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109章 1109 妇幼保健院

正文_第1109章 1109 妇幼保健院

  “贝贝,刚刚的事你都忘了?”

  在一家还没打烊的面包店里买了几个小馒头,以及一瓶果汁,杨宁就带着贝贝坐在一处歇脚的石凳上。看·

  对于杨宁的问题,原本还跟小不点大眼瞪小眼的贝贝,立刻抬起头,稚嫩的小脸蛋满是困惑:“哥哥是说之前在游乐场玩吗?好好玩呀,贝贝还想去。”

  看着贝贝一脸天真烂漫的样子,杨宁忽然想起先前贝贝的那句话——贝贝宁可自己忘记叔叔,也不愿意让叔叔忘记贝贝。

  “看来,问题就出在先前那一小片火苗上。”杨宁捏着下巴。

  小不点任由贝贝捏着抱着,一点都不反感,相反还很舒服似的,这换做其他人,恐怕早被小不点张牙舞爪咬了。

  当然,对于贝贝不时递过来的馒头屑,小不点是浑然不在意,它只会眼巴巴的望向杨宁。看到这小家伙又开始装萌扮可怜了,杨宁总会又好气又好笑,然后在小不点喜悦的目光下,掏出一块小宝石。

  眼下,杨宁抱着贝贝,贝贝又抱着小不点,继续行走在安静的月下,走着走着,杨宁正打算叫辆车,忽然,贝贝忽然道:“哥哥,白天那个大姐姐在那,我听到她喊疼。”

  大姐姐?

  杨宁一脸不解的抬起头,很快,一行字映入眼帘——华海市妇幼保健院。·

  “贝贝说得应该是梁慧学姐。”杨宁笑了笑,然后道:“走,哥哥带贝贝去找姐姐玩,顺带看看姐姐肚子里的小孩,好不好?”

  “好。”贝贝甜甜的笑了起来。

  小不点睁着双好奇的眼睛,看了看贝贝,又看了看杨宁,然后晃了晃小脑袋,先是跑出贝贝的搂抱,然后迅速的爬到杨宁肩膀上。

  杨宁将贝贝放了下来,牵着她往里面走,值班的门卫对于杨宁倒是没太在意,毕竟牵着个小女孩,加上穿戴又很讲究,他觉得杨宁应该是妇幼保健院某个临盆妈妈的丈夫。

  如今国家开放二胎政策,经常有像杨宁这种牵着个几岁大小孩的奶爸进进出出,一般对于这种人,门卫很少过问。

  展开的扫描,杨宁很快就找到了梁慧临盆的手术室,手术室外,梁父跟梁母一脸着急的来回踱步,见到杨宁出现,梁父跟梁母都显得很意外。

  “小伙子,多谢你了!”

  梁母立刻迎了上来,握着杨宁的手,眼睛都湿润了:“要不是你提醒,恐怕阿慧肚子里的孩子就要出事了,今天医生给阿慧做了诊断,发现确实有着很明显的早产症状,而医院也及时做好了安排,还派了两名护士贴身跟随,等阿慧肚子里的孩子出世。·”

  顿了顿,梁母又道:“医院还说了,这次准备充足,危险发生的可能性能控制很低,孩子的存活率也不用太担心。总之,小伙子,你是我们家的恩人呀!白天阿姨还怀疑你,太对不起了,阿姨这给你道歉!”

  说完,梁母就做出要跪下的举动,吓得杨宁赶紧扶着。

  “阿姨,别这样,先起来。”

  “我说阿珍呀,你别这么古板呀,不然小伙子都让你给吓跑了。”梁父也在旁拖拉着。

  好不容易稳住了梁母的激动情绪,杨宁这才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梁父梁母闲聊起来,目的嘛,也是为了分散他们的注意力,免得太过紧张焦虑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不知怎的,就聊到了把梁慧肚子弄大的男人身上,可这个话题一出现,不管是梁父,还是热情的梁母,都当即转移话题,显然不愿意针对这个话题深谈。

  杨宁疑惑的皱了皱眉,人家不说,他也不方便问。

  “你怎么还有脸到这!给我滚!”

  杨宁带着贝贝上了趟厕所,刚回来,就听到梁母情绪激动的在那喊着。旁边,还站着几个劝说的护士。

  “阿姨,我…”

  一个男人正无奈的擦拭着眼镜,当再次戴上时,原本脸色透着无奈的他,忽然愣住了。因为,他也看到了杨宁。

  “你…”

  “你…”

  杨宁牵着贝贝朝这男人走去,而这男人,也不再理会梁父跟梁母。

  “杨宁?”

  “成哥?”

  忽然,杨宁与这男人哈哈大笑起来,并且拥抱了一下,并拍打各自的肩膀。

 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,正是华海三公子之一的成是非!

  看了看梁父梁母错愣中透着恼怒的脸色,又看了看成是非脸上的尴尬,杨宁忽然指着手术室的大门,难以置信道:“成哥,该不会梁慧学姐就是**子吧?”

  “咳咳咳…是…是呀…”成是非点了点头,但面对梁母愤怒的目光,多少有些尴尬跟不自然。

  “我绝不会把女儿嫁给你!”梁母愤怒的瞪着成是非:“你这个虚情假意的王八蛋,阿慧是倒了八辈子霉,才会信你这种言而无信的男人,你个孬种,给老娘滚远点,不准你打扰阿慧的生活!”

  “阿姨…我…”成是非一脸无奈,眼下的他,看上去颇有那么点百口莫辩。

  “少在这假惺惺的装腔作势,告诉你,我不吃你这套!”梁母伸出手指,都快戳到成是非的鼻梁了:“留着你这套去哄那些学生妹吧,你这种玩弄感情的陈世美!”

  “阿姨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”杨宁也被眼前这一幕弄得稀里糊涂的。

  对于杨宁,梁母稍稍脸色好了点,摇头道:“小伙子,这是我的家事,你就不用管了。”

  说完,梁母再次瞪向成是非:“你走不走,不走的话,我就拿扫把赶你走了!”

  “阿姨!”

  成是非忽然一惊一乍起来,梁母也被他这一扯嗓子的行为,吓得愣了好几秒,还下意识的退了一大步。至于梁父,更是跑到前了,一脸戒备的看着成是非,似乎担心这小子恼羞成怒,然后逞凶打人。

  不过,成是非却忽然双膝跪下,咚的一声,相当响,显然,这一跪,力道着实不小。

  “阿姨,以前千般错误都怪我,阿慧是我深爱的女人,眼下这个节骨眼,您就让我留在这吧,我保证,等手术结束后,如果阿姨您还是不待见我,我离开就是了。现在,就让我在这陪着阿慧,好吗?”成是非抬起头,望着梁母。

  “我说阿珍,要不就让是非留下来吧,你看,闹下去,也让大家看笑话。”梁父在旁劝着。

  “阿姨,成哥人其实挺好的,我也不清楚你们有什么误会,也不便打听,不过,我能感觉得出,成哥是发自内心的想要留下来,在这里为手术室的梁慧学姐打气加油,俗话说患难见真情,我相信,成哥的心是热的。”杨宁也劝道。

  “哼!”

  梁母冷冷的瞪了眼成是非后,就气呼呼的扭头就走,看也不看成是非。

  不过,她这个举动,似乎也默认了成是非留下。

  “成哥,起来吧,看阿姨的样子,是同意你留下了。”杨宁笑着将成是非扶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