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41章 841 谢祖海的邀请

正文_第841章 841 谢祖海的邀请

  郑玉康?

  就是昔日敢公然叫板华海三公子,半年前忽然卖掉郑氏后出国的那条华海疯狗?

  他怎么回来了?

  等等,他好像刚才从温长陵手里买走了汪氏的所有股权?

 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  汪世杰双眼茫然,可猛地他感觉头皮一疼,因为这股突如其来的剧痛瞬间清醒,可入眼,却是郑玉康暴虐的脸庞。·】八】八】读】书,.2√3.¢o

  “我警告你,带着你的狗腿子,还有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给我滚出这个地方!马上!槽!”

  猛地起身,郑玉康抬腿就是一脚,狠狠的将汪世杰踹出两米开外。

  看了眼捂着肚皮,在地上呜呼哀哉爬滚的汪世杰,郑玉康冷笑道:“真不知道你哪来的勇气,竟然没事跑去惹那个姓杨的,我真该说你不知者无畏,还是蠢得可爱。”

  面对郑玉康的冷嘲热讽,汪世杰抱着肚皮,艰难的爬起来,他默不作声退出了这间会议室。

  死死抓着从温长陵手里接过的支票,汪世杰的眼神不再茫然,也不再胆怯,而是变得若有所思,隐隐透着点凶狠。

  尽管汪氏易主,但有着手头上这笔庞大的资金,不愁没有东山再起之日,作为汪家的现任掌权者,汪世杰是个相当识时务的人,之前的怯弱害怕,无非只是麻痹温长陵等人的脸谱功夫罢了。·

  “哼,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温长陵、郑玉康,还有那些背叛我汪氏的白眼狼们,都给我记着。这次只是被你们打了个措手不及,总有一天,我…”

  地下车库里,正打算驾车离开的汪世杰还没赌咒完,忽然,一个不冷不热的声音响起:“你会如何?”

  “谁?”汪世杰猛地吓出一个激灵,同时,他豁然抬头。

  只见不远处,一个独臂男人脸色懒散的靠在他的私车旁。

  “是你?”

  汪世杰对这个独臂男人挺有印象,因为当时,这个男人就站在郑玉康身后。

  这男人,便是半年前,在国外医治的毒牙。

  也不知道郑玉康通过什么样的办法,又付出什么样的代价,总而言之,如今毒牙看起来,除了那缺失的半条手臂,其余看上去,完全就跟昔日一模一样。

  “等你很久了。”毒牙看了看表,缓缓道:“一个大男人也喜欢唠唠叨叨,真耽搁事。”

  “你想做什么?”汪世杰警惕的看着毒牙,他隐隐嗅到气氛有些不太对劲。

  可这话刚问出口,就感觉眼前一花,紧接着,毒牙就活生生出现在了自己面前!这个发现,让汪世杰再次吓出一个激灵,下意识就要做出些防备的举动,可还没来得及,就感觉到喉咙给禁锢住。·

  “唔…放开我…唔…杀人…啊…”

  汪世杰直接被毒牙掐住脖子给摁在墙柱上,他伸出手,试图去掰开掐住他脖子的大手,可是,就仿佛触摸到一根钢柱一般,愣是拧不动半分!

  窒息感渐渐袭来,让汪世杰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,他想要挣扎,可发现越是挣扎,窒息感就越强烈。

  最终,他的双手无力垂下,他挣扎的动作,也彻底消失,当毒牙松开手的那一刻,他顺着墙柱滑倒在地。

  拣起汪世杰的车钥匙,毒牙打开后车厢,直接将地上的汪世杰给扔进车子里。

  然后,他驾着车,缓缓离去…

  发生在汪家的事,杨宁并不清楚,等外界尘埃落定时,他才在赵主席的同意下,离开了国家安全部。

  看着儿子安然无恙回家,宁国钰甭提多开心了,这些天见不着儿子,她是吃不下睡不着,杨天赐怎么劝都没用,如今,这个当妈妈的宁国钰,终于是将心头的大石给彻底放下了。

  整件事孰是孰非,已经不再重要。而杨宁到底犯了多大的事,杀了多少人,同样也不再重要。

  对整个杨家来说,杨宁能平平安安回家,这就够了。

  当然,包括宁国钰在内,杨家上上下下,但凡有点脑子的,都清楚,杨宁之所以能平安归来,必然是跟国家达成了某种协议。这从孔家被打压,蔡家几近抄家,岭南汪家一夜破产,就能看出一二。

  杨家的人都明白,在这种事情上,他们压根就没使多少力,这也从侧面说明,如今这个结局,全是杨宁一个人的功劳!

  这让杨家内部,对杨宁的看法,也从一开始某个挺高的位置,达到一个很难想象的高度!

  杨宁在他们心目中,增添了更浓郁的神秘感,就连杨天赐,也对这个儿子产生好奇,不过考虑到可能涉及到一些国家机密,所以他也没有多问。

  “谢老哥?”

  杨宁这才回家没多久,就接到了谢祖海的来电。

  “可算把你电话给打通了。”电话那头的谢祖海透着关心的语气:“家里没发生什么事吧?”

  “没有,就是手机不知道扔哪去了,重新办了张电话卡。”

  对于自己发生的事,杨宁显然不会细说,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。

  谢祖海也没继续问下去,哦了声,就道:“小兄弟,不是说要来参观我的温室吗?”

  “可以呀,正好有空,谢老哥,你家在哪?”

  “我来关海市,到了打电话给我,我让人去机场接你。”

  “好咧。”

  一脸笑意的挂断电话,可很快,杨宁就笑不出来了,因为他看到宁国钰又红着眼盯着自个。

  “刚出来,你又想出去吗?”宁国钰显然不希望杨宁老往外跑,对她来说,每次杨宁出远门,就准没好事。

  “这次不一样,妈,我纯粹是去旅游观光的。”杨宁一脸讨好的扶着宁国钰坐在沙发上:“就当去散个心,我保证,这次决不再外面闯祸了,免得让妈担心。”

  “你呀…”宁国钰摇了摇头,她对这个儿子也挺没辙的,她也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母亲,当下严肃道:“那你可得答应我,凡事都要小心,安全第一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杨宁跟乖宝宝似的不断点着脑袋。

  “让他出去溜达一阵也好。”这时候,杨天赐也进来了,缓缓道:“京城里的形势还没彻底压下来,难保孔家不会反扑,他到外面去,倒是可以避免再被推到风口浪尖上。”

  “我说,你们父子俩什么时候开始穿一条裤子了?”宁国钰很不满的瞪了眼杨天赐。

  这一眼虽说没啥杀伤力,但还是让杨天赐一阵心惊肉跳,当下立刻板着脸,转头瞪着杨宁,一副你老子如果不好过,你这当儿子的也甭想好过。

  杨宁暗暗翻了翻白眼,这算不算得上大鱼吃小鱼,小鱼吃虾米?

  敢情,自个在家里面,还是最没地位的那个?

  第二天,杨宁就收拾好了行李,乘坐当日的航班前往关海市,没有让人随行,杨家核心圈的人在看过那段录像后,并不觉得给杨宁安排保镖有什么用,这纯属浪费资源,真遇到棘手的危险,谁保护谁都还两说。

  “这次一定要赚个大的!”挂断电话后,杨宁嘴角勾起一抹兴奋的笑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