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083章 1083 不能重蹈覆辙

正文_第1083章 1083 不能重蹈覆辙

  “浮生葬梦…梦…一世欢喜…换…一世长安…绝笔…知叶…”

  华老爷子展开画轴,画上有着明显的水渍,看着画作上留下的文字,久久无语。·

  与他一样颇有感触的,是杨清照,此刻,他也站在一旁,看着这幅画作。

  就在刚才,他俩都在书房里踱步,欣赏着每一个角度,所带来的不一样的感受,这幅画,当之无愧是稀世珍宝!

  “知叶,他是谁?”华老爷子望向杨清照。

  杨清照微微摇头,随即将目光转到杨宁身上,看到杨清照这个举动,华老爷子似有所感,同样望向杨宁。

  “他的一生,画作无数,但此人命运坎坷,数次科考不中,心灰意冷下隐居山林,寄情诗画。他的生平作品,多被其焚毁,仅有为数不多的几幅画作流传于世,但也随着历史的推进而损坏遗失。当今,还保存完整的画作,可能也就三五幅。”

  杨宁沉吟片刻后,给出了自己的看法。

  杨清照神色如常,华老爷子则是欲言又止,似乎想问,像这种信息,你又是怎么知道的?

  不过,联想到杨宁在古玩鉴赏这个领域的成就,也就沉默下来。

  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华宝山一边翻着手头上厚厚的古籍,一边纳闷道:“我这都翻了一半了,也没看到有关于知叶的描述。·”

  “找不到的。”杨宁摇头:“直到这幅绝笔画,他都是默默无名,你就把他当作历史中的路人甲吧。”

  “所以呀,我才奇怪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华宝山更懵比了。

  杨宁微微摇头,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解释,转移话题道:“华爷爷,您打算怎么处理这幅画。”

  “我想听听你的想法。”事实上,华庆年也清楚,要不是杨宁慧眼识珠,就华宝山这个不成器的孙子,能拍下这等至宝?

  别人拍下,也只会让这等至宝蒙尘,成为凡俗之物。试问,花几十万上百万拍下这幅画,谁会吃饱了撑的没事往上面浇水,一浇就是一大盆,而且还得是温水。

  答案很明显,没人会!除非,真的懂得这幅画,更明白这幅画的真实意义。

  “华爷爷,我并不反对将这幅画献给国家,但是,我并不信任相关部门的那些人。历史已经亏欠了知叶,我们不能再重蹈前人的覆辙。”杨宁缓缓道。

  华老爷子露出沉吟之色,半晌,点头道:“继续说。”

  “像这等与国宝无异的珍贵画作,我认为,相关部门只会进行封存,然后严密保护,绝不可能公诸于世,更不可能让老百姓们观赏,甚至会因为担心画作损毁,婉拒媒体的采访报导。·”

  杨宁笑道:“那么,如果真按照这个套路走下去,我们跟历史上那些前人,又有什么不同?这幅传世珍宝,只会继续重复着蒙尘的命运。”

  “你讲得很有道理,那如果换做是你,你会怎么做?”华老爷子点头。

  “我打算,将这幅画作公开,然后邀请媒体报导,同时,为这幅画作,做一个纪录片。”杨宁严肃道:“斯人已矣,但我想,知叶临时前,也希望他的画作能够名扬世间。”

  “好,就依着你的想法去干。”华老爷子当即拍板,“不过关于展览场地,一定要严格把关,我们的本意是好的,但也要防止出现意外,造成难以弥补的后果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杨宁望向华宝山:“替我联系伍哥,就说有一个买卖,想跟他合作。”

  “行。”

  华宝山尽管听得稀里糊涂的,不过嘛,对于杨宁的要求,他向来不会抗拒,相反,还欣然接受,所以立刻屁颠屁颠的跑去打电话了。

  仅过了一会,华宝山就回来了:“老伍说在翠香居定了位子,让咱们中午过去吃饭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杨宁看了看表,发现已经快十二点了,笑道:“那现在就去吧。”见华惜芸也想跟着一块,杨宁旁若无人拉着这妞的手走到角落边,看也不看一屋子人眼观鼻鼻观心的姿态,笑道:“芸姐,你就在家等我吧,我很快就回来的,吃顿饭谈点事而已。”

  “好吧,那路上注意安全。”华惜芸很善解人意的点头,然后指着华宝山:“你开车慢点,如果今天我再听到交通部门打电话说你又违章了,回来看姐不治你。”

  原本还一脸暧昧笑容的华宝山,整张脸立马就成茄子色了,悻悻然的回了几句后,就屁颠屁颠的跑出门外:“我去开车,阿宁,你快点。”

  “那我先过去了。”杨宁轻轻拍了拍华惜芸的小手,然后转身,也离开了华家。

  翠香居位于的街道算不上繁华,车子少,行人更少,按理说,在这个地方做买卖显得很不明智,尤其这翠香居投资大,不算山上那片避暑山庄,光是山下这片酒店餐馆,以及大型停车场,就耗资五个亿了。

  但是,地是偏了,可人着实不少,就连那些出外公干的白领金领,也选择下榻翠香居,这里占地二十亩的停车场,也是略显拥挤。

  将车停好后,杨宁跟华宝山进入翠香居大门,立刻就有服务生跑来迎接:“请问是杨先生跟华先生吧?”

  “叫宝爷!”华宝山不满的哼哼。

  “是,宝爷!”这服务生显然被畜生体格的华宝山吓了一跳,赶紧改口道:“两位请跟我来,伍先生已经在山上定了一个雅致的包间,他吩咐我在这等候。”

  “你们不是一贯喊他伍爷吗?怎么的,今儿改口了?”华宝山边走边道。

  “这是他特地交代的,说打今往后,不给再称他伍爷,除了女人外,也不能喊伍哥。”这服务生一脸懵比,而且看上去挺无奈的。

  “算了,甭扯这些有的没的。”华宝山不耐烦的摆摆手,随即嘀咕道:“看不出来,这家伙倒是挺懂事的嘛。”

  在前面引路的服务生背脊骨凉飕飕的,杨宁跟华宝山是谁他不认识,不过伍爷很严肃的交代,料想身份也不简单。可谁成想,听华宝山这口气,就跟老子教训儿子似的,话说,这两人得多牛比呀?

  杨宁一边跟着服务生上山,一边欣赏着翠香居的格调布局,最后他得出结论,这地方一定是请风水大师来设计的,因为每一寸土地,都透着一股久经不散的旺气。

  “杨少,宝爷,终于等到你们了。”才走到半山腰,就看到伍爷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,一边说着,一边朝服务生摆手道:“行了,你回去吧,我带他们上山就行。”

  顿了顿,伍爷立刻笑道:“杨少,宝爷,走,这边请,饭菜都准备好了,随时能上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