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77章 877 瞬间冷场!

正文_第877章 877 瞬间冷场!

  “他就是陆绝。·>

  零零三朝那个文赳赳的中年人瞄了眼。

  杨宁也开始打量起陆绝,他通过查探,发现,这个陆绝的身体、精力属性,竟然达到了双八十这个界限,这说明陆绝确实擅长养生之道。

  刚进宴会厅,陆绝就受到了各方的簇拥,瞬息间成为众人焦点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他才是今日婚宴的主角,而他身后的一男一女,完全就是陪衬的伴郎伴娘。

  “嘿嘿,陆先生,好久不见,还记得我吗?”

  “陆医生,是我呀,当初可得感谢你替犬子治病,不然,我可真就得白发人送黑发人了。”

  “陆神医,你好你好,我是…”

  类似的招呼声可谓应接不暇,陆绝今儿看上去很高兴,逢人就点头致意。

  今儿,他可着实是摆出了大排场,富商名流,高官小吏可谓齐聚一堂,就连混社会的三教九流也是一个不少。

  “你们听说没,陆神医这次之所以搞大排场,就是因为女方家是势利眼。”

  “听说了,当初他这小徒弟可着实受了不少委屈,险些惹得陆神医发飙。”

  “你看看,那桌就是女方的家人,啧啧,如今一个个都老实了,看这女婿是怎么看怎么顺眼。”

  杨宁听到身边有人交谈,随意问了句:“这位老板,你是说,陆医生今天搞这么大排场,就是为了应付女方的人?”

  “可不是,小兄弟我告诉你呀,这女方家在海澜市也算是小有名气,资产也不少,据说这次陪嫁的嫁妆,就达到了十个亿。·”

  这男人也算有那么点身份,他上下打量了一眼杨宁,着重在杨宁手腕的表多看了那么几眼后,就笑眯眯道:“为了不让他的小徒弟受窝囊气,陆神医这次也是下了血本。”

  血本?

  确定这不是借机敛财?

  你真当医生这玩意是普渡众生的观音菩萨?还是说,你真信了那狗屁不如的悬壶济世?

  杨宁脸上有些古怪,不过这男人显然没察觉到,继续道:“只不过,陆神医可能会因此得罪一些人。”

  “得罪人?”杨宁疑惑道。

  “对,小兄弟,听你的口音就是个外地人,你不知道,这女方家,原本是跟省里一位家族的子弟订婚的。谁成想,陆神医的小徒弟横插一杠,愣是掳得美人心。”

  这男人压低声音道:“那家被悔婚的人可气坏了,怕是会在这场宴会上胡搅蛮缠一番。”

  顿了顿,这男人继续道:“所以,陆神医这次才会邀请五湖四海的朋友来,就是为了壮胆的。”

  “哦,这家人是…”

  杨宁还没问完,就察觉到,身边这男人脸色微微·

  顺着他的目光,杨宁看见,原本坐在官面那桌的人,旁边忽然多出十几个西装男人,这些人的出现,顿时让那官面那几桌的人,一个个脸色不好看了,甚至不少还站了起来。

  紧接着,这几桌的人,都很默契的站起身,朝着厅外走去。

  这么大动静,陆绝要是看不到,也白瞎了他的那双眼睛,脸色相当不好看。

  其中也有不少人走了过来,跟陆绝说了几句话后才离开,当时陆绝脸色就难看起来。可更多的,却是一句话不说转身就走,这一来二去,陆绝的脸色愈发难看。

  这时候,杨宁还听到,在场不少宾客的电话响了起来,每个接通电话的人,脸色当场就是一变,然后放下电话后,也开始往外走。

  这次,陆绝并没有露出丝毫的意外之色,但他的脸色,却已经是难看到了极点。

  他身后的一男一女,看着如潮水般退走的宾客,也是有些手足无措,而女方家的人,终于在一分钟后爆发了。

  砰!

  清脆的巴掌声,在桌面响起。

  “我说陆医生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你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,说什么能妥善解决,不然,我才不会将女儿嫁给你这穷徒弟!”

  “就是呀,我说陆医生,你之前信誓旦旦的保证,我们也确实相信你的能力,可如今,你自己也看到了。”

  “小楠,走,跟奶奶回家。”

  这群女方的人,一个个脸色难看,不止是因为冷场的尴尬,还有对陆绝言行不一的愤怒,以及对未知的可怕。

  因为相信陆绝,也见到陆绝在社会上的地位,他们基于贪婪的心思,选择跟那个家族退婚,谁成想,闹最后,压根就不管用!

  “浪得虚名!”有女方家的人冷嘲热讽道:“还说自己认识很多大官,连这事都处理不好,笑话。”

  “看看,官面上来的这些人,连个部级的都没有,还管夸口说自己认识的人多?”

  面对这些人的冷嘲热讽,陆绝没说什么,反倒是他徒弟怒了:“你们嘴上积点德,我师傅厉害着呢!”

  “你这穷小子给我住嘴,我是瞎了眼,才会把女儿许给你!”一个男人咆哮道:“小楠,跟我回家!”

  那个原本脸上洋溢幸福的女孩彻底懵了,谁能想到,这形势的急转直下,能达到如此让人反应不过来的速度?

  陆绝的徒弟正要跟这伙人理论,这时候,陆绝摆手道:“够了!”

  “陆神医确实认识不少人,可是,因为他不圆滑的性格,得罪的人也多。”零零三在旁道:“难保这次就没有那些人插手,估摸着也是想借机敲打敲打陆神医,让他知道医生就是医生,得懂得本分,可以有医者的脾气,但要懂得尊卑。”

  杨宁若有所思点了点头,然后望向陆绝。

  “姓陆的,甭解释那么多,今儿这事不仅仅是小楠跟你这穷徒弟的事,还关系到我们刘家在海澜市的生意。”

  女方的家长沉声道:“我刚接到消息,许多之前跟我们刘家合作的生意伙伴,如今都找借口不来了,还有,他们还说,会逐月减少跟刘家的业务往来。”

  顿了顿,这家长继续道:“当然,这不是重点,当初答应你这门婚事,我们刘家就预料过这种情况,也做好了相关的应对计划。可是,别忘了,你当初是怎么许诺的?”

  陆绝脸色阴沉,缓缓道:“容我打两个电话。”

  “可以。”

  女方的家长用鼻子哼了哼,尽管说的话不难听,但是,这内心的不满,都已经写满脸上了。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你们!”

  几个电话过去,陆绝的脸色一次比一次难看,看得出来,他这几次通话,都很不顺利。

  “看来,得咱们出马了。”杨宁微微一笑,心里有了算计。

  “杨先生,你是打算搀和这事了?”零零三看出杨宁的心思。

  “这陆绝不是每天喜欢的东西都不一样吗?我觉得,如今没有什么东西,能比得上把形势拨乱反正更值得他上心的。”杨宁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。

  ps:上班中,老规矩,下班回家码,嗯,至于晚上是两章还是三章,看状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