这身皮囊,但前者,却代表着灵魂。

  老了?年纪大了?

  杨宁摇头,这只是代表他心智更成熟了,在扫描的覆盖下,杨宁将意识延伸到了大半个华复校园,看着学生们三三两两进进出出,偶尔有一些大学的情侣们卿卿我我,谈不上偷窥,他只是在消化着大学的这个过程,他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,去体会这种温室中成长的气氛,填补他内心中那一道空白。

  因为杨宁很清楚,他接下来的人生,将不再停留在校园里,他的舞台,也注定在很早之前,就已经上升到社会,上升到国家,乃至整个世界。

  所以,这一夜,他都以监听者的身份,去感悟那份注定要离他而去的岁月,同时,他也在急速的消化着内心的填补。

  当破晓尚未来时,杨宁走出宿舍,他漫步在灯光下的校园,去了让他一战成名的篮球场,还有无数学子自习的博文楼,还有课余嬉戏玩耍的广博园,还有…

  当第一缕光撒在华海这座城市时,杨宁戴上墨镜,开走了停放在宿舍下的那辆长轴车。除了孙思溢跟何陆,没有人知道杨宁来过华复,也没有人知道他离开。

  在离开校门的那一刻,忽然,杨宁脑海中,传来了系统的提示。

  “这也行?”杨宁眼中闪过一缕诧异,但接着就是嘿嘿傻笑,显然,他也没有料到,昨晚上的一时感悟,竟然莫名其妙的完成了一个触发任务。

  当然,奖励还是很特别的,除了安慰性的一万点积分外,还有一个特殊的头衔——。

  查看了一下的头衔描述,除了一些很公式化的名字外,就是效果,这玩意效果也挺特别,那就是公开发表学术性的演讲,或者参加一些公演,能让聆听者产生信任,同时引发聆听者的关注,让聆听者本能的选择安静聆听。

  尽管这玩意可用场合不多,但有生于无。

  杨宁没有回去,而是去了市妇幼医院。

  来的时候,是成是非在梁父梁母在守着,梁母已经睡下,梁父则是坐在椅子上玩手机,见杨宁来后,立刻微笑着点头,同时想叫醒梁母。

  “梁叔,别叫醒阿姨,我给小季初揉揉身体就走。”杨宁笑道。

  “麻烦你了。”梁父很感激的朝杨宁点头。

  在杨宁的呼喊下,护士打着哈哈跑来开门,进门后,杨宁习惯性的把窗帘拉好,门锁上,然后看着依旧睡着的小季初。

  轻轻的捏了捏小季初的嫩脸,杨宁其实根本就没有用力,跟碰一碰没什么区别,毕竟小婴儿的皮肉最娇贵,要不是杨宁身份特殊,加上梁父梁母信任杨宁,不然的话,妇幼保健院的医生护士,绝不可能让杨宁进这屋,更别提推拿按摩了。

  依旧是握着小季初的嫩手,然后将体内的罡气导入小季初身体里,虽说先天不足,但如果真这么输送十天半月的,杨宁可以很负责的说,小季初长大后身体不但不会差,相反,还会强于正常人一个级别。

  这绝对是一个天生的战士,不管是从事体育竞技,还是习武健身,都绝对是一个资质奇佳的玉胚!

  试问,这天底下,有几个一离开娘胎,就有天罡级高手输送罡气的?

  答案是,没有!

  “小季初,干爹要走了哦。”杨宁收手后,睁开眼,他看到,小季初已经醒了,此刻正睁着双纯洁无瑕的眼睛看着他,既不哭也不闹。

  咯咯咯咯…

  看到杨宁挥手,小季初脸上浮起笑意,然后挪了挪身子,小手不时动一动:“呐…呐…呐…”

  “乖,听话,好好睡一觉,睡醒后,小季初身体会棒棒的哟。”杨宁知道小季初似想让他抱,轻轻的摸了摸小季初的嫩脸,然后,杨宁伸出手指,点在了小季初的眉心。

  手指的指心,流出了一滴血,这血迅速融入小季初体内,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。

  原本挺精神的小季初,也微微眯起眼,然后睡了过去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