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935章 935 皇家号!

正文_第935章 935 皇家号!

  龙的再次出现,让原本就闹得沸沸扬扬的港城,再次引起世界各地的强势关注。·

  只不过,这条龙也不知道是不是又喝高了,在搞得港城军警两方鸡飞狗跳后,竟然很突愕的就消停了。

  不过驻港部队,还有港城警方一点不敢大意,先是彻底封锁了这片区域,将还逗留着的居民劝退,之后,拉上横条,设下路障,开始对那片区域的地点,进行摸索,看能不能找到入口,进入下面调查。

  以米国、英伦为首的北盟终于坐不住了,在跟华夏政府数次交涉后,终于派出代表团前来港城,目的很明确,就是要搞清楚,港城地下,是不是仍然有一条沉睡中的东方巨龙!

  当然,他们也没敢大张旗鼓,而是选择低调进行,派出的人,更是见不得光,行走在夜幕下的那些个间谍。

  因为,北盟跟华夏政府谈崩了!

  “该死的鬼天气,该死的食物,我诅咒这个国家!”

  夜色下的港城,某个相对僻静的街道上,一个看上去游客的白人,骂骂咧咧的同时,也缩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扯着裤裆的拉链,一副要随地大小便的样子。

  “萨普,让你别到处乱吃东西,你偏偏不听,现在知道厉害了吧?”一个壮汉抓着啤酒瓶,先是狠狠灌了口,然后咧着嘴笑道:“华夏的食物就tm是毒药,难吃死了,尤其是那种叫筷子的玩意,更是折磨人,我差点想把店里的老板拧死。·”

  “嘿,要不咱俩回去,找那老板出出气?”萨普立刻咧着嘴道。

  “好,你快点把裤子拉好,槽,就你这毛都没的家伙,炫耀个什么劲?”壮汉再次喝了口啤酒,对于萨普小便后不扯拉链的行为,相当的不满。

  “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少说两句,这次总统让我们过来,可不是来玩的,完不成任务,回头我绝对一巴掌拍死你们。”

  一个脸色苍白的男人掩着嘴道,看上去似乎有洁癖似的,对于萨普,还有那个大大咧咧的壮汉,一脸的嫌弃。

  他给人的感觉,很优雅,举手投足间,也显得文质彬彬的,看上去,年纪不是很大,穿着也相当讲究。

  随着这男人的话说完,不管是萨普,还是那个醉醺醺的壮汉,都是脸色一白,吱吱唔唔的不敢说话,显得很忐忑。

  “两个废物。”这男人低声骂了句,然后望向身旁带着半边眼罩的男人:“帕奇,查到我想要的信息没有?”

  “查到了。”这个叫帕奇的独眼龙点了点头,沉声道:“不难查,但这个人似乎很不好接触,据说见过他的人不多,只知道是华夏的户籍,年纪也不大。·”

  优雅男人微微皱眉:“总统让我们跟这个人接触,要从这家伙手上把地买下来,不过这吝啬的总统似乎不太愿意出高价,所以,以我估计,这买卖很难谈下来。”

  说到这,优雅男人继续道:“当然,我们这趟的出差费用也不多,干脆就按照老规矩来吧,那些钱咱们就分了。”

  帕奇露出一抹会意之色,至于萨普跟那个壮汉,更是面露亢奋。

  钱代表着什么?

  代表着女人、还有毒品!

  “只是,若是接触不到这个人,就挺难办的。”优雅男人缓缓道。

  “放心,查尔斯大人,我刚好得到一个消息。”帕奇微微一笑:“这个家伙想要将那个地方的地皮全买下来,所以,他宴请了多位老板,这些老板手中都握有商业区的大量地皮。”

  “没想到,这家伙不仅胆子大,胃口也不小嘛。”叫查尔斯的优雅男人若有所思笑了笑:“知道宴会的地点在哪吗?”

  “皇家号,时间,从明早开始。”

  “皇家号?”

  查尔斯露出意外之色,紧接着,他的脸上就绽放出微笑:“原本还头疼怎么混进去,没想到,这家伙竟然这么配合我。”

  “嘿嘿,当初我听到这事时,也有些惊讶,这未免也太巧了。”帕奇同样笑着。

  “既然选了皇家号,没道理不演一场戏,我记得来之前,总统不是也让雷森带人来吗?替我联系一下他,让他看着办。”查尔斯缓缓道。

  “明白。”帕奇点头,做了个我懂手势。

  作为港城拥有极高知名度的超级游轮,皇家号一直停靠在港城最大的码头——上环码头。

  因为皇家号是商业用途,租金极高,除了偶尔会被多金的土豪们租借,用来作为宴会用途外,平日里基本都处于停靠状态。

  当然,即便是闲置着,这辆皇家号每天也会有大量的清洁工打扫。在这座皇家号上,尘埃反倒成了一种稀缺物。

  今日,这辆皇家号再次启动,一大早的,在很多人的注视下,皇家号就开始鸣笛,然后抛锚,开始驶离上环码头。

  皇家号,看上去跟平日里差不多,甲板的水手们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手头上的工作,只不过,当打开甲板那道门,就会惊讶的发现,走进了一个金碧辉煌的世界里。

  女人,必不可少,一大群模特、二三线女演员云集于此,每个女人都经过精心的打扮。

  当然,酒同样也是必不可少的东西,这玩意可是男人的最爱,就算再不懂酒,甚至忌酒,在如此场合中,还是需要端着小半杯红酒,装模作样的摇晃一番,借此彰显出与这里的格格相入。

  俗话说,这叫接地气嘛。

  今日,炎黄交流会的成员云集于此,租用这座皇家号,也是这些成员共同出的钱,毕竟动辄几百上千万的租金,摊谁头上心里都不痛快。

  这倒不是出不起这钱,而是谁的钱都不是打炮来的,越会赚钱,往往越懂得节省,因为知道赚钱并不容易。

  “三边!”

  “三边!”

  “三边!”

  某赌台上,一群人围着玩二十一点,一个个都兴致盎然,今儿似乎坐在闲家的人手气不错,很快就吸引一群有钱人的围观跟参与,当然,押闲家赢的人可不少,光是听着他们在旁吆喝,就能判断一二。

  “好!杀庄!”闲家兴奋的喊着,掀开牌底一看,刚好二十点,直接让庄家脸色难看了。

  “玩够了没,该做正事了。”

  这时候,一个白人走了过来。

  那闲家的老外恋恋不舍的点了点头,然后跟着起身。

  看到这手气红得一塌糊涂的老外离开后,原本围观的老板们一个个也都各自散去,有一些没走的,倒是聚在一起低声交流起来,话题,无非就是围绕着这里的环境,还有酒以及女人。

  聊着聊着,其中一个人皱眉道:“你们发现没,这里很多生面孔啊,都是老外,这次不是咱们举办的宴会吗?这些人是怎么进来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