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086章 1086 故事

正文_第1086章 1086 故事

  “呀,这都是你画的?”

  华惜芸悄悄走进杨宁的房间,如今他俩的关系彻底明朗化,即便是进出各自的房间,也无需担心旁人的闲言碎语。·

  看着一地的稿纸,还有被揉成团扔到垃圾桶的废纸,华惜芸弯下腰,拾起一张稿纸,仅仅看了会,脸上就浮起新鲜感。

  “你画的这些都是什么呀?感觉建筑风格好奇怪,既有中古时期的欧式风,又充斥着一些幻想色彩,感觉跟神话电影里的场景差不多。”

  华惜芸放下这张纸,然后轻轻搂住杨宁的脖子,轻声道:“该不会是打算设计一款网络游戏,或者拍电影吧?”

  “你猜?”杨宁放下手中笔纸,然后握着华惜芸的柔荑,笑道:“芸姐,难得有一个午休,干嘛不多休息点?”

  “想你了。”华惜芸轻声道,她发现,自己说这些话愈发自然,没有了当初的那种羞态。

  杨宁松开华惜芸的柔荑,然后站起身,轻笑道:“我们出去散散步吧,正好天气还不错。”说完,他瞄了眼窗外。

  “恩。”对于杨宁的要求,华惜芸欣然同意,两人手牵着手,离开了这幢公寓,漫步在清泉中心的花圃。

  “是齐爷爷。”

  走着走着,忽然,华惜芸发出一声轻咦,然后道:“齐爷爷是我的老师,从小我就跟着他学画画。·”

  “难怪你画得那么好,走,过去看看。”

  齐飞鸿,在建国前,凭借一腔精忠报国的热血,不畏生死,屡立战功,只可惜中年时儿子忽患重病撒手人寰,落得个白发人送黑发人,老伴也因为儿子的死郁郁而终,当时国家考虑到齐飞鸿的生平,以及当时的实际情况,破例让他住进了清泉中心。

  从位子退下来后,齐飞鸿就孤身寡人,平时很少跟别人接触,寄情于诗画,常有佳作出现,这也多了一些志同道合的友人。

  “齐爷爷好。”

  “齐爷爷好。”

  杨宁跟华惜芸笑着走来,齐飞鸿停下笔,转过头笑道:“是惜芸呀,真巧,你也出来散步。”

  说完,齐飞鸿望向牵着华惜芸柔荑的杨宁,挑了挑鼻梁的老花镜,目光透着点审视味。

  半晌,齐飞鸿点了点头:“一表人才,你就是杨家的那个小子吧?”

  “是的,齐爷爷,我叫杨宁。”杨宁点点头,他也听过齐飞鸿的事迹,对这个老人也相当尊重,毕竟,如果不是齐飞鸿不擅于溜须拍马,跟上面搞关系,那么当时他坐的位子,绝不可能仅仅止步于高不成低不就。

  “齐爷爷,这是您画的呀?”

  华惜芸走到齐飞鸿的画前,这幅画已经接近完成,是一个古代女子的曼妙背影,在一片花丛中翩翩起舞。·

  之所以是接近完成,是因为,在画的左侧,特意留下了一片较为宽敞的空间,以华惜芸对齐飞鸿的了解,这是为了用作题词之用。

  “恩,之前看过一本野史,今天就忽然心血来潮,打算将脑海中的主人翁画下。”

  齐飞鸿笑道:“你们有没有兴趣听这个故事?”

  杨宁跟华惜芸互视一眼,点了点头,随即,两人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。

  齐飞鸿抽出一根老烟杆子,自顾自的放了烟丝点燃,一边抽着,一边仰着头,说着这个故事。

  这是一个凄美的故事,故事的主人翁,是一个出生在贫苦家庭的女孩,一次上山采药,无意中救了一个受伤的男人,他英伟不凡,经过她半个月的精心照顾,渐渐恢复如初。

  郎有情妾有意,两人很自然的产生了好感,升华到了爱情。女孩对这个男人的家世背景一无所知,但这并不妨碍她对他的真心,一个月后,男人走了,走之前,他说,总有一天,会走向他的人生巅峰,到时候,他会八抬大轿迎娶女孩,庇护她一生,让她享尽荣华。

  两年后,女孩与这个男人相遇,他的身边,有着大量的侍卫,他坐在一匹白马上,目光冷漠的看着千里迢迢,走到他面前的这个女孩。这一刻,女孩在他眼里,显得很土气,而他的身边,也多了一位貌美肤白的女孩,是她的妻子,丞相家的千金。

  她心死,面对男人的冷漠,她选择离去,于十里外的湖边,打算以白绫结束她的一生,她内心的那份冰冷。

  但这时,一个骑着骏马的青年出现,一箭射穿了这个女孩脖子上的白绫,将她救了下来,他身份显赫,乃当朝太子,对女孩百般呵护,但女孩早已心死,即便青年深爱着女孩,夜夜为其弹琴吹奏,述说衷肠,可女孩始终不愿接受。

  青年对于婚姻的安排,始终抗拒,他的内心一直深爱女孩,当朝太后大怒,派人赐死女孩,男孩知道后陷入疯狂,他杀了当时赐死女孩的几个宦官,然后以一瓶鹤顶红,结束残生,直到死的那一刻,他选择躺在女孩身边,握着女孩早已冰凉的小手。

  故事的结尾,有些神话色彩,说是青年跟女孩最终都化作比翼鸟,翩翩起舞而去。而这对比翼鸟脚下的铁树,在它们离开后,竟然生出了连理枝。或许,是青年的这份执着,感动了女孩,让她接受了他的这份爱。

  华惜芸听着,眼眶渐渐湿润,杨宁掏出纸巾,替华惜芸擦了擦。

  齐飞鸿叹了叹,摇头道:“人世间的男女情爱,总是让人揪心,我本打算套用古人那段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,但最后放弃,我更希望,能概述这段凄美,让观看此画的人,能感受到这幅画背后的故事。”

  说完,齐飞鸿望向了杨宁。

  我勒个去,什么意思?

  杨宁又不傻,他自然看得懂齐飞鸿的意思,这尼玛是踢皮球要踢到自己脚下吗?

  很快,杨宁又发现,连华惜芸也望了过来,一副你不是史上第一高考生吗?

  杨宁彻底无语,暗道你们未免太看得起我了吧?

  “要不,你试试吧?”华惜芸轻轻推了推杨宁。

  杨宁一脸懵比的站了起来,有些哭笑不得,但他还是走到了齐飞鸿面前,接过了齐飞鸿递到面前的毛笔。

  轻轻点了点墨汁,杨宁想了想,最后叹了声,尽可能让自己陷入到那种既悲伤又悲情的情绪当中,然后,一笔一笔落下。

  “字写得好,文段也合适。”半晌,待杨宁一笔落下后,齐飞鸿挑了挑鼻梁上的眼镜,眼睛莫名闪了闪。

  华惜芸走了过来,刚靠近,就迫不及待的望向杨宁提笔的文字。

  渐渐的,她的嘴巴开始轻轻念叨起来,眼眶的湿润,又出现了蔓延的迹象,当她读完后,再次选择重新读了一边,感触愈深。

  岁月如初,何事秋风悲。

  曾言君临天下,佑君一世荣华。再见时风**飒沓,相视无话。

  昔有朝歌夜弦,今有倾城舞袖。花若怜,指尖沙,一朝红颜矣,待浮萍尽俱,伴君独幽。

  琵琶鸣,笙箫起,琴瑟弦,最乱不过人心,愿随君翩舞,宠爱一生。

  落笔…杨宁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