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025章 1025 真实用意

正文_第1025章 1025 真实用意

  第1025章1025真实用意

  拉夫又惊又怒,他感受到一股庞大的精神波动,不断的刺激着他的大脑,同时,四周的环境,也出现了不稳定的摇曳,更是有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压力,不断挤压着他的身体,让他感到巨大的疼痛,同时身体的各个关节,也难以活动。

  “法克,你玩真的?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!”拉夫勃然大怒,但眼中却出现了恐惧。

  他害怕了!

  彻底害怕了!

  因为他捕捉到,柯尔道拉斯的瞳孔身处,闪烁着一缕寒芒,他从中读懂了柯尔道拉斯的杀心!

  “救我!”

  拉夫望向杨宁,眼中透着哀求。

  杨宁张了张嘴正要开口说些什么,可忽然,他发现一股无形的力量,如同怒啸的波涛一般席卷而来,像是要彻底吞没他跟顾兵似的。

  迫不得已,只能压下要出口的话,同时,他使用信仰之力,来抵抗眼下这股无形的力量,这个被称为预兆之力的力量。

  轰!

  当两股无形的力量发生碰撞后,顾兵立刻感觉到一阵头昏目眩,让他立足未稳,险些一个酿跄摔倒在地。

  与此同时,杨宁也忍不住退了小半步,当他抬起头时,柯尔道拉斯已经出现在了拉夫面前,此刻,他整张脸透着冷意,直接抬起手,掐住了拉夫的脖子。

  “去死吧,卑微的可怜虫。”柯尔道拉斯手臂微微使力,拉夫的脖子就出现咔嚓咔嚓的脆响,然后,他的脑袋就垂了下去。

  “死了?”

  顾兵清醒过来时,就看到眼下这一幕,他脸上透着不可思议:“他们不是盟友吗?柯尔道拉斯不会是疯了吧?”

  “小心点。”杨宁冷静的盯着柯尔道拉斯,一旦这家伙有任何反常的动作,他并不介意让这家伙品尝到血淋淋的失败。

  “抱歉,杨先生,咱们刚刚说到哪了?”柯尔道拉斯松开手,拉夫的尸体瞬间跌落在地。

  “我想知道,我能做点什么?”杨宁朝拉夫的尸体瞥了眼。

  “很简单,用你的鲜血,开启前面的那座祭坛。”柯尔道拉斯微微一笑。

  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杨宁露出警惕之色,一旁的顾兵更是怒了,如果不是自知不是柯尔道拉斯的对手,他肯定要出手,狠狠教训一下这口无遮拦的家伙。

  “别激动。”柯尔道拉斯微笑着摆手:“杨先生,咱们合作,双赢,明白吧?”

  顿了顿,他抬起手,指着不远处的一处祭坛:“经过我这么多年的研究,发现那里才是真正开启入口的地方,至于如今我们能行走的其他区域,并不是真正的行宫所在。

  “为什么要我的血?”杨宁眉头皱得更深了。

  “杨先生,你无需瞒我,如果我猜的没错,你身上应该留着亚特兰蒂斯人的血液,或许经过一个纪元的沉淀,早已变得暗淡无光,但也足够开启真正的行宫入口了。”柯尔道拉斯微笑道。

  “你这么肯定,我身上留着亚特兰蒂斯人的血?”杨宁一脸平静道。

  “看杨先生的样子,估计我猜得**不离十了。”柯尔道拉斯缓缓道:“真没想到,杨先生身上竟然流淌着亚特兰蒂斯人的血液,当初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,还大吃一惊。”

  “你很早就知道了?”杨宁皱了皱眉:“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  “从你血脉觉醒的那一刻开始,我就知道了。”柯尔道拉斯微笑道:“当时,杨先生应该在港城。”

  “相隔这么远你也知道?”杨宁略微有些惊讶。

  柯尔道拉斯脸上的笑意更浓:“杨先生,你可千万别忘了我的能力。”

  杨宁漠然的看着柯尔道拉斯,眼下,他终于明白,眼前这家伙为什么处心积虑的要拉自己入伙,更是大费周章的替他安排进入这处遗址的事宜,原来一切的根源就出自这里。

  “杨先生,该行动了。”柯尔道拉斯显得很笃定,一副吃定杨宁绝对会献出鲜血的架势。

  “如果我不乐意呢?”杨宁沉默片刻后问了句。

  “你会的,谁也无法抗拒行宫内的那件宝物。”柯尔道拉斯笑道。

  “什么宝物?”杨宁若有所思道。

  “魔盒。”柯尔道拉斯显然没想过隐瞒,一字一顿道:“来自潘多拉的传说。”

  潘多拉的魔盒?

  该死,这玩意真的存在?

  甭说杨宁,就连顾兵也是一惊,显然,两人压根就没想过,柯尔道拉斯处心积虑要弄到手的宝贝,竟然是这个本应该存在于奥林匹斯神话中的东西!

  杨宁脸色阴晴不定,他也不是没怀疑过柯尔道拉斯这些话的真假,但理智告诉他,就算柯尔道拉斯有所隐瞒,估摸着也不会隐瞒太多。

  再者,他也没做出过激的举动,也没有放出一些揶揄的话,因为杨宁很清楚,这些言行举止,对如今的谈判压根没有丝毫影响。这一点,想必柯尔道拉斯同样明白。

  柯尔道拉斯并没有把握制服杨宁,若是没有必要,他绝不敢轻易去激怒杨宁,而且打心眼讲,他对杨宁还存在着一点忌惮。

  而且,杨宁对于这片行宫同样一无所知,尽管有底气制服柯尔道拉斯,但在没有见到足够让他心动的宝物前,他选择低调,相比较他的一无所知,明显柯尔道拉斯是一位很不错的向导,如果到时候真见着潘多拉的魔盒,杨宁也有充足的底气将宝物拿到手。

  “小杨,你真打算祭血?”顾兵皱了皱眉,脸上透着点忧色。

  “不碍事。”杨宁知道顾兵是担心柯尔道拉斯事后翻脸。

  说完,他一边朝着祭坛走,一边道:“我应该怎么做?”

  “很简单,只需要割破手指头,让鲜血滴在祭坛中心便可,这样就能激活这座祭坛。”柯尔道拉斯似乎对这座祭坛相当了解似的。

  尽管没弄明白,柯尔道拉斯到底是通过什么途径知道他身怀亚特兰蒂斯鲜血,了解的内情又有多少,但因为杨宁有着充足的底牌还未施展,自信不管发生任何意外,都拥有拨乱反正的底气,所以倒也没表现得太在乎。

  如同变戏法似的,手中出现了冥龙牙,然后在手指一滑,这才割破手指上的一层肌肤,然后,鲜血流了出来。

  杨宁立刻将手指调转,然后挤压着手指,让鲜血滴到祭坛中心。

  滴答…

  清脆的滴落声响起,在这一刻,杨宁忽然有种感觉,他跟这片被誉为波塞冬行宫的地方,竟然在灵魂深处,出现了些许共鸣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