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116章 1116 认可

正文_第1116章 1116 认可

  “阿姨,这是我妈。·”杨宁先是给梁母介绍宁国钰,然后又指了指一旁的华惜芸:“她是我女朋友。”

  “你们好。”

  对于杨宁的亲眷,梁母表现得相当友善,立刻笑盈盈的跟宁国钰闲聊起来,一开始只是讨论小季初,渐渐的,就发展到了厨艺切磋,甚至还翻出了二十多年前追的民族歌曲。

  总而言之,两人有着很多共同话语。

  “他没跟你说过自己的家庭吗?”聊着聊着,话题终于回到了成是非这边,面对梁母脸上的茫然之色,宁国钰若有所思道:“看来,是非没跟你女儿透底。”

  梁母露出不解之色,皱眉道:“他不是那啥辉业集团的市场部经理吗?阿慧是这么跟我说的,难道他还有其他身份?”

  顿了顿,梁母惊讶道:“天啊,该不会他有黑社会背景吧?还是以前犯过法坐过牢?”

  “没有没有。”对于梁母的脑洞大开,宁国钰也有些哭笑不得,摆手道:“是非这孩子很干净的。”

  “干净有什么用?关键是人得老实呀,你说说看,跟阿慧连孩子都有了,还背地里跑去勾搭其他女人,我这做母亲的不求什么,含辛茹苦的把女儿拉扯大,也就图女儿能找个可靠的男人过下半生,这要求不过份吧?”梁母摇头。·

  “不过份,一点都不过份。”宁国钰点头道:“我相信,待会是非就会跟你透底了。”说完,宁国钰抬起头,朝电梯的方向瞥了眼。

  梁母也不愚笨,也听得懂宁国钰的话里有话,她也望向电梯处,只不过,脸上却有些不自然,似乎并没有放下对成是非的成见。

  与此同时,楼顶处,成是非推着轮椅车站定,他并没有说话,而是跟老爷子一样,望着远方。

  “是非,记得爷爷以前跟你讲过的那些话吗?”老爷子忽然道。

  “记得。”成是非点头道:“一直不敢忘,小时候,爷爷每一次的敦敦教导,我都记在心里。”

  “光记得有什么用?”老爷子摇头:“可你去做了吗?认真去反思过吗?”

  顿了顿,老爷子又道:“小时候,你很叛逆,哪怕是不顾家里的反对辍学,选择离开家族独自经商,爷爷可曾骂过你,阻过你?”

  “没有。”成是非叹道。

  “当初,你经营不善,致使资金链断层,公司内部更是人心惶惶,快到了分崩离析的境地时,你却始终坚持不找家族帮忙。看到你每天为了寻求资金求银行那些人,又或者放下尊严去找你那些所谓的商业伙伴,爷爷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。”

  老爷子沉声道:“知道吗?只要你开口,爷爷岂会不拨出资金给你周转?爷爷也知道,你大伯为了这事,偷偷找过你好几次,可你依旧倔得跟驴似的,认为这是你的事,与家族无关。·小时候,你很听话,可长大了,却渐渐背离了爷爷昔日的期许,但是,爷爷可曾说过你半点?”

  “没有。”成是非的眼眶微微泛红。

  “但你知不知道,为何爷爷一反常态,不顾你的意愿,搀和到你的婚姻大事?”老爷子话锋一转。

  “爷爷是担心我找的对象,是看中我的身份,我的钱?”成是非问道。

  “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。”老爷子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:“婚姻不可儿戏,爷爷可以纵容你的年轻叛逆,也可以包容你的倔强不屈,因为前者是你人生必须要走的过程,没有这段人生,等老了就会遗憾,爷爷昔日这么做过,能理解你当时的心情,更认同你的做法。”

  “后者,是你让爷爷看到你的担当,让爷爷看到你能够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里生存,爷爷放心,哪怕明天撒手人寰,爷爷也不需要担心死了以后,让咱们成家家道中落,在你身上,爷爷可以坚定不移的说,去他娘蛋的富不过三,我成英利打下来的江山,绝不会葬送在不孝子孙手上!”

  老爷子忽然笑了起来,笑得很开心。

  半晌,他的语气又变得低沉下来:“可是,爷爷却不能坐视你的婚约不管,成家容易养家难,你与那个女人,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,倒不是说爷爷歧视穷人,要知道当初爷爷也是白手起家一步一步闯出来的。可时代不一样了,试问,这个年代,还有多少人能做到同甘共苦?没有那充满辛酸的酸甜苦辣,又怎么换得来丰收后的相容以沫?远的不说,就说咱们成家认识的那些人,像这种从小成长环境就有着差异性的家庭,有几个是走到最后的?”

  “爷爷,你仍然想要阻止我?”成是非脸色微变。

  老爷子没有说话,只是自顾自的转动轮椅,直视着成是非:“你觉得,爷爷能阻止你吗?”

  能?

  不能?

  看似选择权在自个手上,但成是非很清楚,他没有丝毫选择的余地。

  不禁露出苦涩的笑容,成是非低着头,默然不语。

  “罢了。”成老爷子轻轻拍了拍成是非的手,叹道:“等她身体养好了,带她回趟家,让爷爷看看吧。”

  “爷爷,你同意了?”成是非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。

  “只是不希望你为难。”成老爷子沉吟道:“希望你能拿出当初那份执着与勇气,人生,并不仅仅只局限在事业上,懂得经营自己的家庭,才能够圆满。”

  说完,成老爷子从兜里掏出一本红色的存折,递给成是非。

  成是非接过后,有些不解的展开,发现存折上面,仅仅只有一百块的存款。

  “这是爷爷送给季初的,替爷爷保管好。”成老爷子缓缓道:“答应爷爷一件事,不管是你跟她之间,还是你们的孩子季初,只要遇到开心的事,就往存折里存一笔钱,然后在一旁写下为什么开心。”

  尽管没弄懂成老爷子为何有这想法,但成是非没多想就同意下来,更是笑道:“看来,我今天就得去存一笔钱了。因为爷爷认可了季初,更得庆祝我有了个乖巧的儿子。”

  “回去吧。”成老爷子望着成是非,良久,他的脸上,浮起了一抹浅浅的笑容。

  事实上,成是非并没有意识到,今日老爷子交给他的这本存折,在未来有着多重要的深意。

  七年后,成是非与梁慧出现了很严重的家庭矛盾,一度闹到要离婚的地步,可当时,他的大伯却送来一封书信,说是老爷子生前交给他的,当成是非展开信后,发现老爷子在信上只写了一句话,让他去银行把存折的钱取出来花掉。

  当天成是非就跑去取钱,在等待的时候,打开存折,看到了上面记录着的他与梁慧,以及小季初的点点滴滴,最后,他回到家,把存折给了梁慧,让梁慧去取钱。

  最后的结果一样,梁慧也没有把钱取出来,反而在银行即将关门前,成是非与梁慧,带着已经上小学的成季初,一同进入银行,而且还存了一笔钱。并且,还连夜前往老爷子的墓前,说了声,谢谢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