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942章 942 残忍

正文_第942章 942 残忍

  找杨宁的?

  温长陵神色如常,但内心却变得警惕起来,看这些人来者不善的样子,八成就不是来送温暖送福报的。·

  所以,他打定主意,绝不会泄漏杨宁的一丁点信息。

  不仅是他,能坐在这里的炎黄交流会成员,谁会没点脑子,没点主见,基本上都跟温长陵的想法一致。

  可明显的,那些港城的富商们却不会这么任性配合了,面对有着凯恩财团身份的帕奇,他们都显得异常的紧张。尤其,当看到不断有持枪的军人进入这处顶楼会议室,一个个更是吓得双腿发软,不断打颤支撑着不跌倒。

  “怎么?不在吗?”帕奇脸上的微笑消失了,变得阴冷,让人一眼望去,有着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
  “你,说!”

  随手指着一个港城的富商,帕奇第一时间望了过去。

  被点到的富商吓出一个激灵,此刻是大气不敢喘,尤其看到帕奇的目光后,他就觉得像是被毒蛇给盯上了,这让他又惊又怕。

  “我…我…我不…知道…”这富商吱吱唔唔,在黑漆漆的枪口下,他吓得都快昏厥了。

  “没用的东西。”帕奇嘿嘿冷笑着朝这富商走去,众目睽睽下,他伸出手,直接掐住了这富商的脖子:“我耐心有限,只给你三秒钟考虑的时间。·”

  “三…二…一”

  咔嚓!

  “抱歉,我忽然想起来,你的脖子被掐住,开不了口说话。”看着脖颈被掐断后软倒在地的这富商,帕奇忽然说了这么一段话来,不过这家伙看上去一点道歉的意思都没有,反而透着点随性,这让在场目睹这一幕的人,无不震惊!

  说杀就杀?

  他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把吴老板给杀了!

  众人心头一凛,可显然,帕奇并没有给在场人太多思考的时间,直接转过身,指着另一个港城富商:“你来说。”

  那被点到的富商顿时都快哭出来了,一脸惊惧的走了出来,惶恐道:“我不知道,求你别杀我,我真的不知道…”

  啪!

  枪声响起,紧接着,众人就看到,这个富商的脑袋出现了一个皮肉翻开的小洞。

  倒抽一口凉气,一时间,在场这些富商们人人自危,唯恐被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给点到名字。

  零零三死死抓着手指,局势的急转直下,让他险些按耐不住要跟帕奇拼命,可他不是只讲蛮力不带脑子的莽夫,很清楚,一旦暴起发难,很可能会波及到在场的其他人。

  这也是零零三迟迟不敢轻举妄动的原因。看·

  “你来说。”

  帕奇再次伸出手指,这一次,被点到的人,是温长陵。

  温文昊当场脸色就变了,咬牙切齿的同时,就要站出来跟帕奇拼命,可却被温长陵伸手给拉住了。

  “你回答我,那个人,是谁?”帕奇慢条斯理的走向温长陵,站定后,先是不屑的瞥了眼温文昊,然后道:“我时间有限,耐心更有限,别再逼我做一些我不习惯干的事情。”

  不习惯?

  呸!

  瞧你这杀起人来驾轻熟路的样子,你还真敢舔着脸说自己不习惯?

  在场的炎黄交流会成员,一个比一个脸色难看,可即便是接连有两个人惨死当场,但他们依旧没有露出恐惧之色。

  “我让你回答我!”

  帕奇毫无征兆出手,直接掐住了温长陵的脖子。

  “放手!”温文昊一惊,紧接着就要挥拳砸向帕奇。

  砰!

  帕奇直接踢出一脚,将温文昊踢飞,他正要转头望向被他掐住脖子的温长陵,忽然,他的眉头皱了皱。

  缓缓松手,帕奇从兜里取出手机,仅仅听了几句后,眉头就皱得更深了。

  望着早已憋得脸红,不断喘息咳嗽的温长陵,帕奇冷笑道:“算你走运,恰巧下面似乎遇到点棘手的手,我先过去处理下,希望回来后,你能放聪明点。”

  说完,帕奇转身,望向已经与他保持极短距离的零零三,漠然道:“幸好你刚才没出手,不然的话,他,还有你,眼下就是死人了。”

  零零三脸色阴沉的看着帕奇离开这间会议室,他沉默下来,甚至背脊处,已经出现了不为人知的冷汗。

  他自然不会坐视温长陵被帕奇杀死,可刚才他出手的时候,明显感觉到背脊传来一股凉意,就仿佛当时他要是真对帕奇出手,那么现在,他就已经暴毙当场了!

  这个家伙,到底是谁?他找杨宁到底要干什么?

  显然,帕奇在外面下达了某些指令,这直接导致眼下这会议室里里外外,都被一群真枪实弹的军人给包围了,零零三不敢轻举妄动,先是默不作声的将地上两具尸体用布盖好,然后才坐在椅子上。

  自始自终,他的这些动作,都没有人去阻止,似乎帕奇在临走前还下达过某些指令,比如说,只要他们这些人不想着逃跑,或者反抗,倒是有着行动上的自由。

  砰!

  当帕奇出现在楼下的时候,立刻听到剧烈的撞击声,同时,迎面还飞来一张凳子。

  哼!

  帕奇目露狠色,直接抬手一挥,就将这撞来的凳子给甩到一边,他看了看乱糟糟的现场,最终,目光停留在了面前对战的两道身影上。

  “雷森,你既然觉醒了能力,怎么还搞得这么狼狈?”帕奇语气中透着些许不满。

  雷森沉声道:“面前这小子很厉害,不能用常理判断。”

  帕奇望向与雷森过招的杨宁,看了片刻后,撇嘴道:“不要为自己的无能找借口。”

  雷森原本就阴郁的脸色,因为帕奇这句话,变得更难看了,他冷冷的哼了哼,也不去跟帕奇争辩,只是暴怒的喊了声,然后再次挥拳,攻向杨宁。

  杨宁也渐渐打出真火了,要不是为了麻痹对手,他真想暴露些许底牌,直接把雷森给干趴下。

  自从帕奇出现后,杨宁就不得不分成一些精力在帕奇身上,唯恐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家伙趁人之危而暴起发难。

  不过,显然杨宁的警惕纯粹多余,帕奇自始自终都没想过要跟雷森围攻,而且还惬意的搬了张凳子坐下:“你们继续,当我不存在的。”说到这,帕奇还望向不远处一个喽罗:“那谁,去给我倒杯红酒来。”

  雷森咬牙切齿的瞪了眼帕奇:“不帮忙就出去,别坐在旁边碍事。”

  “我凭什么要帮你?”帕奇微微一笑。

  “你要搞清楚,这件事自始自终都跟我没一点关系,既然你都不在乎,我干嘛要浪费那么多时间,去做一些我本就没兴趣做的事?”雷森阴沉道。

  “好吧,既然你这么说了,我姑且先放下咱们之间的矛盾。”

  帕奇笑着拍了拍大腿,然后起身:“十秒,我替你解决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