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18章 818 乌睿之死

正文_第818章 818 乌睿之死

  乌睿…

  杨宁眼神变得冰冷,先前的动静,显然引起了帐篷里那些富少千金的注意,甚至他发现,已经有不少富少千金朝帐篷外伸出头来。·

  对于杨宁轻松斩杀这货歹徒,显然,这群富少千金们全都惊呆了。

  “你想干什么?”

  看到杨宁缓步走来,这些富少千金都如同惊弓之鸟,吓得缩了缩脖子。

  “看着我。”

  似乎,杨宁的声音带着某种不知名的魔力,这群富少千金们,竟然很配合的望向杨宁的眼睛。

  暗暗启动攻杀术,强烈的杀气通过经络传递到了杨宁的眼睛,让他的眼眸充满着磅礴的能量,瞳术的威力也骤然变强。

  这群富少千金们,一个个都如同中邪一般缓缓失去意识,噗咚声陆续响起,陷入到了深度的睡眠当中。

  这是杨宁以前钻研过的瞳术,能将一个人近期的记忆全部封印住,让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。

  当然,一般过个十天半月,这些记忆就会再次被解封,不过这次配合了攻杀术,那么解封的时间明显要更久一些,可能三五年,也可能十几二十年。

  等处理完这些富少千金后,杨宁没有丝毫的停顿,开始追向东北方岸边的乌睿。

  他的速度极快,整座岛都在他的掌握之中,不一会,就穿过了重重密林,看着海滩上,正亲热着的乌睿跟徐艺,杨宁轻轻咳了咳。·

  “你怎么也跟来了?”被咳嗽声打断,乌睿立刻松开徐艺,稍稍整了整略显凌乱的衣领后,才漠然的看着杨宁:“梁小姐没跟着你一块来吗?”

  “对呀,诗诗呢?”徐艺也暂时搁下先前的尴尬,疑惑的看着杨宁。

  杨宁并没有回答这两人的问题,而是问了句:“我很纳闷,这么多人逃跑,为何唯独你没事?”

  “你很希望我有事?”乌睿微微蹙眉:“该不会,那些歹徒是你引来的吧?”

  “不会吧?”徐艺掩着嘴,露出吃惊之色。

  “还真会贼喊捉贼。”杨宁似笑非笑道:“他们可都很老实的告诉我,都是受你指使。”

  “一派胡言。”乌睿眉头皱得更深了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疯言疯语的,我哪里得罪你了,要这么栽赃陷害我。”

  “栽赃陷害?”杨宁冷笑道:“其实我也很想知道,我哪得罪你了,你要铁了心要找人弄死我。”

  “不知道你说什么!”乌睿脸色渐冷,拉着徐艺道:“别理他,这个神经病也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。”

  徐艺有些发懵,他看了看杨宁,又看了看乌睿,搞不清楚到底谁的话值得相信。WW·

  不过,这些她都可以暂时不管,她迫切的想要知道梁诗诗的情况,喊道:“你告诉我,诗诗到底怎么了?她该不会被歹徒给抓了吧?”

  “放心,她很好,一点事都没有,如今正在安心的睡觉。”杨宁笑道。

  “睡觉?”乌睿怒极反笑道:“在这种情况下,谁还能安心睡觉?你说谎,简直就是胡说八道!”

  “你可以心安理得的在这跟女人谈情说爱,为何梁小姐就不能安心睡觉?”

  杨宁的话让乌睿语气一滞,正要说什么,却被打断道:“唯一的可能性,就是你压根就做足了准备,确切的说,你很清楚,那些人并不会对你产生丝毫威胁。”

  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这些都是你个人的臆测!”乌睿显然怒了:“我警告你,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栽赃陷害我,到底是何居心?”

  “就知道你不肯说实话。”杨宁撇嘴道:“没想到,斯文的外表下,竟然包藏如此祸心,算了,我也懒得浪费唇舌。”

  “你想干什么?”

  看到杨宁漠然走来,每一步,都给自己带来强大的压力,乌睿忍不住后退,露出惊怒之色:“我警告你,你别乱来!”

  “别乱来!”徐艺也怕了。

  噗!

  “你…”

  乌睿不可思议看着插入胸口的匕首,他难以置信,因为他压根就没看清楚,杨宁是什么时候手中多了一柄匕首,又是在什么时候,出现在他面前的!

  这速度,未免也太诡异了吧!

  “啊!”

  徐艺尖叫起来,她死死捂着头,不敢去看面前的血腥,当杨宁拔出匕首,鲜血溅洒在她脸上时,她整个人就呆滞了。

  看着乌睿直挺挺倒在沙滩上,半晌,徐艺无力的跪倒在地,想要伸手去抚摸乌睿,却始终不敢。

  “为什么?”徐艺神经质般的笑起来,乌睿死了,她仿佛忽然间失去灵魂,化身一副只知道动的行尸走肉。

  “没有理由。”杨宁摇了摇头。

  “我问你为什么!”

  徐艺忽然尖叫起来,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勇气,直接就抓着杨宁的领口,对着杨宁吼叫。

  半晌,徐艺呜呜呜的哭了出来,再次跪倒在地,失魂落魄到了极点。

  看着徐艺,杨宁暗暗叹了声,他蹲下来,与徐艺的目光交汇,前一刻还空洞缺乏生气的瞳孔,变得迷茫起来。

  又过了一会,徐艺的眼皮不断颤抖着,最后缓缓合上。

  杨宁俯身将徐艺横抱起来,没有去看乌睿的尸体,自始自终,他都对乌睿没有太大的兴趣,他只对向天集团的话事人有想法。

  既然做出要对付我的决定,就必须有被报复的觉悟!

  杨宁神色冷冽,行走在夜色下的他,如同一尊绝代杀神,只不过,当重新进入那个洞穴,他浑身上下的冷冽杀意彻底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一种朴实无华。

  天微微亮起,一夜惊魂的那些富少千金们,才在保镖的庇护下壮着胆走出洞穴,因为整整一晚上,他们都没听到歹徒们的叫嚣声。

  看到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,这群富少千金们一个个恶心欲吐,可很快,他们就被劫后余生的惊喜给取代了。

  是呀,这些歹徒死了,岂不是说,他们自由了?.

  欢呼声四起,一群富少千金们忘情的大喊大叫,至于那些保镖,也是长出一口气,同时也很疑惑,为何这群歹徒会忽然暴毙?

  难不成,这岛上还有身手卓绝的同行?

  可是,这些受雇于各个富少千金的保镖,大伙或多或少都认识,断然不可能有这等让人惊悚的手段。

  “难道说,这岛上有特种军人?”有保镖提出自己的疑惑。

  “很有可能,不管怎么说,至少那人对咱们没恶意,咱们先去把被看押的少爷小姐们救出来,然后立刻离开这座岛。”

  这个保镖的话,引起了众人的一致认同,他们分工明确,一些人领着这些富少千金上游艇,一些人去解救那些被控制关押的富少千金,还有一部分人,则是负责在岛上搜索那些逃脱者。

  “我们在这!”听到喊声,已经醒来的梁诗诗大声喊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