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114章 1114 成老爷子

正文_第1114章 1114 成老爷子

  “小婴儿很有精神嘛。”

  透过玻璃窗,大家都能清楚的看到,成是非跟梁慧的小孩,正眯着眼,不时的扭动身体,看上去像是在婴儿床上玩耍。

  宁国钰笑呵呵道:“别的小孩刚生出来,基本都在瞌睡,偶尔醒来,也很少动,这小娃娃了不得呀。”

  成是非尽管没说什么,但脸上的笑容,还是代表着他的心思,开心,相当的开心。

  “起名字了没有?”宁国钰问了句。

  “还没有。”成是非摇了摇头,忽然道:“要不阿姨您给他起个名吧?”

  “我可没这本事。”宁国钰笑着摇了摇头,不等成是非露出失望之色,就指了指一旁的杨宁:“说起来,小孩跟阿宁挺有缘的,他又是高考状元,要不让他帮你家小孩取个名字?”

  “行呀。”成是非右手握拳,敲打着左手,立刻笑眯眯看着杨宁:“差点把你给忘了,杨宁,老哥这孩子,以后就认你当干爹了,你可得给他取个好听点的名字。”

  “你看季初如何?”杨宁笑道。

  “季初…季初…季初…”所谓重要的事得重复三遍,成是非默默念叨后,忽然点头:“成季初,这名字好,我喜欢。”

  宁国钰没好奇的白了眼杨宁,然后道:“是非,取名字这事是小孩一辈子的大事,不能光念着好听就行,还是得找人帮忙算算。”

  成是非张了张嘴,他不是老一辈的封建思想,对于这玩意也谈不上讲究。但他还没开口,杨宁就点头道:“我也这么认为,为了小孩一辈子能平平安安,让人给测一测,也是有必要的。”

  见杨宁神色很认真,成是非也没再坚持,立刻掏出电话,事实上,他确实认识几个风水大师,所以就把小孩的生辰,还有杨宁给取的名字一并发了过去。

  在等待结果的这个期间,杨宁进入温房,把窗帘拉好,顺带着把门锁上后,就开始给小婴儿输送罡气。

  嘎嘎嘎…

  大概十分钟后,杨宁额头见汗的抬起手,恰巧这时,小婴儿竟然睁开眼睛,好奇的看着杨宁,然后就笑出声来。

  “真乖。”杨宁轻轻摸了摸小婴儿的小脸。

  随即,他将窗帘拉开,并且打开门。

  “呀,小季初竟然醒了呀,还望我们了。”宁国钰一脸的欢喜,同时,目光还有意无意的在杨宁与华惜芸身上瞥。

  杨宁自然看得懂这亲妈脑子里在想什么,当下撇过头去,坐在休息椅上不说话。

  至于华惜芸,则是一脸绯红,低着头,同样不敢吱声。她也瞬间反应过来,是准婆婆盼着抱孙子了。

  “以后小崽子就叫季初了,那边给算过了,都说好。当然,他们也说,还有比这更好的名字,不过我没要。”成是非不知从哪摸出一瓶饮料,并递给杨宁。

  “那就好。”杨宁笑着点头:“等晚点还得给小季初按摩一下,对了,嫂子身体如何了?今天怎么没在那边陪嫂子?”

  “你也知道,我那位丈母娘不怎么待见我,她一跑那边,我就得屁颠屁颠往这边躲了。”成是非哭笑不得道。

  “昨天我跟阿姨聊过,她好像不太清楚你家的情况。”杨宁皱眉道:“难道你没跟嫂子家交代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成是非摇了摇头:“身份这种东西,真不值得显摆,而且我也不希望跟阿慧的感情中,出现一些我不确定的成份。”

  “你还真够小心的。”杨宁撇嘴:“不就担心嫂子喜欢你的钱嘛。”

  “不要拿我跟你比。”成是非看了眼华惜芸,然后道:“从小就有个门当户对的青梅竹马,那边还有一大群红颜知己,你就少来磕碜我了。”

  杨宁很鄙视的看了眼成是非,这货同样不服气的还了一眼,两人立刻大眼瞪小眼起来,可很快,忽然都仰头哈哈大笑。

  “还是那句话,老哥这辈子欠你的人情,随时可以来取。”成是非一脸严肃道。

  杨宁点了点头,然后道:“成哥,你打算什么时候给嫂子交代?”

  “不知道,现在我还瞒着家里面,如果让家里的老爷子知道,我在外面已经…”

  成是非话还没说完,身后就传来一道不冷不热的质问声:“你这是打算瞒我多久呢?”

  “爷爷!”

  近乎条件反射的转过身,成是非不可思议的看着坐在轮椅上,被他大伯成维庸推着过来的老人。

  老人仅仅是瞥了眼成是非后,就将目光转移到杨宁身上,上下打量许久,点头道:“你就是杨清照的孙子吧?”

  “是的,成爷爷。”杨宁站了起来,很恭敬的点了点头。

  过年那会,杨宁也从杨清照嘴里听到过关于成老爷子的事迹,别看他是商界的老一辈人,但事实上,抗战时期打鬼子那会,他作为一名留学生,不顾家里面的反对,毅然卖掉了家里的值钱物,然后购买了一些枪支弹药,当起了抗击鬼子的好汉。

  后来,还加入了红兵,屡立战功,杨清照提到过,要不是眼前这位成老爷子在解放后卸甲归田,回老家经商,那么如今京城四大家族,就应该没宋家跟孔家的事了。

  “很好,经常听老战友们提起你,杨清照生了个好孙子呀。”老人点了点头,笑道:“比我家这个不成器的小子强多了,都三十岁的人了,还这么不务正业。”

  成是非脸上有些尴尬,倒是成维庸不时朝杨宁使眼色,似乎在说,还记不记得他。

  “成伯伯好。”杨宁笑道。

  “哎呀,上次南湖一别,真没想到,当日最耀眼的鉴石师傅,竟然是杨老的孙子。”成维庸笑道:“以后可得多来我们家逛逛,别生分了,你爷爷跟我爸,在打仗那会,可是有着过命的交情呀。”

  “好的,成伯伯。”杨宁点头。

  “是成伯伯吧?”就在这时,宁国钰笑着走了过来。

  “你是…”成老爷子看了会宁国钰,似乎觉得挺面生的,好在成维庸附在耳旁提醒,才笑着拍大腿:“是国钰吧,了不得呀,天赐那孩子因为你的帮助,如今事业是大展宏图,我那些老朋友对你赞不绝口,都说天赐娶了个好媳妇。”

  “被成伯伯这么一夸,我都觉得脸红了。”宁国钰笑了笑,然后拉着华惜芸走上前来:“惜芸,这是你成爷爷,跟你爷爷也是老战友。”

  “成爷爷好。”华惜芸乖巧的笑道。

  “你是…”成老爷子再次茫然,而同样的,成维庸这一刻也是一头雾水。

  “成爷爷,我姓华,来自京城。”华惜芸解释道。

  “姓华?”成老爷子露出惊讶之色:“莫非,你就是庆年的孙女?”

  “是的,成爷爷。”华惜芸笑着点头。

  “好呀,真好呀。”成老爷子似乎陷入到追忆当中,良久,他点头道:“待会咱们好好吃顿饭,我让维庸去安排包厢,现在嘛,我要好好看一看是非生的这个孩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