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119章 1119 走起

正文_第1119章 1119 走起

  精神病?

  看着何陆手里这张绿小本,杨宁直接傻眼了,随即哭笑不得起来。·

  杨宁很清楚,何陆这家伙脑子没病,精神状态也正常,可他想不通的是,这货为嘛偏偏跑去弄一本精神病患者的证件,出门还随身带着。话说,这脑洞得多大,生活得多空虚寂寞,才能拥有这种堪称奇葩的思维高度?

  对于何陆这种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行为,杨宁表示回去后,一定要给这货狂点九十九个赞!

  为什么?

  尼玛,看看那个想要碰瓷的男人,脸上已经呈现出灰白色,就知道何陆掏出这证件威力有多大了!

  “我记得,精神病患者甭说把人打得缺胳膊断腿,就算当街杀人,应该不会判刑吧?”孙思溢当着众多围观群众的面,开始大声嘀咕起来。

  他这么一嘀咕,何陆立刻理直气壮道:“废话,我的主治医生说了,顶多就是道德谴责,不过我妈说了,如果我敢杀人放火,就要用铁链子把我锁起来,以后出门玩还得她牵着,就tm跟遛狗似的。”

  顿了顿,何陆撇嘴道:“所以,平时我出门都不带火机,也不杀人,被牵着多不自由,我比较喜欢被铁笼子关着,然后装皮卡车上,来·”

  听听,多tm有想法!

  前一句的时候,旁人听得是不住点头,同时很怀疑何陆是不是真的是个精神病。可听到后一句,五米内,除了那个碰瓷的男人,全部都没了人影,就连孙思溢也是一脸惊恐的瞪着何陆,倒不是怕这货精神病发作,而是他觉得何陆忒丢人了,为了不让自个与精神病三个字联系上,他自然也得装作不认识何陆的样子,免得成为众人眼中的异类。

  那个碰瓷的男人脸色更白了,根本无法掩饰眼中的恐惧,他眼下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远离这个精神病!

  可是,被面色渐渐变得凶煞的何陆盯着,他的腿脚都开始不听使唤了,一个劲的哆嗦。

  “你想干什么!”这碰瓷的男人尖叫道:“别过来!”

  此刻何陆确实脸色相当难看,更是愤怒,因为酒精上脑的原因,他很入戏的扮了次精神病,刚才说出的那些话,也有那么点不经大脑,一看到自个真被曲解成了精神病患者,连孙思溢这货都很不仗义的装作不认识他,还狠狠的鄙视了他一番,这让何陆恼羞成怒的同时,也直接将一肚子憋屈,转移到了这个碰瓷男人身上。

  所以,这碰瓷男人悲剧了。·

  “我的志向就是成为一名奥运健儿,在田径场上为国争光。”何陆气呼呼的扯着这碰瓷男人的一条腿:“所以,每天这个日落的傍晚时分,我就喜欢到操场上跑步,当然,每次都得有伴陪着,这次就算上你吧,走起!”

  “救命啊!”

  碰瓷男人尖叫起来,因为他发现,随着何陆喊了声走起,他的身子就开始被拉扯着动了起来,而且这个速度实在是太tm刺激了,看着迎面驶来的汽车,以及那投射来的近光灯,碰瓷男人骇得都快昏过去。

  这精神病,竟然在市区跑步,还是逆行!

  当感觉到后背火辣辣的时候,碰瓷男人更是惨叫,因为此刻的他,正被何陆拖行跑着,不是没想过挣扎,可他发现,面对一头牲口,你如果想拼力气,那绝对是自讨苦吃!

  “不行了,容我笑一下。”孙思溢愣了好半天,才蹲在地上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杨宁也有些哭笑不得,看着何陆已经拖着那碰瓷男人回来了,他不得不承认,刁民还得恶人磨,眼下,这碰瓷男人早已吓得昏死过去,何陆脑子也算清醒,没折腾出人命。

  “警察来了!”

  就在这时,一辆警车以及几个骑着摩托的交警来了,应该是刚刚群众报的警。

  “谁是车主?”其中一个交警走了过来。

  “我们接到群众举报,说疑是有精神病当街行凶,有没有这个事?”警车上,也走下来三个身材魁梧的警察。

  听着周边群众的述说,警察与交警互视一眼,都望向了停靠在路边的那辆商务车,之后,他们的目光,就转移到杨宁跟孙思溢身上。

  “先把这个精神病控制住。”交警跟一旁的警察建议。

  三个警察点了点头,看着何陆拖着碰瓷男人回来,立刻有目的性的开始接近。可还没走几步,他们就被一个人挡住了,是杨宁。

  “梁警官,好久不见了。”杨宁笑道。

  “你是?”其中一个警察疑惑道。

  “我姓杨。”杨宁背着人群,摘下了戴着的墨镜。

  仅仅看了一眼,这梁警官就露出吃惊之色,紧接着脸色微变,立刻摁着身边两个警察,朝这两个同伴微微摇头。

  “杨先生,能不能跟我说说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梁警官笑道,语气显得很客气。

  “是这样的,我开车的途中,到了减速路段,准备等红绿灯时,那个家伙就串出来碰瓷。”顿了顿,杨宁笑道:“我那个朋友喝了点酒,气不过就想要揭穿这个碰瓷的家伙,但可能是这个碰瓷的家伙太能演了吧,把我这朋友也给忽悠了,估摸着酒劲上脑了,所以死活要拉着那家伙去附近的医院。这不,我们好说好歹,才把他给劝回来。”

  “这样呀。”梁警官也懒得怀疑,朝一旁的警察道:“小曾,你立刻让队里将这条街的监控调出来,不过我记得这监控时灵时不灵的,能调多少调多少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叫小曾的警察一脸会意点头,应完后,还好奇的看了眼戴着墨镜的杨宁,似乎在猜测杨宁的身份。

  梁警官也去跟那几个交警说明了情况,这几个交警也相当识趣,都不经意看了眼肇事车辆的车牌,似乎要暗暗记下,之后才开着摩托车离开。

  很快,小曾回来了,手机里也多了一份当时拍下的场景,梁警官看了会后就不看了,笑呵呵道:“看不出来,还是个老手呀。”

  顿了顿,梁警官望向杨宁:“杨先生,你可能不知道,这个路段原本是监控的死角,我们也是上星期才安装好的设备,如果车子装有行车记录仪还好,不然的话,很多事就说不清了,这个碰瓷的人待会我们就带回局里面,看这熟门熟路的就知道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,兴许严加审问一番,还能翻出一个犯罪团伙也说不定。”

  “那梁警官,如果没其他事,我就先回去了,我这两朋友喝了不少酒,这不,我专程跑来给他们当司机的。”杨宁笑道。

  “那就不打扰杨先生了。”梁警官笑眯眯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