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45章 845 抵达陇山镇

正文_第845章 845 抵达陇山镇

  不管谢祖海如何看待叶静璇,反正眼下对杨宁来说,这小尾巴就是个活脱脱的拖油瓶,碍事得不行。看·

  偏偏不能赶,不能骂,还不能抛弃。

  原本一门心思琢磨大捞积分的杨宁,整个人瞬间不好了,尤其想到临别前,谢祖海望他那眼神,如今杨宁的心情,简直就是不要不要的。

  “喂,咱们能不能打个商量,到了陇山镇,我先在镇上给你找间酒店,你先在那休息下,等我忙完了,然后…”

  杨宁话都没讲完,就发现叶静璇双眼又朦胧了:“你要抛弃我?”

  我去,我什么时候说过了?

  杨宁正要解释,忽然,他感觉四周的人立刻朝他投来目光,隐隐透着鄙夷、不屑、痛恨等。

  什么情况呀这是?

  杨宁瞬间有种化身陈世美,然后遭到老百姓们深恶痛绝抨击咒骂的感觉。

  “去去去,什么乱七八糟的,咱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?”杨宁捂着额头,若是打从一开始,他就看出这叶静璇是个问题少女,就算被逼上梁山,也绝不带这货。

  可如今都拖行李上车了,好歹也得对得起谢祖海的信任,杨宁继续道:“我有说过那话吗?别这么神经过敏好不好?”

  “我就知道你不会抛下我的。·”叶静璇立刻温婉一笑,看上去,真有那么点静若处子的感觉。

  “我这次去陇山镇,不仅仅是要去文珠寺,还有点事要去办的。”杨宁强压下心头的郁闷,尽可能挤出点笑容:“所以,到了陇山镇,我会先去处理这事,然后才上山。而你呢,先在酒店里待一晚,等我回来了,咱们再一块上山,听明白了吧?”

  “我又不笨,不用说得这么细,我懂的。”叶静璇立刻笑嘻嘻的点头。

  “那你刚才为什么反应那么大?”杨宁翻了个白眼。

  “这不闷得慌,逗你玩的吗?瞧你这么大反应,真是不懂情调。”叶静璇边吐槽边摇头,然后挂上耳麦,打开手机听歌了。

  什么叫逗我玩?

  等等,还不懂情调?

  我忍!我忍!

  杨宁已经打定注意,这去陇山的路上,绝不再跟这妞讲半句话,不然非得活活气死!

  从关海市到陇山,大概有二百多公里的车程,因为陇山镇交通谈不上发达,只是有一些旅游项目的小县城,所以只能乘坐快班前往。

  自打出了高速路,这车子就一路颠簸着,算算路程,距离陇山镇还有六十多公里,杨宁就开始琢磨着接下来的行程问题。·

  因为身边多了个拖油瓶,行动上自然没有原先那么自由,不过上车前问过开车的司机,一般都是在下午三点左右就能到陇山镇,算上入住酒店之类的时间,大概四点就能着手。

  也就是说,他至少有十几个小时的时间挥霍,不过想要挖掘动土,显然是不够的,而杨宁的想法,这次纯粹当去查看地势环境。

  昨晚,在谢祖海的温室里,涉及到陇山镇的区域,就有着两处,不过分散得比较开,一处在陇山镇郊外的沙家村,另一处,就是陇山。

  杨宁今晚的目的地,就是沙家村。

  “喂,你真打算整晚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酒店?”

  到了陇山镇,杨宁就拦了一辆出租车,让司机带他跟叶静璇去本地最好的酒店,开了两间房,放好行李后,杨宁刚刚锁上门,住在隔壁屋的叶静璇就探出脑袋来。

  “如果你要跟着去,我也不介意,不过先说好,我去的地方,完全算得上穷山恶水,那里刁民无数,全是些年满四十还没结婚生子的大龄剩男,见到母的,就跟饿死鬼见到满汉全席一样,双眼都放着光,你确定要跟着?”

  杨宁半真半假的唬了句。

  “说得跟真的似的。”叶静璇翻了翻白眼,然后道:“算了,我就不去当灯泡了,看你这急匆匆的样子,八成是跑去跟哪个美女幽会了。”

  说着,就关上了门。

  杨宁也懒得跟叶静璇纠结,他匆匆下楼,在大门口等了好一会,才找着一辆出租车。

  小县城就是这样,甭指望满大街都是出租车,而且搭不搭客,还得看你有几个人,去的地方远不远。

  要不是去的地方是沙家村,兴许独自出行的杨宁,还不入这司机法眼。

  大概半小时后,车子驶入了沙家村,这里确实挺贫瘠,不过谈不上荒凉,随处可见农民在农田里劳作。

  付了车钱,杨宁朝着一个农民走去,显然,沙家村的村民不算排外,面对走来的杨宁,并没有太多警惕之色。

  杨宁来之前,特地在街上买了包烟,当下直接掏出根递给这村民,笑道:“大叔,这附近是不是有座水库呀?在什么地方?”

  “诺,往这个方向走二十来分钟,就到了。”这村民接过香烟后,侧着身,给杨宁指了个方向。

  杨宁说了声谢谢,立刻朝着那方向走去。

  根据里的描述,其中一个区域,就在沙家村水库附近,这个位置相当好找,只要锁定了大概区域,凭借着的扫描,这压根就毫无难度可言。

  当来到水库处的时候,杨宁立刻开始对方圆五公里的区域进行扫描,很快,他嘴角就勾起一抹笑意。

  这里相对挺荒凉,但是,并不代表就没有人烟,远的不说,自打进入水库,耳边就经常响起一些鸭子的叫声,而且,也有不少镇上的人跑到水库钓鱼,还有就是水库上,经常能看到一些竹筏。

  也就是说,如果挖掘机的声音在这种区域响起,势必就会引起别人的注意,这倒是让杨宁难办了,因为想要一声不吭的挖走地下的稀有土壤,这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  “看来,得从长计议呀。”

  看着面前这处区域,杨宁捏着下巴,因为就在刚才,还有人从这里经过,人家是特地在山上布网抓麻雀的,因为这附近有一处废弃的果子地,地上霉烂了不少果子,是麻雀经常成群结队觅食的地方。

  所以,这也彻底打消了杨宁的侥幸心理,想要一声不吭的闷声发大财,显然是不行的。可如果动土的话,那就必须得取得合法的山岭使用权,最起码,也得先把这山给租下来。

  钱不是问题,关键是繁琐,不过如今是很难避免的了,必须得依着步骤慢慢来,急不得。

  想通了这点,杨宁掏出手机。

  这里的信号不错,电话立刻就打通了,杨宁笑道:“陆伯伯…对,是我…找你当然是有事了,能不能抽空来趟陇山镇,对,越快越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