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53章 853 忘情剑

正文_第853章 853 忘情剑

  高顺甭提有多惊恐了,他压根没想过杨宁会杀回马枪,而且他有一种感觉,那就是对方没跟他说笑,一旦惹得对方不快,那么自己的下场,就是一条绝路!

  “现在我问你们,我妹妹在哪?”杨宁沉声道,他也没有再隐瞒下去的想法。

  高顺跟高卢互视一眼,脸色透着为难之色。

  “其实…”

  “算了,懒得折腾,原本还有那么点恻隐之心,不过如今看来,一点必要都没有,你们这群人渣,本身就不值得可怜。”

  高顺跟高卢都是一惊,以为杨宁要暴起发难,他们神经绷得紧紧的,露出小心警惕之色。

  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,杨宁压根就没动,只是一脸诡笑的看着他们。

  高顺总觉得杨宁的表现太反常了,正要喊一旁的高卢逃跑,却发现,弟弟高卢双眼竟然呈现出茫然之色,渐渐的,瞳孔的漆烟不再,变得如同鱼肚白一般。

  “老二,你怎么了!”高顺一惊,紧接着就怒视杨宁:“你想干什么!我弟弟怎么了,你…”

  渐渐的,高顺的吼声越来越低,最后,他跟高卢一样,瞳孔再无烟色,变成鱼肚白。

  不过,这只是开始,因为两兄弟的瞳孔中,正上演着一幕天狗食月,只见那清晰可见的鱼肚白,渐渐白空洞所遮盖!

  与此同时,杨宁的目光变得越来越深邃,缓缓道:“你们回答我,我妹妹如今在哪?”

  高顺一脸麻木张嘴:“往北面的方向逃跑了,如今各个家族的人,都朝着北面的方向追去了。”

  “你们之前说,阳家的人还在这片森林?”杨宁继续道。

  “不仅是阳家,其他家族的人,都派了人把守在这个地方,目的就是不希望我们跟着追去。”

  杨宁冷冷的看着高顺,立刻明白,他挑唆自己跟阳家的争端,完全就是谋取私利,想要趁乱赶去北面。

  “两个该死的王八蛋,差点被你们耽搁了。”杨宁脸色骤冷,直接起身,就朝着北面追去。

  他走后没多久,双目早已空洞的高顺跟高卢,就仿佛没有眼珠的恶鬼一般,看上去阴森狰狞。

  砰!

  砰!

  很快,两人的身体摔倒在地,不过并没有死亡。

  确切的说,他们的身体还正常,但是大脑,已经处于坏死状态,目前他们的状态,其实跟死人没任何区别。

  杨宁展开全速,期间也通过扫描,发现有一些隐武者,不过为了避免横生枝节,杨宁就稍稍换了下方向,避开了这些人。

  …

  “把钥匙放下,不然的话,休怪我不给姓龙的面子。”

  “小姑娘,劝你最好把钥匙留下,我不为难你。”

  “这贱人伤了我儿子,绝不能放过她!”

  …

  某处靠着山壁的雪地,一个白衣女子正冷冷的盯着四周,她的背上,用棉布包住了一个沉睡着的小女孩,如果杨宁在场,一定能认出,这个小女孩,正是贝贝。

  白衣女人风姿绰约,无论是肤色,还是体态,又或者容颜,无一不是上上之选。

  只不过,她脸上的漠然,却让这种致命的美丽,出现了些许瑕疵。

  如今,白衣女人被逼至死角,尽管这个高度难不倒她,可是,若身后有着追兵,那就甭指望能顺顺利利翻过这座山岭。

  更何况,她还背着贝贝,想要翻越这座山,更是千难万难。

  “谁敢靠近,死。”白衣女人冷声道。

  “树静,我与你爷爷赫连弘文乃同一时代出道,也算是你赫连家的故友。看在你爷爷的面上,我保证,只要你放下钥匙,我让你安然离开。”一个身体透着死斑的老人缓缓走了出来。

  这个白衣女人,名叫赫连树静。

  从她懂事起,就不知家在何处,对于家人的印象很模糊。

  “别过来。”见这老人缓缓走来,赫连树静直接从腰带中拔出一柄软剑。

  老人深深的看了眼这柄薄如蝉翼的软剑,缓缓道:“没想到,姓龙的真让你练忘情剑。也好,我倒试试看,这邪门的剑法,是不是真能忘情!”

  老人的身体无风自动,磅礴的气息,引得不少人下意识抬手,遮挡住迎面扑来的凛冽寒风。

  赫连树静凝重的盯着这老人,没有说话,只是将腰间系着的棉布勒得更紧了。

  “忍一忍,很快的。”赫连树静像是在喃喃自语,又像是在对沉睡中的贝贝说的,只不过,随着这句话出口,她风姿绰约的声音,立刻变得飘忽不定起来。

  她的身形,在风雪中,明显出现了极不规则的扭曲,最后,如同一缕风雪中不起眼的鹅毛雪,随风飘动。

  老人冷冷的哼了哼,高高跃起,手中的龙头拐杖直接挥舞而出,试图一击必中。

  不过,赫连树静却仿佛早就有所准备,忽然加快了飘动的速度,同时,一阵炫目的冷芒飘散,如同雪花!

  叮…叮…叮…

  一连串刺耳的兵器交戈声响起,这些如同雪花绽放的冷芒,全部都被龙头拐杖挡下。

  老人重新落地,缓缓道:“你已经无路可逃,放下这个女娃娃,我保你周全。”

  “做梦。”赫连树静冷哼一声,再次融入寒风中,飘忽摇曳。

  “执迷不悟,也罢,既然你一意孤行,老夫就不再顾及情面了。”老人浑浊的眼睛,闪过一缕精光。

  砰!

  当蝉翼软剑与龙头拐杖交汇的那一刹那,两人身下的雪地立刻炸开,不过两人都没有在意,而是在半空中,不断交手。

  赫连树静的剑极快,且攻击的角度极其刁钻,只不过,这老人无论是实力,还是对敌的经验,都远非赫连树静可比。

  原本,两人斗得旗鼓相当,看这情形,一时间很难分出胜负。不过,老人忽然在半空中扭转身形,在挡下数道剑光后,空出的左手,直接拍向了赫连树静的肩膀。

  咔嚓…

  肩骨脱臼的那一刹那,老人的龙头拐杖,也砸在了赫连树静的胸口处。

  唔!

  赫连树静发出一声闷哼,直接被这拐杖砸落在地,她紧咬着牙关,愣是在跌落的过程中,强行扭转身子,将自己与地面碰撞,避免贝贝受伤。

  锵!

  “贱人!”

  赫连树静艰难的爬了起来,可还没站立起身,耳边就响起一声清脆的兵器出鞘声。

  待她抬头的那一刹那,入眼,是近在咫尺的剑尖。

  而刺出这一剑的,是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妇人,此刻的她,露出痛快的嘶喊:“去死吧,你这贱货!”

  赫连树静试图运起煞气抵抗,可显然,她有伤在身,同时,肩骨错位,也使不出劲来。

  要死了吗?c≡c≡

  看着即将刺入眉心的剑尖,赫连树静忽然露出一抹落寞之色,还透着遗憾,同时,她的双眼,也缓缓闭上。

  噗!

  滴…

  滴…

  滴…

  迟迟没有感应到痛楚,反而是觉得眉心处,像是有水滴落下,赫连树静茫然的睁开眼。

  入眼的那一刻,她的眼眶湿润了,她看到的,是一只小手,正死死的抓住了剑尖,此刻,小手有鲜血流淌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