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087章 1087 人生价值

正文_第1087章 1087 人生价值

  “齐爷爷,这些都是您的作品?”

  在齐飞鸿的邀请下,杨宁跟华惜芸来到了他的宅子,相比较杨家与华家,齐飞鸿的居所相对窄了不少,就连后面的庭院也不宽敞,如果杨家跟华家那种算得上是一个大花园,那么齐飞鸿的庭院,顶多算个能栽花的小园子。WW·

  看着墙壁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画,杨宁眼睛一亮,因为这里绝大多数都散发着微弱的绿光,更有几幅,已经达到了优异品质!

  这完全就是凭着技术,而不是年岁熬出来的优异品质!可想而知,齐飞鸿的绘画水准,如何的惊人!

  齐飞鸿还没开口,华惜芸就笑眯眯解释道:“都是齐爷爷的画作,不过这些都不是他最好的作品,好的作品,都存放在书房里。”

  说完,华惜芸就去粘着齐飞鸿道:“齐爷爷,您就让我们去一趟书房吧,看看您的那些佳作。”

  “你呀,都快嫁人了,还跟以前一样。”齐飞鸿笑呵呵道,语气透着点调侃。

  华惜芸被齐飞鸿这么一说,小脸顿时红了些,似乎有些害羞吧,立刻转身,朝着某个紧锁着的房门跑去了。

  “哟,这么多年了,你还知道我把钥匙藏在那呀?”看到华惜芸驾轻熟路的从一个柜子里取出把钥匙,齐飞鸿一脸笑眯眯的。·

  “那是齐爷爷您嫌麻烦,不愿意换地方。”华惜芸一边笑着说,一边打开房门。

  吱的一声,只见房门被推开,杨宁扶着齐飞鸿进入房间,定睛一看,里面并没有想象中的凌乱,反而收拾得井井有条,连桌面上的灰尘都找不到。

  “看,这些就是齐爷爷的作品了。”华惜芸打开抽屉,从里面搬出七八幅卷好的画作。

  杨宁眼睛一亮,因为这些画作,都散发出浓郁的青绿色泽,每一件的估值,都达到了几十万,甚至上百万。

  “齐爷爷,能不能跟您商量个事?”杨宁忽然道。

  “小杨,你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就行。”齐飞鸿一边看着被华惜芸展开的画作,露出追忆怀念,一边笑着点头。

  “是这样的,我打算办一间私人性质的博物馆,不过您也知道,博物馆最核心的东西,就是供游客欣赏的作品,我目前很缺这些。”杨宁尴尬的笑了笑,这确实是临时起意,而且他与齐飞鸿的关系只能算是萍水之交,冒然提出这个请求,实在有些不自然。

  一听是这事,齐飞鸿并没有流露出不快,相反,还哈哈大笑道:“原来你说的是这事呀,没问题,我这些画值不了几个钱,都是一些灵心之作,勉强算满意吧,如果你看得上,认为放在你的博物馆不丢人,那么拿去就行。·”

  “齐爷爷,您这些画可都是珍品呀,比很多大师画得还要好。”杨宁很严肃的纠正道。

  齐飞鸿朝杨宁笑了笑,然后道:“小杨呀,你不需要刻意的夸我这些画好,其实嘛…”

  “齐爷爷。”这时,华惜芸笑着走了过来:“能被他认可的画作可不多哟,他眼光毒着呢,昨天还弄了一幅国宝回来,别人都不识货,他就看了一眼。”

  “真的?国宝?”齐飞鸿立刻来了兴趣。

  华惜芸笑着解释了昨天在王府大酒店举办的义拍,重点提到了那幅画,这让齐飞鸿兴致盎然,不时欲言又止。

  杨宁跟华惜芸自然看出这位老人的心思,都不需要齐飞鸿开口,就说邀请齐飞鸿去华家,参观那幅珍宝。

  “好,好,好!”

  看着眼前这幅画,感受着上面词句的意境,齐飞鸿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:“真没想到,世间还有这等奇人,如果能早早流传,说不准,今时今日的艺术界,早已翻天覆地了。”

  顿了顿,齐飞鸿赞道:“这简直就是鬼斧神工呀。”说完,他指着被华惜芸小心翼翼合上的画作,忍不住问道:“小杨,这幅画也会放到你那个博物馆吗?”

  “当然,而且还是压箱底的镇馆之宝。”杨宁笑着点头。

  “哎呀,那我那些画作岂不是不能摆出去了,这会让人看笑话的。”齐飞鸿感慨的摇了摇头。

  “齐爷爷,您千万不要妄自菲薄,您的作品,很优秀,放到市面上,最差的也能卖出上百万。”杨宁很认真道。

  “是吗?真的呀,真能卖上百万?”

  齐飞鸿显然被杨宁的话说懵了,倒不是他在乎钱,而是没想到,他的那些作品,竟能拥有这等价值。在他看来,价值的大小,直接衡量了他的画作水准。

  一旁的华惜芸也有些惊讶,显然也没想到,杨宁竟断定齐飞鸿那几幅画具有这么高的价值,她选择相信杨宁,因为她很清楚,杨宁不需要在这种问题上哄骗齐飞鸿,更没有必要去刻意讨好。

  这也是因为杨宁本身的实力、地位。

  看着面前摆放的那几幅出自他手笔的作品,齐飞鸿沉吟片刻,像是有了决定似的,认真道:“小杨,距离你博物馆开业,还有多久?”

  “伍哥说了,考虑到工程量巨大,整个工程要分为三期进行。而第一期结束后,就能先行开张,进入试营阶段,大概工期要一年左右。”杨宁思索道。

  “一年…”

  齐飞鸿呢喃着,半晌,他点头道:“这样,我争取在这一年内,多绘一些满意的作品,只要你不嫌弃就好。”

  “谢谢齐爷爷,我怎么可能嫌弃您的作品,到时候,我一定为您单独安排一处画廊,让您的作品,获得海内外的认同。”杨宁认真道。

  齐飞鸿离开了,带着一腔的热情,这一刻的他,像是忽然年轻了十几岁似的,他本就是一个古稀老人,一生孤孤单单,也早早的断了续弦的想法,生活对他来说,早已不是全部,以前的他,更多的是醉心书画,颐养天年,等待死亡。

  可如今,他的人生终于再次有了目标,这一刻,他无比开心,心境,也如同一个贪玩的孩童。

  “谢谢。”看着齐飞鸿神采奕奕的眼神,华惜芸回来后,拉住了杨宁的手。

  “跟我还说什么谢谢,芸姐,我们是一家人。”杨宁轻轻抱住了华惜芸。

  “恩,一家人,以后,我再也不说了。”华惜芸眼眶泛红,她也伸出手,抱住了杨宁。

  此刻,客厅里很安静,两人也不说话,都在感受着对方的心跳,享受着这一刻的静谧。

  “哎哟,马勒个屯的,宝爷我…咳…我,我不是有意的,我什么都没看见,你们继续…”

  华宝山的声音很不合时宜的响起,也打破了杨宁与华惜芸保持的心有灵犀。

  华惜芸略显羞涩的挣脱出杨宁的怀抱,然后,指着华宝山,喊道:“回来!立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