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080章 1080 展示

正文_第1080章 1080 展示

  “真没想到,这次的义拍还是有真货的嘛。”

  杨宁悄声嘀咕了一句,可能是挨得近吧,华宝山立刻来了兴致,他一看第一个参加义拍的古品,就表现出浓厚的兴趣,因为这是一个宽度在四十多里面的玉雕弥勒,不说材质,光是这栩栩如生的手工,就让他相当的喜欢。

  一边想着拍下来送给老爷子,华宝山一边问杨宁:“这玩意值几个钱?”

  因为华宝山从来不会去考虑环境,他是一个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性子,除非是在杨宁或者稍稍特殊关系的人面前,不然的话,他才懒得顾忌旁人怎么想,在他的人生字典里就一个理念,宝爷高兴咋的就咋的,不爽你咬我呀!

  所以,他这么旁若无人的询问,立刻引来到会宾客的一些不满,甚至不少还投以鄙夷不屑的目光,谈钱?这得多俗的人才会大呼小叫的在这里谈钱?

  杨宁没好气的白了眼华宝山,然后道:“三百万,不能再多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华宝山点了点头,对于那些鄙夷不屑的目光,他呵呵一笑,也懒得在意,手中抓着竞价牌,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。

  接下来,自然是由鉴估师傅在阐述这玉雕弥勒的来历,以及出土的过程,说得倒也头头是道,除了一些细节上有些疏漏,大体倒也没添油加醋,也没有胡说八道。

  “起拍价,五十万。”随着主持义拍的工作人员话罢,现场,立刻出现了一些蠢蠢欲动的场面。

  “六十万!”

  “八十万!”

  “一百万!”

  “一百三十万!”

  …

  价格持续攀升,一度逼近到了两百五十万大关,华宝山数次想要举牌,都被杨宁眼神给制止了,直到逼近三百万大关时,这货终于忍不住,举牌道:“三百万!”

  杨宁没有去怪华宝山的猴急,因为显然三百万并不是终点,因为这三百万的报价一出,瞬间就被人给抬到了三百五十万,出价的人,最后还一副笑呵呵的样子,朝华宝山投来一个不屑的眼神。

  “王八蛋,我…”

  “宝山,忘记我之前是怎么说了的?”

  眼看华宝山被那人一激,就想去跟价,杨宁这才开口。

  “阿宁,我就受不了有人对着我装比,依着我平日里的脾气,早就一巴掌往那家伙脑袋上拍了,今儿克制得已经很好了。”

  华宝山无奈的放下竞价牌,显得很不甘心。

  “宝山,你不觉得那货看上去就是个托吗?”杨宁微微一笑:“你不妨仔细观察那家伙。”

  “咦?被你这么一说,还真有些奇怪呀。”华宝山很听话的开始观察刚才顶他价的那个人,发现别人一旦出价,他都会毫不犹豫的顶一个价格,价格不会离谱,要么十万,要么二十万这么加,明显就是不留痕迹的想要吊住对方的胃口。

  当然,这人每次出完价后,目光从来不看台上的那尊玉雕弥勒,反而游离不定的在四下乱瞄。如果看到有人迟迟不出价,会表现出漠不关心之色,他的脸上会出现些许焦急,直到有人出价后,他才会长出一口气。

  这不是托是什么!

  尼玛,小心真玩脱了!

  华宝山肚子里重复骂着奸商二字,对于玉雕弥勒,他眼下也没太多想法了,好奇道:“阿宁,你不是这尊玉雕弥勒值个三百万吗?怎么看上去,好像价格不到五百万以上,都很难刹住车呀。”

  “现在附庸风雅的人太多了,而且你发现没,每次有人出价,旁人总会打听这人是哪个企业的老总,做的是什么生意?”杨宁微微一笑道:“依我看,头几样义拍品价格肯定会溢价,而且这个溢价的程度还不低。这些企业老板不管是出于虚荣心作祟,还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展示自己,获得他们想要获得的人脉资源,都注定这场义拍绝不是简单的拍卖那么简单,可以理解为,这些人在砸钱宣传他们,宣传他们背后的那些企业。”

  “无聊。”华宝山撇撇嘴,不过看到每次有企业老总举牌后,就沾沾自喜的四下张望,不时跟一些人摇手打招呼,也就信了杨宁的分析。

  这座玉雕弥勒,最终以五百八十万的价格成交,比杨宁评估出的价格,整整高出了近一倍。

  之后,陆续拍出了几件古品,都散发着绿光,但最终成交的价格,往往都比杨宁给出的价格,高出一大截。

  华宝山都快打哈哈了,毕竟参与拍卖,最终拍不到东西,这绝对是一件很郁闷的事,可杨宁也说了,并不阻止他尽兴,但却让他思考,平白无故的多被人赚几百万值不值得。

  你说献爱心捐赠?

  拜托,这年头谁还信这玩意,反正前些年网络上爆料的那个公益组织不为人知的龌蹉事后,全国人民都不怎么信了,更别提华宝山这种知道内幕的,就更懒得信了。

  一旁的伍爷倒是很想替华宝山跟杨宁拍下几件,可问题是他插不上口,听着杨宁头头是道的分析,他也知道,如果自己冒然出高价真拍下这些乱七八糟的古品,说不准想要讨好杨宁的心思就全白费了。

  因为,这尼玛就是个钱多就拿出烧来烤火的败家行为,不对,简直就是傻子行为。

  如果他真这么沉不住气,做出如此儿戏的行为,甭说杨宁会看不起他,就连他自己,都会看不起自己。

  谢祖海跟董国安也听到了杨宁的评估,他们也都没有参与竞拍,或多或少想得跟伍爷差不多,而且他们也过了冲动的年纪,深知赚钱难守财更难的道理,自然不会胡乱开支。

  “下面,为大家介绍一下本次展会的特殊展品,这件展品是由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藏家提供,他是一位伟大的慈善家,自愿捐出这件展品,所拍得的钱,将会全部捐赠给贫困山区的孩子,让这些孩子念上书,让他们通过自身的能力,走出贫困。”

  主持人大声道:“下面,就让我们的工作人员,请出这件藏品。”

  在场所有人的兴趣都被调动了起来,可很快,这主持人话锋一转,沉声道:“但是,对于这件藏品的真假,我们暂时还没有一个准确的定论,只是大致了解到这件藏品的来历。也就是说,它的真伪,举办方并不能给予承诺,但日后若是鉴定出是赝品,举办方愿意对竞拍获得者,赔偿百分之五十的竞拍总额。”

  是一幅画。

  展开画,只见上面描绘着一个穿着红肚兜的小婴儿,婴儿脸上满是笑意,正在捣鼓着一个圆球。

  鞠蹴。

  这两个字,立刻在很多人脑子里闪过。

  旁人啧啧称奇的同时,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急于举牌,甚至不少人都喝着茶,并没有太在意。

  一时间,出现冷场。

  主持人有些尴尬的咳了咳,正要说什么,忽然,华宝山举起牌子:“五十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