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081章 1081 你们不识货

正文_第1081章 1081 你们不识货

  “这位先生出价五十万!”

  “出价第一次!”

  “出价第二次!”

  “出价第三…”

  显然,站在展台上的拍卖师多少显得有些失望,但良好的职业素养,并没有让他拖缓拍卖的进程,依旧在有条不紊的继续着。·

  他已经高高举起了小金锤,让这笔义拍达成,可忽然,一个声音响起:“我出六十万。”

  这时候,一个男人笑眯眯举起竞价牌,然后朝四周的企业老板们笑着点头:“几十上百万而已,就算是赝品,也值不了几个钱,就当给慈善事业做贡献嘛。”

  他这话一说,立刻起来不少企业老板的兴趣,陆续举起了竞价牌。价格,也从六十万,一路飙到了一百二十万。

  “这个该死的王八蛋。”华宝山气呼呼盯着那个男人:“不会又是个托吧?”

  “暂时还看不出。”杨宁摇了摇头,随后道:“但不管是不是托,这幅画都得买下来。”

  “杨宁,你这么看好这幅画?它什么来头?”华宝山一脸好奇。

  “这里不是说的地方,等拍下我再告诉你。”杨宁故作神秘道。

  这么说话说一半的吊胃口,让华宝山等人一个个心痒痒的,就连谢祖海跟董国安,也有些想要出手的想法。不过看着蠢蠢欲动的华宝山跟伍爷后,两人相视苦笑,得,这玩意还是不搀和了,免得引起这两二世祖的不满,到时还真就得不偿失了。·

  董阳跟董琳对于古玩鉴赏是一点都不懂,来这完全就是涨见识的,至于叶静璇,估摸着也不是很懂,此刻饶有兴趣的撑着腮巴看着拍卖师的即兴表演。

  “我出两百万!”华宝山忽然举起竞价牌。

  价格如今卡在一百七十万,似乎大家都很理性,并没有再往上瞎叫。

  敌不动,自然也不能让敌人得了便宜,杨宁就让华宝山一次性把价格提到两百万,终止这一场竞拍。

  当然,为了确保不会惹人怀疑,杨宁之前悄悄在华宝山耳边说了几句。

  “来呀!你不是很有钱吗?继续顶呀,看是宝爷钱多,还是你钱多!”华宝山骂骂咧咧的瞪着那个男人。

  “看什么看!宝爷就是脾性,马勒个屯的,竟然敢在宝爷面前充大款,什么玩意这是!”骂完后,华宝山又狠狠瞪了瞪四周那些客人,但凡被他瞪到的,都有些心虚的转移视线。

  没办法,这货体型实在是太tm畜生了。

  眼下,不认识华宝山的人,都觉得这货脑子缺氧,或者脑袋被门夹了,竟然如此意气用事,真把钱不当钱呀?

  可认识华宝山的人,却一个个闭嘴了,他们可不敢继续飙价,开玩笑,没看到这位无法无天的宝爷都快气疯了吗?你现在竞价,不是等于公然挑衅这位宝爷?还想不想在京里混了?

  “白痴。·”先前那个男人头也不回抬起一根中指,对的方向很准,旁人一看就是竖给华宝山看的。

  华宝山嘿嘿冷笑,就这么径直走到这男人面前,居高临下道:“外地来的吧?”

  “没错。”这男人一副很优雅的样子,先是扯了扯领带,然后道:“江马集团副总,这是我的名片。”

  说完,还似模似样的掏出一张名片,很傲慢的递到华宝山面前。

  一些了解华宝山脾性的人,都有些紧张,在他们看来,华宝山一定会狠狠抽飞这张名片,然后对着这男人一顿胖揍。

  可是,华宝山今儿就偏偏不按常理出牌!

  他笑眯眯接过名片后,一副很认真似的看了看名片,正当众人不明白他想做什么的时候,他扭过头,望着拍卖师:“喂,你还不敲锤子,是不是想宝爷我用锤子往你脑袋上敲敲?”

  不等拍卖师反应,华宝山又转回头,望向这男人:“你要不要继续往上加加试试,不是觉得自己钱多嘛,来呀,顶上去,宝爷一高兴,就不跟你抢了。”

  “没兴趣。”这男人撇撇嘴,一脸鄙夷的看了眼华宝山:“跟你这种不带脑的暴发户斗嘴,只会降低我的层次。”

  “哟呵,有点意思。”华宝山不阴不阳的笑了笑,然后转过头:“你们呢?有谁要加价的,别客气,继续!马勒个屯的,反正宝爷懒得叫了,你们谁爱玩谁上。”

  没人吱声!

  他们看得出来,眼下华宝山完全是意气用事,谁如果手贱真举牌子,这王八蛋指不定就真不跟了!

  花个两百一十万买个不知价值,甚至搞不清真假的玩意回家,这绝不是好玩的事,所以,一群人很理智的选择了沉默。

  “马勒个屯的,你们真不跟呀!”华宝山眼珠子瞪得大大的:“你们可千万别后悔呀!它是宝贝!”

  宝你妹!

  一群人腹诽不已,暗道你这宝爷做事太冲动了,这次玩脱了吧?

  已经有一些在华宝山手底下吃过苦头的人,开始偷偷幸灾乐祸了,至于那个来自江马集团的男人,更是毫不掩饰内心的那种欢畅:“你喜欢就拿去吧,我相信,这里没人会跟你争的。所以,它属于你了。”

  “成交!”

  拍卖师也很干脆,他经验丰富,立刻看出在场不会有人再竞价,立刻一锤子敲定买卖。

  能拍出两百万,事实上也超出他的预料了,说起来,还真得感谢这无法无天的宝爷。

  “你们呀,真是不识货。”华宝山嘟囔了一句,对于华宝山的抱怨,一群人嘴角笑着,可心里是相当的不以为然。

  走上展台,华宝山指着面前这幅画,疑惑道:“这么说,从现在开始,它是我的了?”

  “是的。”拍卖师点头道。

  “那我怎么处理,别人都管不着,对吧?”华宝山又问了句:“就算我一把火把它给烧了。”

  “是的。”拍卖师依旧点头。

  “那好,给我弄一盆水来,要温的。”

  对于这个要求,拍卖师有过一瞬间的为难,不过看到几个同伴暗暗点头后,就让端盘子的展览女郎去弄一盆温水。

  大概三分钟后,这个女郎端着一盆水出来,并且放在华宝山面前。

  “说了是宝贝你们还不信,真是的,一群傻叉,连国宝都傻傻的分不清楚。”

  在众人既意外又不解甚至惊讶的目光下,华宝山竟然端起这盆温水,直接朝着那幅图泼去。

  等拍卖师,以及相关几个工作人员清醒过来,下意识要去阻止时,才意识到,晚了!

  “这家伙失心疯了吗?就算真买到赝品又怎么样,最起码还能退个百分之五十呀,当真是有钱任性吗?”

  一时间,在场不认识华宝山的人,一个个都冒出这样的想法。

  至于那些知晓这位宝爷脾性的人,一个个倒是没太意外,对他们来说,这,才是宝爷的脾性。

  正当他们胡思乱想时,忽然,华宝山大笑道:“哈哈,真是宝贝,是宝贝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