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047章 1047 恶魔!

正文_第1047章 1047 恶魔!

  第1047章1047恶魔!

  佩德罗深深的看了眼杨宁,随即,他的眼眶出现了一层黑色。·

  不愧是活了近千年的老鬼,这身上的气势就完全跟亨特不一样,难怪之前挺有底气,如果不是自个在这,布鲁克家族还真压不下菲尔家族一行人。

  杨宁看着佩德罗,缓缓道:“为了表示对你的尊重,我不会动用光的力量。”

  话音刚落,杨宁身体就出现了大范围的改变,原本缠绕在身上的那层光明能量瞬息间消散,取而代之的,是黑暗的气息。

  “好惊人的气势,他到底是谁?为什么能拥有这么精纯的黑暗之力?”对于杨宁的变化,佩德罗为之动容。

  背后扑打着两片深黑色的骨翼火焰,这完全就是黑暗能量的实质化表现,如果不细看的话,很难分辨出不同来。

  此刻杨宁浑身也出现了诡异的变化,仿佛变成了一道影子,看不出真实面容,只能依稀辨别出轮廓。

  “我要动了!”

  话罢,杨宁身形一闪,他的双手探出,此刻,可能是影子状的原因,整条手臂被拉得很长,就仿佛厉鬼的爪子一般,尤其是指甲,更是能让佩德罗,以及围观的布鲁克家族成员们感受到锋利尖锐。·

  嗖!

  唰唰唰!

  半空中,出现了一条条深深的爪痕,经久不散,就仿佛这爪子将空间给撕裂了似的。

  佩德罗双眼泛红,他的速度也不慢,堪堪避过了杨宁的扑抓,同时反击。

  他的攻击方式很普通,就是最原始的拳打脚踢,并没有动用一些超自然的神奇力量,但因为速度发挥到极致的原因,让这些看似普通的进攻套路,变得不再普通。

  “如果你只会用这些小手段的话,你不可能赢我。”杨宁的语气透着强有力的自信。

  佩德罗不吱声,显然不希望因为杨宁的言语而动摇内心,他的攻势越来越快,落在旁人眼里,相当惊人,可这种程度的攻势对杨宁来说,仅有一个字形容,那就是,慢。

  太慢了。

  眼睛微微泛红,甚至额间也出现了一道红光,杨宁的速度忽然骤变,狠狠扑打了一下背部的双翼后,杨宁整个身形就在原地彻底消失。

  佩德罗闪过一丝诧异,但紧接着就是凝重,这转瞬之间的情绪变化绝没有超过零点五秒,可在接近一秒的时候,他的脸色,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惊骇。

  “我在你后面。”

  随着声音响起,佩德罗感觉到肩膀被利爪死死抓住了,他本能的想要挣脱,却惊骇的发现,他体内的力量正在不断流失,就仿佛中了毒一般,身体出现了·

  “我放弃。”几乎没有太多迟疑,佩德罗缓缓道。

 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,肩膀传来的束缚紧绷感就消失了,而后,杨宁的身形也出现在了之前消失的地方,此刻,他站在原地,与落地的佩德罗四目相望,如同阴影般的身体,也迅速回归正常。

  战斗来得快,去的更快,这前后也就不到三十秒,如此迅速结束一场战斗,也让布鲁克家族的人意识到,杨宁的实力,更强了!

  不过,他们并没有气馁,也没有紧张绝望,相反,还一个个表现得极为兴奋。在他们看来,杨宁越强,布鲁克家族距离日后走向辉煌,也越接近!

  就连亨特也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憧憬未来的某一天,布鲁克家族进入巅峰时的辉煌场面,想想就激动不已。

  当然,他们都没有忘记先前杨宁的那种变化,即便是亨特,也不得不承认,杨宁比他们更配称为游走在黑暗中的种族,因为刚才,对于杨宁的那种变化,他们脑子里几乎同时产生了一个念头。

  恶魔!

  杨宁,绝对配得上恶魔这个名字,甚至他的那种变化,就是一头十恶不赦的恶魔,因为就连佩德罗,在面对杨宁先前的红眼状态,内心也出现了惧怕惊骇,甚至绝望!

  “你打算如何处置我?”佩德罗望向杨宁。

  “服从,亦或者,灭族。”杨宁的回答很简洁,也没有丝毫的余地,要么生,要么死。

  佩德罗昂起头,缓缓道:“不甘心,确实不甘心,但还是可以接受,菲尔家族一直崇尚强者,原本我不会屈从一个人类,哪怕因此灭族。但是,你刚才证明了你并不是一个人类,甚至比我们更配称之为恶魔,不对,你本身就是一个恶魔。”

  顿了顿,佩德罗做出躬身致礼的姿态,缓缓道:“菲尔家族,愿意效忠阁下。”

  “你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。”杨宁缓缓道,随即转身:“亨特,剩下的就交给你了,替我好好招待佩德罗先生。”

  “没问题,主人。”亨特微笑道。

  当杨宁走后,佩德罗嘴角泛起一抹苦涩,他压根就没想到,今儿来给自家孙子提亲,却惹出杨宁这么一头恶魔,还被迫无奈下认这个恶魔为主。

  这确实很难让他接受,但好在杨宁是一头恶魔,不会打心眼排斥这个决定。

  “什么?你疯了吗?要对沃斯特家族动手!”

  听到亨特的话,佩德罗到口的红酒差点就喷了出来:“对于你孙女的遭遇我很遗憾,但之前我真以为你在跟我抱怨发泄而已,现在才知道,你是玩真的!”

  见亨特不吱声,佩德罗忍不住道:“这太冒险了吧,难道你忘记沃斯特家族有那个血液变异者了?”

  “那又如何?”亨特一脸无所谓道:“跟主人比起来,沃斯特家族算什么?”

  “话是这么说没错。”佩德罗皱眉:“可就担心其他家族的看法,我们血族禁止内耗,这点你是知道的,当初也是这条禁令,才保全了你们布鲁克家族,不然的话,你认为沃斯特家族会容忍你们不断壮大?要知道,最想你们灭绝的,就是他们了,这也是当初我不考虑与你们结盟的原因,说句不客气的话,真不看好你们。”

  “那现在呢?”亨特微笑道。

  “你认为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?”佩德罗苦笑道。

  “那不就对了。”亨特沉声道:“放心,不止主人,我们还有另一个强大的靠山,他是谁我不方便提,但你只需知道,有他在,甭说沃斯特,哪怕是月神殿,都要为之顾忌。”

  “有这么一号人?”佩德罗并不怀疑亨特所言是真是假,只是好奇道:“该不会是一位大公爵吧?”

  “亲王?”

  亨特微微一笑,然后说出一句让佩德罗既震惊,又浮想联翩的话:“在这位面前,甭说大公爵,就算是亲王,也不配给他当奴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