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977章 977 咄咄逼人

正文_第977章 977 咄咄逼人

  第977章977咄咄逼人

  “三…”

  “二…”

  越数到最后,杨宁的脸色反倒愈发平静下来,就仿佛,眼下不管再遇到什么情况,都丝毫不会动摇他的决心·最新最快更新

  相比较杨宁的平静,眼下的德米萨,还有艾尔莎等人,整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,他们可丝毫没有杨宁的从容,反而惶恐、焦急!

  透过那柄猩红的,他们都能嗅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,作为血族,相信这世上,很少有比他们在血这方面嗅觉更灵敏的物种了。

  “一…”

  “等一下!”

  看到杨宁的目光骤然变得冷冽,德米萨尖叫道:“请再给我一点思考的时间,我保证,一定会给你满意的答复!”

  “早死晚死不都一样吗?”杨宁冷声道。

  面对杨宁咄咄逼人的目光,德米萨像是瞬间老了几十岁一般,脸上透着化不开的沮丧跟悲催。

  他极为后悔,为什么在不调查清楚的情况下冒然出手,同时,也将背后那几个怂恿他的家伙恨到骨子里了。

  “虽然布鲁克家族只是个小家族,可我上面还是有长辈的,尽管我是布鲁克家族的族长,但是,像这种关乎家族存亡的大事,还是·”德米萨唯恐杨宁说动手就动手,这一刻的他,语速极快。

  “你是想用老的来压我了?”杨宁撇嘴道:“或者我可以理解为,你这是在要挟我?德米萨,你这是想被灭族吗?”

  灭族!

  听到这两个字,德米萨整张脸瞬间惨白,尖叫道:“杨先生,请您千万不要误会,我没有那个意思!”

  不等杨宁开口,德米萨继续道:“我的意思是希望杨先生能亲自去一趟布鲁克家族,我保证,布鲁克上上下下,会以最高规格的仪式欢迎您。”

  “你觉得我应该信你吗?”杨宁歪着脑袋笑了起来。

  德米萨吃不准杨宁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,迟疑半晌后道:“杨先生,您应该相信我,我以人格保证。”

  “信你妹的大头鬼!”

  杨宁说变脸就变脸,顿时开喷了:“真把我当三岁小孩是吧?你说说看,从头到尾在算计我,要不是我聪明点,早被你们给害死了,就在刚才你还琢磨着搞什么拖延战术,你让我信你?”

  杨宁伸出手,手指都快点到德米萨的鼻子了:“呸!王八蛋,几百岁的…东西,你怎么越活越不要脸呀?

  德米萨脸色苍白,面对杨宁颐指气使的态度,他既无奈,又无辜,还觉得挺委屈的。·最新最快更新,提供免费阅读

  张张嘴,正要说些什么,忽然,却听到杨宁话锋一转:“当然了,也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。”

  这话一出口,顿时让德米萨、艾尔莎眼睛一亮,可看到杨宁脸上的不怀好意,他们稍稍提起的心,瞬间又沉了下去。

  他们想得很明白,无论面前这魔鬼谈什么条件,这条件对他们来说都是毫无利处的,因为,眼下的他们,完全充当的就是战败国俘虏的角色,不仅毫无话语权,还得遭到羞辱,更是要委曲求全,来换取活命的机会!

  不甘!

  恐惧!

  迷茫!

  绝望!

  种种负面表情充斥着他们的脑海,德米萨颓废的垂下肩膀低下头:“杨先生,请说,无论提出什么样的要求,我都愿意答应。”

  “血祭。”

  仅仅两个字,让德米萨浑身发冷,艾尔莎更是惊恐的瞪着大眼睛。

  与此同时,杨宁手中多出了一瓶装着猩红液体的瓶子,这是他在里兑换出来的,是用于血祭仪式的一种重要道具。

  看到这猩红瓶子的那一刹那,德米萨整张脸苍白一片。

  “献出你的精血,将它流入瓶中。”杨宁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。

  “你不能这么做,你这个恶魔!”

  艾尔莎尖叫道:“爸爸,不要献血,他是个魔鬼,就算死,我们也不能屈从!”

  德米萨默不作声盯着瓶子,对于艾尔莎的叫喊,他置若罔闻,半晌,他颤抖的伸出手,看着被杨宁拧开瓶盖的瓶口,他的目光,透着前所未有的迷茫与决绝。

  脸上的肌肉猛地膨胀,同时,还出现了痛苦之色,随之而来的,是他右手的食指缓缓离开,流出了一滴黏稠的猩红血液。

  不同于正常的人类,吸血鬼体内的鲜血极少,多数是青绿色,而红色血液,在吸血鬼体内更少,就跟那些高僧体内的舍利子一般珍贵无比。

  每失去一滴精血,那么能力就会少上一大截,因为精血,是吸血鬼的生命精华,是需要长年累月吸食人血才能诞生的!

  仅仅一滴,很可能就得熬个十年二十年!

  “很好。”杨宁微微一笑,紧接着,他又取出一张卷轴,上面有着诡异且复杂的文字,当然了,这些文字,杨宁看不懂。

  “趁着精血未散,在上面摁个手印吧。”杨宁脸上的笑意更浓。

  德米萨抬头望向杨宁,沉声道:“你比我们更适合恶魔这个称呼。”

  说完,德米萨没有丝毫的犹豫,用食指,狠狠的摁在了这张卷轴上。

  顿时,德米萨浑身痉挛,像是遭受到了世间最大的折磨一般,直接在地面上翻滚,十根手指溢出尖锐的指甲,然后疯狂的在身上抓着,掏着,就仿佛浑身上下有千万只蚂蚁叮咬一般。

  “放过我,我再也不敢了!”德米萨惨叫哀嚎,语气透着哀求。

  “你对我父亲做了什么!你这个恶魔!你说话不算话!”

  看着德米萨如此的惨样,艾尔莎脸色惨白,朝着杨宁尖叫。

  冷冷的扫了眼艾尔莎,随即,杨宁望向备受煎熬的德米萨:“你的心不诚,对我这个主人还心存敌意,所以,你身上的诅咒才会发作。也幸好你只是对我存在敌意,而不是杀心,不然的话,就不是诅咒发作,而是血祭了。”

  尽管遭遇着前所未有的折磨,但德米萨听了杨宁这话后,还是忍不住心头一寒。

  暗呼一声侥幸,要不是杨宁的实力,实在让他升不起报复心理,不然的话,搞不好眼下他就不是浑身如蚂蚁叮咬,而是化为脓水了!

  “现在,轮到你们了。”不再理会德米萨,杨宁冷冷的望向艾尔莎、西装男人,还有一屋子的吸血鬼:“不要怀疑我的能力,更不要质疑我的耐心,如果谁表露出一丁点不合作的样子,我并不介意证明给他看看,我到底敢不敢。”

  眼下,在场这些人都下意识望向杨宁,看着杨宁这种凉薄的目光,他们脑海中猛地浮起两个字。

  他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