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65章 865 空谷天雪最尊贵的客人!

正文_第865章 865 空谷天雪最尊贵的客人!

  关于这个印纹,杨宁也是稀里糊涂得到的,他甚至不清楚这印纹到底有什么作用,总不可能只是一个象征性的标志吧?

  光是让人看的?

  那自己成什么了?

  喜欢打扮的娘们?

  杨宁尴尬的挠了挠头,解释道:“就在刚才抱贝贝时,它自己冒出来,然后钻到我体内的。·”

  彩花婆婆脸色变得异常严肃,她认真的看了眼杨宁后,很恭敬的对杨宁施了一礼。

  “吴婆婆,您这是做什么?哪有长辈给晚辈施礼的?”

  杨宁赶紧起身,然后回了一礼。

  开玩笑,这彩花婆婆真要算岁数,都可以当他爷爷的奶奶了,杨宁可不敢托大,更不敢承这礼,免得哪天出门就莫名其妙的被雷给劈了。

  “老身真的很感激杨少侠对宫主的付出。”彩花婆婆答道。

  “吴婆婆不必客气,我跟贝贝投缘,她真的很乖。”杨宁笑道。

  “这些老身都知道,老身更清楚,杨少侠对宫主的疼爱,没有掺杂任何的私心。”

  彩花婆婆很认真的说着,她看了眼杨宁眉心处绽放着的雪白火焰,缓缓道:“杨少侠,你可知道,你眉心这块印纹代表的含义?”

  “不懂。·”杨宁露出茫然之色,怎么滴,同样是印纹,只是细节上不同,莫非还有什么很大的差别吗?

  该死,不会真让我跑去给空谷天雪跑腿打杂吧?

  正当杨宁胡思乱想之际,彩花婆婆开口道:“像这种印纹,整个空谷天雪的历史中,只有四个人拥有。”

  我勒个去,四个人?限量版的?

  杨宁没有打岔,很认真的静候彩花婆婆接下来的话。

  “这第一人,是创立空谷天雪的雪后。这第二人,是宫主。”

  彩花婆婆严肃道:“严格来说,昔日雪后创立空谷天雪的初衷,就是为了便于转世,所以宫主这个位置,不会让与外人。”

  说到这,彩花婆婆指着她眉心的印纹,解释道:“像老身眉心的印纹,对老身有着很大的好处,能滋养老身的精气神,但同样的,却有一个限制。”

  “什么限制?”杨宁心头一紧,他最怕的,就是某些禁锢之类的弊端。

  “就是永远不能反叛,必须无条件的忠诚。”

  似乎看出杨宁的担心,彩花婆婆继续道:“不过杨少侠放心,你眉心的印记,并没有任何限制,因为这印记源于雪后。而且,你的印记,效果要比老身获得的更强!”

  暗暗松了口气,杨宁问道:“那么另外两人呢?”

  “这第三人,据说他与雪后有着很深的渊源,他的实力高深莫测,老身只见过他一次,当时的他,刚刚完成三世转轮,活出了第四世。·”

  “第四世?”

  杨宁目露惊容,如果彩花婆婆没撒谎的话,这岂不是说,在此刻的华夏,很可能这活出第四世的人依旧存在,还没死!

  这种牛人,真要追溯起来,岂不是比雪后还厉害?

  他是谁?

  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杨宁问道。

  “老身记得,他曾说过,他的名字,叫游长安。”彩花婆婆想了想,然后肯定的答道。

  游长安?

  杨宁很肯定,这个名字他是第一次听说,可问题是,他总觉得,这名字似乎在哪见到过。

  皱着眉,想了足足好一会后,杨宁猛地打了个哆嗦,他终于知道,这游长安是谁了!

  斗技楼,第七层的守关人!

  竟然是他!

  杨宁无法忘记,当初,他抱着贝贝前往龙家,想要请龙师替贝贝诊断,却在观星楼外,意外撞见了这个守关人。

  当时,杨宁特地用查探了对方,这个属性满值的怪物,就是顶着游长安这个名字!

  “你见过他?”彩花婆婆是何许人,自然看出杨宁的情绪波动。

  “见过。”杨宁点头:“而且有过数面之缘,当初,这老家伙还想让我拜他为师。”

  彩花婆婆眼睛一亮,尤其听到游长安曾想收杨宁当徒弟,立刻问道:“你答应了?”

  “没有。”杨宁摇了摇头。

  彩花婆婆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,她欲言又止,可终究忍着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  事实上,她真的很想说,你能不能别这么任性呀?这可是三世转轮,活出第四世的绝巅高手,多少人梦寐以求想当他徒弟,你竟然还不乐意?

  杨宁也不想继续聊这事,转移话题道:“那第四个人呢?”

  “就是你。”彩花婆婆认真的看着杨宁。

  对于这个答案,杨宁并没有太大的意外,问了句:“吴婆婆,您先前说这个印纹有特殊意义,是什么?”

  “但凡得到雪后亲传印纹的人,不论出身,不论来历,都将是空谷天雪最尊贵的客人!”

  彩花婆婆恭敬道:“无论是游长安前辈,还是杨少侠,都是空谷天雪最尊贵的客人,只要开口,无论能不能做到,空谷天雪上上下下所有人,都会尽力达成两位的要求。”

  “吴婆婆,不用说得那么严肃。”杨宁笑着摆摆手。

  吴婆婆正打算说什么,忽然,她眉毛猛地拧在一起,整张脸,露出凝重之色。

  不仅是她,一直在旁边微笑听着他们谈话的那个白衣妇人,也凝重的站了起来。

  杨宁先是一怔,然后闭上眼,很快,他就感觉到,四周气息的波动,出现了一种有违常理的变化,似乎遭到了一种强大力量的压迫。

  这说明什么?

  毫无疑问,石门外,出现了一位能牵动气场,更能影响四周环境的盖世强者!

  这节骨眼上跑来的会是谁?

  不用怀疑,绝对是敌人,而具备这种底蕴,还能来得这么快的,**不离十肯定就是布拉阁!

  “走,出去迎接咱们的客人。”彩花婆婆大手一挥,在场所有空谷天雪的门人,全部起身,紧随彩花婆婆身后。c≡miàoc≡bic≡阁c≡

  杨宁跟赫连树静互视一眼,同样起身,跟了上去。

  石门外,闪耀着大片火光,只见十几号藏僧抓着火把,正盯着敞开的石门。

  一位老僧盘膝坐在雪地上,他眉间分别有着两条长长的白须垂下,他的皮肤异常干皱,上面遍及着死斑,他的身体,更是枯瘦如柴。

  很难想象,这么一位垂死老人,是如何翻山越岭,才从布拉阁走到这里的。

  “你是谁?”

  彩花婆婆出现时,目光立刻就望向了这个垂死老人,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。

  老人依旧不动如山,拨弄着手中的珠串,而他旁边的男僧喊道:“把我院的僧人放出来,不然的话,休怪我们不客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