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80章 880 陆绝上山

正文_第880章 880 陆绝上山

  宴会,坐满了人

  但是,与先前的乱七八糟相比,此刻坐在宴会厅里的人,明显高出了一个档次

  杨宁不需要认识多少人,也不需要捧着电话打个不停,因为这脏活、累活,都有零零三负责。·

  零零三是什么人

  那可是天组的负责人,加上背后又有着京中海当靠山,能临时凑来的人,或许在卧虎藏龙的京城算不得什么,但换做是海澜市,那可绝对是跺一跺脚,地面就能震三震的大人物

  刘家人早就笑得合不拢嘴了,尤其是刘父、刘母,每每看见这些人进门后,就冲着他家姑爷吆喝,热情的不得了,尽管也好奇张宇是怎么认识这些人的,但他们都没敢去问。

  陆绝也很惊讶杨宁的手笔,因为在场的可不仅仅有官面上的人,还有着他们各自的亲朋好友,甚至,就连军方,以及道上的大人物,但凡这些人能喊来的,全部都给叫上了。

  俗话说人多力量大,不一会,这原本空旷的宴会厅,就显得拥挤起来,众人这才停下呼朋唤友的举动。

  场内的形势变化,让原本跑去厅外明哲保身的人,一个个全悔得肠子青了,如今想进去,却被拦了下来,甚至有些人,还被刘家给赶了出去。

  不过,这些陆绝都懒得去关心,因为他对如今的形势,满意,相当满意

  看着小徒弟张宇跟刘楠正接受众人的祝福,一脸喜气的跑去给每桌每户敬酒,喝得那是满面红光,他就露出慈爱的微笑。WW·

  “等过了今晚,我就去解了三戒师傅的七殇毒。”

  “多谢陆神医。”

  杨宁微笑起身,与零零三悄悄离开这间宴会厅。

  事情的近战相当喜人,来之前,也没想到会这么巧。

  在即将离开海澜大酒店时,杨宁跟零零三,倒是与一群气势汹汹的人不期而遇,为首的是个长相一般,但神色嚣张的男人,看上去二十七八岁。

  他领着十几个一脸写着我是流氓的男人朝着宴会厅走去,杨宁跟零零三相视一笑,也不走了,就立足原地,一副看戏的神色。

  没过多久,只见那男人一脸惊悚的领着人回来了,此刻的他,看上去相当的心有余悸,丝毫没了一开始的嚣张跋扈。

  杨宁与零零三在海澜市待了一夜,住的地方,自然是海澜大酒店了,好歹花了十万块,总不能当了冤大头后,还耿耿于怀装清高吧

  一夜过去,第二天,陆绝很守诺的在地下车库等候了,看得出来,他脸上还有些许醉意,想必昨晚·

  “陆神医等很久了吧”杨宁笑道。

  “没多久,也是刚来一会。”陆绝摇了摇头。

  “上车吧。”

  在零零三的招呼下,杨宁与陆绝分别上了车,朝着回陇山的方向驶去。

  大概晌午时,三人重新回过陇山镇,对于这座边陲小镇,陆绝并不陌生,回来的路上,他就说过,当年曾由于一些原因,曾在陇山镇待过两个月,当然,那都是十年前的事了。

  没有停留,下车后,陆绝就提出先去文珠寺,查看一下三戒和尚的病情。

  杨宁欣然同意,毕竟,如今怕是没有哪件事,比治疗三戒和尚更紧迫的了。

  观止显然没料到,杨宁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,就把享誉当当的陆绝给请到了寺里,这让他相当惊讶,当问及是通过什么法子,才把陆绝请来时,杨宁就把发生在海澜大酒店的事简短说了遍,听得观止一阵摇头苦笑,还感慨三戒和尚命不该绝。

  “很棘手。”

  随着吱的一声,三戒和尚休息的厢房门被陆绝轻轻推开,此刻的他,脸色有些凝重。

  杨宁与观止都没有插话,而是静静等候陆绝接下来的话。

  “七殇毒很特殊,配方提到的毒材,也是世间罕有,可以说是毒中的精品。”陆绝一脸严肃道:“一般,治疗这毒有两种办法,一种是清楚七殇毒的配方,同时清楚每种毒材的成份重量。不过多数情况下,这种法子只适合配毒的人。”

  顿了顿,陆绝又道:“至于这第二种,就是以气运针,将毒给逼出来。”

  “气运针”观止迟疑道:“陆神医,这气运针真能把毒给逼出来吗”

  看观止的神色,估摸着他以前就曾用气运针试过,只可惜,这结果,显而易见。

  “普通的气运针自然是解不了这毒。”陆绝没有打哑谜:“除非,是用森罗七叩首。”

  森罗七叩首

  听到这五个字,观止立刻露出惊讶之色,为难道:“竟然是传闻中的气运针三大绝技之一,只不过,想要找到懂森罗七叩首的人,谈何容易”

  “我恰巧就懂得这门针灸之术。”陆绝微微一笑。

  “没想到,陆神医竟然懂得这门失传多年的气运绝技,看来,我这师侄是有救了。”观止立刻露出喜色。

  “别急着高兴。”陆绝再次恢复到先前的严肃之色:“我得先说好,森罗七叩首理论上确实能解了三戒大师的七殇剧毒,但同样的,也存在提前让剧毒爆发的隐患,这个你们可得有思想准备。也就是说,若是施针,一切就只能听天由命了,万一到时候真出了什么好歹,我先说好,我概不负责。”

  观止露出迟疑之色,陆绝把话说得这么严肃,这只能说明一点,即便是使用森罗七叩首,也不是百分百能治好三戒和尚,而且,还可能提前让三戒命丧黄泉。

  这是一个难以抉择的赌局,赢了自然是皆大欢喜,可一旦输了的话,那就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呀

  观止闭上眼,拨动着手中珠串,大概过了十来分钟,他重新睁开眸子:“请陆神医出手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见杨宁没有意见,陆绝点了点头,他从行李中掏出一个长方形的金色盒子,盒子用一条扁平的红绳捆绑着。

  解开红绳,陆绝打开盒盖,入眼,是一排长短粗细各不相同的金针

  陆绝缓缓道:“择日不如撞日,开始吧。”

  说完,陆绝抓起金色盒子,再次回到厢房。嫂索{都市至尊系统

  杨宁跟观止也跟着进屋,看着病床上依旧处于昏迷状态,且脸色发白的三戒和尚,隐隐露出些患得患失。

  不过,对于陆绝,观止还是信任的,他也相信,自己这师侄不是短命相。

  “两位,待会在我施针时,千万不可打断我,更不可吵到我。”陆绝捏着一根细长的金针,一脸严肃。

  “陆神医尽管放心,我已经跟寺里的弟子说了,这后厢房不允许任何人进出。”观止点头道。

  “好,那我开始了。”陆绝转过身子,先是看了眼两根手指捏着的金针,然后,他望向了床上的三戒和尚。

  这一刻,陆绝身上的气势徒然一变,一股灼热的气息,瞬息间经身体蔓延开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