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980章 980 自甘堕落的男人?

正文_第980章 980 自甘堕落的男人?

  第980章980自甘堕落的男人

  “见面?”卡娜有些意外的看了眼杨宁,疑惑道:“这位先生,请问您是?”

  “他是我的老板。·”艾尔莎笑道。

  老板?

  卡娜吃惊的看着杨宁,先前她还不怎么在意这个东方面孔的青年,觉得应该是上司艾尔莎的朋友,可谁成想,这位顶头上司,竟然说出老板这个词来,这让她意外到了极点。

  作为老职员,卡娜很清楚艾尔莎出生巨富之家,是大家族的千金小姐,她怎么可能有老板?就算是要做买卖,也是别人给她打工好不好?

  可看着艾尔莎不似说笑,卡娜压下心头的乱七八糟,她原本下意识要答应这次会面,可很快,她的脸上就露出为难之色。

  “是不是不方便?”杨宁微笑道。

  杨宁确实在笑,而且笑容很真诚,但相反的,艾尔莎却整张脸沉了下来,如今杨宁已经是她的主人,她可不希望,下边人不懂事,连累她在杨宁面前也抬不起头来。

  “卡娜,你到底是怎么回事?难道安排你丈夫跟我老板见面,就很难是吧?”艾尔莎的口吻相当的不客气。

  卡娜赶紧摆手道:“艾尔莎小姐,您千万别误会,我丈夫一年前就失业了,如今整天就窝在家里喝酒,时而还发酒疯,搞得街坊们都跟警察投诉好几次了。·上星期,他又喝到半夜才回来,可能确实喝醉了,所以跑到别人家去,差点被那户人家当成贼给射死了。”

  喘了口气,卡娜继续道:“如今,我丈夫还躺在医院里,这几天,我都是上半天班,到了下午,我就得去医院陪他了。”

  “不要紧吧?”艾尔莎脸色稍稍缓和了些。

  “没事,但因为子弹射中了他的大腿,医院给他做了手术,现在还不方便下床走动,平日里都是坐在轮椅上,担心因为走动,让伤口裂开。”卡娜解释道。

  “无妨,我们就去医院吧。”杨宁拍了拍大腿,笑着起身。

  “现在?”卡娜一脸意外。

  “对呀。”杨宁点了点头。

  “可我现在正在工作呀,现在是上班时间。”卡娜有些懵。

  杨宁指了指一旁的艾尔莎:“她是你的上司,对不对?”

  “对…对呀…”卡娜下意识点头。

  “那你刚才也听到她说了,我是她的老板。”杨宁又问了句。

  “对…对…”卡娜脸色更茫然了。

  “也就是说,我是你上司的上司,我让你今天不工作了,你就可以不工作,明白了吧?”杨宁微笑道。·

  卡娜露出恍然之色,看了眼微笑点头的艾尔莎,她再次望向杨宁的目光变了,变得无比的尊敬起来。

  直到这一刻,她终于相信,艾尔莎并没有跟她开玩笑,面前这个东方面孔的年轻人,搞不好真是她的大老板!

  约瑟芬医院地处洛城的繁华地段,这里可谓是寸土寸金,走在大街上,你能轻松的看到各种价值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超级豪车。

  看着这让人眼花缭海的各种豪车,听着卡娜如数家珍般的详解售价,杨宁不得不感慨,在米国买车,真tm便宜!

  想想华夏那连老外都要吓昏过去的关税,再看看马路边几万米金就能买到手的名贵汽车,杨宁忽然觉得,一些人夸赞国外如何如何好,还是有那么点根据的。

  远的不说,卡娜花了八万米金购买的suv,放到国内,那就是上百万华夏币!

  “就是这了。”将车停在路边,坐在后排的杨宁跟艾尔莎就打开车门下车。

  这一幕给负责驾车的卡娜带来了极大的触动,因为,她看到,竟然是艾尔莎给杨宁开的车门,并且还站在车门旁,恭恭敬敬的等待着杨宁下车。

 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  卡娜彻底凌乱了,她不清楚巨富布鲁克家族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,但直觉告诉她,眼前这个神秘的东方男子,一定拥有着极为惊人的背景!

  那么问题来了,这东方男子,找他丈夫到底有什么事?

  难道?

  后面的事她不敢想了,但无疑,这一丁点的可能性,让她异常振奋,一路恭恭敬敬的将杨宁领到了某间病房。

  “你这个王八蛋,快还给我,不然…”

  砰!

  刚来到病房外,就听到里面传来叫骂声,原本情绪有些激动的卡娜,忽然整张脸就变了颜色,当下直接推开门。

  “天啊,布莱特尔,你到底要胡闹到什么时候!”卡娜眼睛有些红肿的瞪着病床上那个撒泼的男人,这男人看上去有些醉意,此刻的他,右腿缠着绷带。

  “你怎么来了?你不上班吗?我的上帝,你会失业的!”布莱特尔显然被忽然闯入的卡娜给吓了一跳,可紧接着,他就呜呼哀哉起来:“如果你失业了,我们的女儿就没钱念书,我就不能天天喝酒了,这绝不是什么好消息呀!”

  “带着你的酒见鬼去吧!我跟卡曼拉不需要你!”卡娜喊道:“你竟然在医院里发酒疯,我对你太失望了!”

  布莱特尔愤怒的指着隔壁床位的男人,喊道:“这个家伙,竟然用假酒坑我,亲爱的卡娜,我被这个骗子给欺诈了,我们得去起诉他,要让他赔偿我的精神损失。”

  卡娜愤怒的望向那个男人,冷声道:“谁让你卖他酒的?”

  “有病的女人。”这男人板着脸:“是你丈夫自己要喝的,而且还是从我柜子里偷偷拿去的,要不是你丈夫付了一笔钱,我早就报警,让警察把你丈夫抓起来了。”

  说完,这男人撇撇嘴,然后自顾自离开了病房。

  接下来,就是卡娜对布莱特尔的数落了,反正杨宁跟艾尔莎都没进去。

  “你确定要找的人是他?”艾尔莎收回望向病房的目光,然后看似随意的问了句。

  “你对这个叫布莱特尔的家伙有印象吗?”杨宁微笑道。

  “有一点。”艾尔莎皱了皱眉,露出回忆之色:“印象中,他好像是一个很有工作能力的人,在我没来公司前,爸爸就跟我提到过他,说他是一个能力极强,而且相当有眼光的职员。只不过,在我代替爸爸处理贵根风险投资公司的事务后,他就已经辞职了。”

  “那你就不觉得奇怪,一个如此有能力的人,为何会自甘堕落昏庸度日?”杨宁微笑道。

  艾尔莎吃不准杨宁到底想说什么,所以她迟迟不敢开口,而就在这时,屋子里的吵闹声消停下来,同时,随着吱的一声,病房的门口被打开了。

  “这位先生,我丈夫想要见见您。”卡娜的脸上透着点疲倦,但在这片倦容中,却透着一点激动,一点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