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986章 986 圣器?

正文_第986章 986 圣器?

  第986章986圣器?

  杨宁自问不是什么残暴不仁的性子,亨特提出的这种要求,压根就算不上问题。

  再说了,他自始自终,跟布鲁克家族就不存在不死不休的仇怨,只要这些布鲁克家族的成员,不做出一些触怒他底线的事,杨宁自然不会欺压他们。

  “我可以答应你这个条件。”杨宁微笑点头:“说下一个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亨特认真看着杨宁的眼睛,或许在实力上,他自问远不及面前这个小娃娃,但是,在识人辨人方面,有着接近六百寒暑阅历的他,拥有着绝对的自信。

  他像是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似的,脸色也缓和不少,随即,他又认真的望向杨宁:“这第二件事,就是关于血祭的。”

  停顿了片刻,他的语气透着点哀求:“我,以及在场这些布鲁克家族的核心成员,愿意接受血祭。但请你放过那些孩子,血精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了,他们存活的年代不如我们久远,像我们血族,每诞生一个孩子,都相当困难,这造成我们的数量稀少,所以,我不希望看着他们再受苦。”

  听到这个条件,杨宁不经意骤起眉头,坦白说,只要布鲁克家族的核心成员接受血祭,他就等同于完全掌握了这个吸血鬼家族,像那些只混了一百年不到的吸血鬼,对他来说也是可有可无。·最新最快更新,提供免费阅读

  但是,杨宁绝不会因为一丁点的恻隐之心,而为自己埋下隐患。

  虽说他拥有着强悍的实力,自然不惧那些小吸血鬼们,可是,他还有亲戚朋友,这些人,都只是一群普通人,根本没有自保的能力,面对先天就比人类强大的吸血鬼,根本就无力抵抗。

  如果不借助血祭控制住,那么谁敢保证,这些小吸血鬼们就真的不会把仇恨埋在内心深处,然后伺机报复?

  在华夏历史中,有着太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先例了,这些历史的教训太多太多,杨宁绝不愿意让自己也在这种充满嘲讽的历史事件中留下他的足迹。

  所以,这个条件,没得谈!

  “抱歉,不可能。”杨宁微微摇头。

  顿了顿,杨宁认真的看着亨特,又道:“不过你可能是误会了,我所使用的血祭,跟你们认知中的不太一样,你们损失的精血,也并不是永久性的损失。”

  “不是永久性的损失?”亨特一脸意外。

  “对,事实上,你们损失的这一部分精血,是可以弥补回来的。”杨宁微笑道:“通过吸食精血,能够将你们损失的这一滴给补回来。·”

  “真的?”亨特的眼睛紧紧盯着杨宁。

  “当然是真的。”杨宁点头道:“不过,吸食的精血终究不是自己的,契合性多少差那么一点。”

  “不碍事,只要能补回来,那么对于我们能力的损耗也不大。”

  “听我把话讲完。”

  杨宁咳了咳,待亨特露出倾听之色后,才道:“事实上,你们储存在这个瓶子里的精血,是可以还回给你们的,不过需要至少三个月的时间。到时候,你们重新融合属于自己的精血,兴许,会获得意想不到的收获。”

  说到这,杨宁露出似笑非笑之色。

  作为一头老狐狸,亨特当然知道杨宁话里有话的味道,他下意识的望向杨宁手里的红色瓶子。

  他并不认为杨宁是在跟他开玩笑,此刻的他,浑身上下都变得颤抖起来,整张脸更是通红一片。不仅是他,其他听到这句话的布鲁克家族成员,也都露出活见鬼似的神色。

  因为杨宁这句话,他们几乎同时联想到某样东西!

  “难道说,它是圣器?”亨特咽了口唾液。

  “圣器?”杨宁微微皱眉。

  “月神殿之所以强大,就是因为他们拥有着让精血进化的容器,在我们血族眼中,这种能让精血进化的容器,绝对是至宝,是神圣之物!”

  亨特目不转睛盯着杨宁手中的瓶子,如果不是摄于杨宁恐怖的实力,兴许他已经要动手抢了。

  可即便如此,他的眼睛也还是红了,不仅是他,就连其他布鲁克家族成员,也都露出贪婪之色。

  “哼!”

  一道冷哼,让亨特等人猛地惊醒,看到杨宁脸上的不满之色,他们一个个背脊发凉。

  “抱歉,是我们失态了。”亨特赶紧开口,唯恐再次触怒杨宁:“您并不知道,圣器在我们眼中的价值,这跟你们人类追求权财色是一样的,它足以激起任何一个血族的**。”

  杨宁微微点头,不过脸上的不悦之色还是依稀残存着,同时,扩散出来的天罡威压,也吓得在场这些布鲁克家族成员瑟瑟发抖。

  这是一种震慑,杨宁必须去做,他并不担心这些人因为贪婪而变得失控,但他要在这些人心目中树立一个形象,那就是他在场的时候,这些人不能有任何不轨的心思。

  杨宁的想法很简单,那就是在这些布鲁克家族成员心目中,留下一个不可战胜的霸道身影!

  “现在说说你的想法。”杨宁缓缓道。

  “我相信,布鲁克家族任何一个成员,都很愿意成为大人麾下的一员。”

  在精血进化的诱惑下,就算杨宁不需要他们的精血,估摸着亨特等人,也得变着法儿把精血送出去。

  “还有什么条件吗?”杨宁随意的问了句。

  “有。”

  亨特脸上的惊喜消失了,同时,还出现了些许阴霾。

  他望了眼场中的一个女人,这女人似乎意识到亨特要说什么,脸色先是一惊,紧接着是黯淡,最后,更是出现了怨毒仇恨。

  杨宁注意到这个细节,但却没有说话。

  “最后一个要求,希望大人能答应,只要您答应这件事,我相信,布鲁克家族上上下下,都会对您感恩。”亨特语气很恭敬。

  “说吧。”

  杨宁点头。

  亨特朝那个女人挥了挥手,等这个女人走过来时,他才沉声道:“这是我的小女儿,她有一个孩子,是个女孩,比艾尔莎大二十岁。五十年前,她被一个家伙抓走了,那个家伙用极为残忍的方法虐待她,不但占有了她的身体,更是吸干了她浑身的精血,当时她才一百多岁,还只是个孩子呀。”

  孩子?

  一百多岁?

  杨宁脸色古怪,这人不要脸天下无敌,话说,一百多岁也算孩子?

  贵圈真tm乱!宝宝不玩了!

  杨宁确实很嫉妒吸血鬼这个种族,一百多岁顶多算个小孩,那活个两三百年,岂不是充其量,也就是那啥阳光青年、花季少女?

  靠!

  这逻辑,能碎一地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