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985章 985 屈从

正文_第985章 985 屈从

  第985章985屈从

  嗡嗡嗡…

  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怖威压,瞬息间笼罩在众人头上,甚至他们感觉到,脚下的地面发出了恐怖的颤抖,可问题是,当他们肉眼所及,地面一切正常,真正颤抖的是他们的身体,还有内心后,在场这些布鲁克家族的成员们,一个个都惊骇欲绝!

  这是人类可以拥有的力量?

  作为布鲁克家族的老组长,白胡子老头亨特,此刻眼中透着强烈的不可思议,他感觉,此刻的杨宁,就如同一座高山一般,压得他喘不过气来,他甚至觉得,与眼前的杨宁一比较,他显得异常渺小!

  可恶!

  亨特握紧十指,他想要甩开内心的种种负面情绪,作为活了快六百年的吸血鬼,强烈的自尊心,不容许他在一个人类小辈面前露出怯弱!

  “不服吗?”杨宁冷冷的哼了哼,他一开始就没考虑过怀柔政策,那是因为他很清楚,骄傲的吸血鬼们,不会因为亲情的羁绊而选择臣服,唯一的方法,就是强大到让他们无法升起抵抗,甚至绝望的实力!

  这一刻,天罡之力开始释放,杨宁身上的衬衫,依然无法承受这股力量的撕扯而轰然碎裂,同时,他的皮肤也泛起些许红润,浑身上下的肌肉开始凝实发力,展现出让旁人羡慕嫉妒恨的完美轮廓。··

  一条条青筋浮在表皮上,一度从手臂蔓延到了手掌,或许是感受到了天罡之力,像是产生共鸣一般,猩红的外表竟然散发出一阵红光,若是在远处看,就像是一条通电的红色灯管。

  可起变化的,并不仅仅只是,还有杨宁释放出来的天崩之威!

  砰!

  有几个布鲁克家族的成员,在面对这股爆发的天崩之威后,终于无法再承受住这股庞大的威压,整个身体直接跪倒在地,膝盖下的地板,更是因为这一跪而瞬间龟裂!

  渐渐的,越来越多的布鲁克家族成员,无法承受来自于天崩的威压,导致身体彻底失控,要么跪倒在地,要么直接痉挛休克。

  仅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,还是死死压制身体的背叛,可是他们此刻,一个个都动弹不得,浑身的肌肉紧绷,头发满是汗水,脸上更是露出难以言喻的痛苦扭曲。

  亨特咬着牙,拼命抵抗**承受的庞大痛楚,事实上,他很清楚,只要杨宁再增加一点点力道,那么,他,以及余下的几个族亲,很可能就再也承受不住。所以他不断祈祷,希望这已经是杨宁的极限!

  可是,当他看到,杨宁的右手,竟然缓缓将那柄猩红长枪举起,一副打算从天而降,直接将这柄长枪砸下来的架势后,亨特大喊道:“停下!我服了!”

  亨特不敢赌,他相信,这个状态下的杨宁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!

  杨宁高举的动作并没有一丁点的停止,相反,嘴角还露出些许残忍之色。·

  这个举动,让包括亨特在内的这些布鲁克家族成员,一个个都把心悬到嗓子眼上了!

  他要干什么?

  这是要痛下杀手吗?

  亨特在经过仅仅一秒的思考后,他咬着牙,喊道:“我愿意接受血祭,选择臣服!”

  见杨宁的动作有所放缓,他急中生智,朝着依旧站立着的几个族亲喊道:“跟我一起,臣服这位先生,奉他为主!”

  如今还咬牙站立着的布鲁克家族成员,全部都是活了至少四百年的老鬼,他们并没有越活越糊涂,相反,在亨特的吩咐下,立刻开口,表示愿意效忠杨宁。

  “我接受你们的臣服。”杨宁浅浅一笑,随着他的笑容出现,亨特等人身上的威压感顿时消失。

  同时,四周灰蒙的光线,也渐渐恢复,原本压得众人喘不过气的恐怖气息,这一刻,也开始消散。

  杨宁的身影在半空中消失,当再次出现时,手中的消失不见,目睹这一幕后,亨特等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看出对方眼中的吃惊。

  自然被杨宁放回中,就连当初能轻松解开艾尔莎布置的手铐,也是因为的妙用。

  亨特的脸色阴晴不定,看着面前的杨宁,他数次张嘴,可这到嘴巴的话,愣是说不下去。

  半晌,他无奈的叹了口气,摆手道:“阿布尔,找人收拾一下现场,该清理的都清理了。”

  “是,老爷。”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吸血鬼,艰难的支起身子,他望向杨宁的目光,透着戒备,更有着无法形容的惊骇。就在不久前,他一度认为自己就要死了!

  真是个恐怖的男人!

  “那么,就按照老规矩来吧。”杨宁微笑的将装满红色液体的瓶子取了出来,同时,他的右手,也出现了血祭契约。

  亨特望着杨宁手中的瓶子,又看了看那血祭契约,这一刻的他,仿佛一下子苍老了上百岁。

  见一些吸血鬼望向血祭契约的目光透着迟疑跟思索,杨宁微笑道:“我知道,你们布鲁克家族,有着一些压制血祭的法子。但不管你们信不信,这些法子,对我来说,一点作用都没有,所以,千万别怀着侥幸心理。”

  “这你也知道?”亨特露出意外之色。

  “我能感觉到,对德米萨他们的血祭控制,稍稍有了那么一点点的阻碍,不过嘛,这阻碍倒是能忽略不计。”杨宁依旧微笑着。

  “罢了。”

  亨特摇了摇头,然后望着杨宁:“我已经活了五百多年,实话告诉你,我活得很知足,也不会在意死亡。但是,我在意我的后代,担心因为我的原因,导致你迁怒他们,所以我选择臣服。当然,这并不代表我就真心服你,你只是以强大的实力,逼迫我屈从。”

  顿了顿,亨特又道:“所以,即便我屈从你,也不会替你做任何事。”

  杨宁看着亨特,笑道:“想跟我谈条件?行,尽管开口,只要不过份,我倒是很乐意答应。”

  “你确实是个聪明的年轻人,我喜欢跟聪明人谈话。”亨特阴沉的脸色稍稍缓了缓:“我承认,布鲁克家族在针对你的这件事情上,确实有些鲁莽了,我也从德米萨口中了解了整件事的经过,坦白说,作为布鲁克家族的老族长,我觉得挺憋屈,这绝对是家族历史上难以磨灭的耻辱。但是,错误既然已经造成,就必须正视苦果,就算再难吃,也得咽下去。”

  杨宁点了点头,对于这个活了快六百岁的老鬼,他倒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欣赏了。

  “尊重是双方面的,想让我发自内心的尊重你,首先,你也得尊重我,还有我的后代们,他们可以替你做事,奉你为主,但恳请你不要把他们当作你肆意发泄的奴隶。”亨特说完,紧紧盯着杨宁的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