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79章 879 陆神医,要不咱俩做笔交易?

正文_第879章 879 陆神医,要不咱俩做笔交易?

  海爷的态度,让刘父胆颤心惊,也让张宇云里雾里。

  那个青年也就罢了,怎么连这位海爷,也对自己如此亲善?

  看着海爷嘘寒问暖的样子,张宇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他的私生子,尼玛,这无微不至的态度,实在太让他受宠若惊了!

  没看到,刘家这群势利眼看他的眼神,全变了吗?

  有这位海爷撑腰,那可比厅级干部管用多了,最起码,那厅级干部能做到的,海爷也可以做到。而厅级干部不能做到的,海爷同样能做到。

  在海澜市就有一种说法,这城市,姓海的!

  陆绝也挺纳闷的,他三番五次的想找海爷试探,可谁成想,人家压根就没正眼瞧他,这让陆绝很受伤,一开始还以为这海爷是冲着他面子来的,谁成想,竟然是自己想多了!

  开什么玩笑!

  张宇什么时候认识这些人了,要是他有这本事,还轮到自己这当师傅的瞎操心吗?

  所以,陆绝非但没有打消怀疑,而且,内心的疑惑也更浓郁了。

  可是,无论他怎么琢磨,都想不通,谁会在这节骨眼上,偷偷摸摸的跑来给他送温暖。

  “陆神医,你好。”

  当陆绝找了处地方坐下,打算暂时舒缓一下神经,可这时,他耳边响起一个声音。

  “你是?”

  陆绝转过头,入眼,是一个颇有气质的青年,戴着副墨镜,看上去绝不超过二十岁。

  但是,陆绝心头却升起警惕,因为他从这个青年身上,感受到了一股江湖气息。

  确切的说,是血腥味!

  暗暗提防,他吃不住这个忽然找上他的青年到底是什么来路。

  “陆神医,对先前的两件礼物,还算满意吧?”

  这青年自然是杨宁,他微微抬头,望向不远处,正被刘父等人巴结的周公子,然后,又看了看,正拉着张宇吹牛闲聊的海爷,这才收回目光,笑眯眯望向陆绝。

  “是你?”陆绝不傻,很快就意识到,这是出自杨宁的杰作。

  “陆神医还满意吧?”杨宁依旧微笑着。

  “你想干什么?”陆绝面露迟疑,看着杨宁笃定的脸色,他内心信了七八分。也只有这样,才能解释为何张宇能认识周公子跟海爷。

  “陆神医,要不咱俩做笔买卖?”杨宁笑道:“我有一位重伤垂死的朋友,希望陆神医能解救。”

  陆绝本能的就要回绝,不过,他还是问了句:“什么病?”

  “七殇。”杨宁平静开口。

  可他平静,不代表陆绝就同样平静,他险些就叫出声来。

  七殇!

  这可是天地间最恶毒的七种绝毒调制而成,偏偏中了七殇的人,却不会被毒死,反而会潜伏在人体内,不断蚕食人体机能,让中毒者每天品尝一次不同感觉的心绞痛,七天一次循环。

  这种毒,既伤身,也伤心!

  所以,被称为七殇!

  越拖到后期,这毒就越恐怖,最后,会在同一天,出现七次不同的心如刀割,然后每天活在这种折磨中,最终死去。

  “抱歉,我救不了。”陆绝没有思考太久,直接回绝。

  “陆神医,你看看你的徒弟。”杨宁指着不远处的张宇。

  陆绝抬起头,他看到张宇脸上洋溢着的微笑,以及与刘楠彼此间的甜蜜,还有偷偷在门外张望,或者悄悄回到宴会厅的宾客。

  “你威胁我?”陆绝脸色阴沉。

  “没有,不然的话,我就不会先送出我的诚意。”杨宁缓缓道。

  陆绝脸色变得阴晴不定起来,一方面是棘手的七殇剧毒,一方面是徒弟的幸福人生,这确实是一个很难抉择的问题。

  “我想知道,是谁中了这种毒。”陆绝严肃道:“请老实回答我,别试图找借口搪塞,能中七殇剧毒的人,绝不是普通人。”

  “大林寺戒律堂首座,三戒师傅。”杨宁并没想过隐瞒。

  “是他呀…”

  显然,三戒和尚的名头,陆绝也听说过。

  半晌,他沉声道:“既然是交易,就得付出足够的酬劳,我陆绝做事向来有原则,你能拿得出我需要的报酬,我就愿意接下这活。”

  “没问题,我能做到。”杨宁点头。

  “你知道我想要什么?”陆绝若有所思道。

  “你要多少人,我给你多少人!”杨宁语气透着不容置疑。

  听到这话,陆绝心头一凛,他觉得,这个看上去挺多二十岁的小伙子,似乎底气十足,他什么来头?

  疑惑归疑惑,但陆绝并没有太深入去想,他严肃道:“好,只要能把我徒弟的婚宴搞得有声有色,三戒师傅的毒,我来解!”

  “一言为定。”

  “驷马难追。”

  达成协议后,杨宁转过身,朝不远处的零零三点了点头。

  零零三得到了杨宁的眼神示意后,当即掏出手机,迅速拨了几个号码。

  陆绝顺着杨宁的目光,也发现坐在角落边上的零零三,眉头不由皱了皱,他在揣测,杨宁跟零零三,到底是什么人。

  “呀,周司令,您怎么来了?”

  大概半小时后,一个身穿军装的男人,领着好几个部队里的高干走了进来,引起场内场外一片哗然。

  周公子也露出意外之色,显然他没料到,自家老子也来了,赶紧小跑过去。

  “是张小弟吧,当初可真要感谢你呀,一转眼,两年过去了,你都要结婚了,竟然也不给伯伯送请柬,是不是把伯伯当外人呀?”

  周永业直接就找上了张宇,一副热情熟络的样子,完全不管张宇脸上的发懵跟惊愕。

  周永业在刘家人唯唯诺诺的招呼下坐了下来,不过这位军区司令,显然只对张宇有感觉,对刘家人,那是压根没用正眼。

  不过,周永业屁股还没坐热,大门就再次传来哗然声。

  “是省组织部的罗部长,还有党组的梁副书记,看,还有上一届省政协莫主席。”

  只见三个中年人微笑着进门,大老远的,就笑道:“不请自来,新郎官不介意多搭几双碗筷吧?”

  “请,罗部长、梁书记、莫主席,这边请!”

  刘父都快炸了,但不是寒毛,是心脏!,

  尼玛,大人物一个接一个,这幸福,来得未免也太快了点吧?

  刚刚将这三位官面上的招呼好,耳边再次响起哗然声。

  “老刘,快看,是新调过来的侯副省长。”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进来,还疑惑的四下张望,这一刻,刘父都幸福得要昏过去了。

  他想也没想,直接就跑了过去,稍稍一打听,人家不是走错门,是专门来吃喜酒的,这让刘父震惊的同时,也下意识的望向不远处的陆绝。

  看到陆绝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,刘父忍不住侧着身,朝陆绝竖起一根大拇指。

  这意思很直接明了你牛!

  “陆神医,还满意吗?”杨宁笑眯眯道:“如果不够的话,还可以加,加到你满意为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