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118章 1118 碰瓷的?

正文_第1118章 1118 碰瓷的?

  在经过一阵鸡飞狗跳后,当郑卓权再次回到镜头前时,杨宁、何陆跟孙思溢,都震惊了。·

  “妈蛋!郑卓权,你老实告诉我,你是不是把楼下的杂货店给打劫了?”

  看着郑卓权面前大包小包都快堆成小山的零食,以及一箱啤酒,何陆忍不住爆粗了:“还是说,你把看店的小姑娘给那啥了?天啊,这才多久呀,你不会就是传说中的一夜七秒郎吧!”

  “呸!”

  郑卓权气呼呼的指着何陆:“搞田径老子干不过你,认了,可那方面,老子比你有经验,时间也比你长!”

  何陆嘿嘿笑了笑,一边拨着花生壳,一边嚼着嘴里的东坡肉,含糊不清道:“你这算是挑战我了?可以,等你回来,拉你去操场好好练练。”

  “一言为定!谁不去,谁tm是孙…”郑卓权话没说完,脸色猛地一变。

  “好!谁不去谁孙子!”何陆拍着桌子大笑起来:“老大,猴子,你们都听到了,到时候敢耍赖,他就是孙子!”

  “王八蛋,你敢给我使绊子!”郑卓权脸色变得相当难看:“去就去,还怕你不成!”

  “行了,你们也少闹腾,这一路吵吵闹闹的也差不多了,都适可而止点。”杨宁笑道:“我不反对互相损损培养感情,但凡事都得有个度,不然就可能出反效果。·”

  “好,我听老大的。”何陆立刻点头。

  “算了,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你了,你什么德性我还不清楚?换做其他人,早一拖鞋拍死了。”镜头前,郑卓权也点头,然后用牙齿咬开啤酒瓶的瓶盖,大声道:“来,干一杯,估计暑假后才能回学校了,到时候,咱们四个再好好聚一次。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杨宁点头,他是最有说这话资格的,毕竟这铁四角里,只有他是神出鬼没的类型,哪怕是孙思溢,一个月,也有一半时间在华海。

  跟郑卓权同一个宿舍的眼镜男,看似在玩游戏打排位,可实际上,他的目光一直偷望郑卓权,当郑卓权哐当一声倒在地上时,他忍不住嘀咕道:“神人呀,视频猜拳,最后还把自己喝趴下,郑同学果然不简单。”

  当然,这货也没有继续看热闹,很热心的就把郑卓权扶到床上躺着了,还帮忙关掉电脑。

  至于杨宁这边,何陆跟孙思溢的情况也很糟糕,杨宁也稍稍有那么点醉意,看着脚步晃晃悠悠走着的何陆跟孙思溢,杨宁有些哭笑不得,他先是跑到前台结账,然后才好说好歹的把这两个醉货哄上车。

  启动车子,杨宁开着车驶上马路,尽管喝了些酒,但这点酒精,还不足以让一个精力属性爆棚的人困扰。·

  当车子行驶到一道相对热闹的街道时,眼看着即将达到红绿灯,杨宁开始减缓车速,可就在这时,一个人影跑了出来,然后,就如同那些斩获影帝奖杯的演员一样,惨叫一声,接着就软倒在地。

  “老大,哈哈,你看看,前面那个人比我们喝得还醉,直接睡马路上了。”何陆醉眼惺忪的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醉酒?

  杨宁无语的看了眼何陆,忍不住道:“你醉他都没醉,你信不信?”

  “不信。”何陆大大咧咧摇头:“他如果不醉,那干嘛好端端的躺马路睡觉呀。”

  “知道什么叫碰瓷吗?”杨宁哭笑不得道。

  “碰瓷?谁碰瓷了?嘿,老大,走,带我去看看,我立刻发朋友圈。”何陆忽然一惊一乍的叫了起来。

  杨宁没好奇的瞪了眼何陆,摇头道:“自然是下面那家伙碰瓷了。”

  “谁这么倒霉呀?依我看,那家伙没准出门就没看黄历,哈哈,竟然遇到个碰瓷的,你说衰不衰?”

  “就是呀,我想呀,这被碰瓷的家伙,肯定是倒霉到家了,我要是他,搞不好以后开车都有阴影了。也不知道那家伙装没装行车记录仪,要是没装的话,嘿嘿,那乐子可就大了。”

  孙思溢跟何陆你一言我一语说着,丝毫没看到,杨宁脸都黑了一大片。

  “应该没装行车记录仪,而且,开车的司机还喝了酒。”杨宁不阴不阳道。

  “那死定了,没救了,这碰瓷的真tm走运,不但摊上个没行车记录仪的,还涉嫌酒驾,待会警察来了,他不冤都没人信,求阴暗面积!”

  何陆立刻来精神了,立刻掏出手机,兴奋道:“老大,快告诉我,那倒霉司机在哪?我得好好给他拍张正脸,让朋友圈里的人也乐呵乐呵。”

  “那拍吧,对,镜头对着我,拍好点,清楚点。”杨宁气笑了,指着自己的头,笑盈盈的看着何陆。

  “老大,别开玩笑了,拍你干嘛呀,你又不是挨碰瓷的倒霉蛋。”

  何陆笑呵呵的摆手,这一刻,他依旧酒精上脑,笑得很猥琐。

  “很抱歉,我还真就是那个倒霉蛋。”杨宁脸上的笑意更浓。

  何陆眼珠子睁得大大的,他看了看车头渐渐聚来的人,又看了看一脸笑容的杨宁,忽然打了个冷颤,因为他觉得似乎车子的气温骤降,但很快,他忽然大手一拍,这巴掌直接抽在孙思溢的脸上,疼得孙思溢惨叫一声,原本醉醺醺的样子,也被这巴掌抽得清醒不少了。

  “卧槽,我们被人碰瓷了?”何陆当场就怒了,吼道:“王八蛋,敢碰何爷爷的瓷,何爷爷这就下车收拾这丫的!”

  说完,何陆就打开车门,直接冲了下去。

  孙思溢捂着脸,气急败坏的看着何陆的背影,似乎觉得很憋屈,最后将这一股愤怒,转移到了碰瓷者身上,边开车门边骂道:“该死的,不是想挨撞吗?既然演戏,就得演像点,好歹得缺胳膊断腿吧,不然医生来了,也不好做伤残鉴定呀!”

  看着这两个坑货气呼呼下车找碰瓷者理论,杨宁也是一个头两个大,但他并不急于下车,反而是闭上眼,利用体内的罡气,清洗了一下五脏六腑的酒气。

  当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,他的眼睛不再红肿,神色自然,任谁看了,都绝不会联想到,他开车前喝过酒,更涉及那什么酒驾。

  “哎呀,打人了!他们撞了人,还打人!”面对孙思溢跟何陆的恐吓叫骂,碰瓷的男人哭爹喊娘。

  “卧槽,我还没打你,你竟然敢诬陷我!”何陆气得跺脚,此刻的他,直接抡起袖子,打算动手了:“不是说我打人吗?行,今儿我就狠狠打你一顿,起码断条腿!不然的话,你都不好意思找医院要伤残鉴定!”

  “你想干什么?”碰瓷的男人脸上出现慌乱:“你不怕警察来了把你给抓了吗?”

  “干什么?”何陆嘿嘿笑了起来:“我身上带着精神病患者的证件,我怕什么?”

 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没忽悠人,何陆竟然真从兜里摸出一本小小的深绿证件:“看到没?精神病重度患者,患有严重的幻觉、遐想,有暴力倾向,以及被害妄想症。”

  “妈呀!”看到何陆手中的证件,碰瓷的男人眼珠子都瞪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