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14章 814 狂风骤雨前

正文_第814章 814 狂风骤雨前

  这富少显然不是安分的主,立刻就朝着杨宁走去。·

  对于这种派对,一开始倒是很新鲜,可渐渐的,杨宁就感觉无聊了,他现在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话不投机半句多,跟这些骄奢淫逸的富少交流,是一点感觉都没有,甚至还有些厌恶。

  对于梁诗诗的穿戴,杨宁倒是小小的惊艳了一把,可也仅仅如此,毕竟,他可是被东方菲儿这种妖精诱惑过的人,定力多少要比其他富少强很多。

  “喂,问你话。”

  杨宁皱了皱眉,但还是平静的转过身,看着面前这个富少。

  先前就听过有人喊他张少,据说家里是干船舶买卖的,是个从小就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富三代,除了吃喝玩乐,什么都不会,坦白说,杨宁宁可蹲在公园看那些老头们下棋,也不愿跟这种人过多交流,这涉及到一个层次问题。

  “有什么事?”尽管对这张少不待见,但杨宁还是很礼貌的笑了笑。

  “你家是做什么的?”张少语气透着点骄傲。

  “军工。”杨宁随便编了个。

  “军工?”张少明显愣了愣,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,“你再说说,是什么?”

  “军工。”这次杨宁说得很慢,声音也比之前大一些。

  张少狐疑的看着杨宁,他实在无法将眼前的杨宁,与军工这两个字联系在一起。·

  尽管只知道吃喝玩乐,但他也不是纯粹的草包,相反,在英伦大学还顺利毕业,是个拿不了奖学金,又不会垫底挂科的中游,智商相对还是有的。

  在他的理解中,内地能跟军工联系在一起,绝不仅仅只是有钱那么简单,还得有很大的背景,甚至可能在军部里还有亲戚!

  这一刻,张少稍稍降下了一些嚣张气焰,继续道:“哦,是那方面的?”

  “别人要什么,我们就卖什么。”杨宁笑道:“如果张少想要的话,倒是可以联系我,我可以给个折扣哟。”

  张少先是一愣,紧接着就脸色微变,最后直接跟杨宁拉开了一点距离:“不用了,我朋友喊我,先过去了,有空再聊。”

  看着张少离开的背影,杨宁嘴角勾起一抹浅笑。

  “问到什么了?”一群富少围了过来。

  张少喝了口酒,然后道:“呸,敢情是个搞军火走私的,这种人,咱们还是少沾的好,免得掉了咱们的档次。”

  “早知道他家是混黑的,就不应该让他上游艇。”

  一群富少露出不屑之色,自诩为上层人士的他们,听到杨宁带有黑色背景,自然一个个就流露出优越感。·

  就在这群富少嘲讽嗤笑杨宁的时候,船上某个包厢里,一男一女正在肆无忌惮的亲吻拥抱,不一会,就在床上打滚起来。

  激情肆掠,原始的本能在**的烈焰中绽放,直至升华,当一切烟消云散,男人穿上衣裤,带着满足的笑意离开包厢,然后拐进卫生间里。

  他掏出手机,等电话接通后,漠然道:“准备好了吧?估计晚点会下雨,到时候,你们找个机会…”

  斑斓岛的美景不在于清澈的海水,还有岛上的天然美景,既然是周末,这群富少千金们,自然要上岛寻找在都市里没有的乐趣。

  一群男男女女下了游艇,直奔岛上,如今来斑斓岛渡假的人也不少,加起来共有七八艘游艇,港城就这么大,能有这条件到岛上旅游的,或多或少也都认识,彼此点点头打招呼,又或者聚在一块唠叨也是时有发生。

  当然,为了确保安全,一些富少还是会让保镖随行,那么诸如搭帐篷、生火、烧烤之类的活,自然就是这些保镖负责了。

  梁诗诗无疑是场中最吸引人的一道风景线,只可惜,这妞始终坐在杨宁身边,让一群试图搭讪的富少们心痒痒的,恨不得把杨宁扔海里喂鱼,免得碍眼。

  “梁小姐,这是刚烤好的鸡翅,可香了。”有个富少抓着烤鸡翅跑来大献殷勤。

  梁诗诗并没有拒绝这富少的好意,眼看着佳人接过鸡翅,他还没来得及大喜过望,整张脸立刻就不自然了,因为梁诗诗竟然轻轻吹了吹烤鸡翅的热气,然后递到杨宁面前:“给,很香呀。”

  “梁小姐,这是我给你的。”这富少绿着脸道。

  “谢谢你呀。”梁诗诗微笑点头,轻轻撕开一点肉,然后捏着伸到杨宁面前。

  杨宁原本没什么食欲,可看着一群富少红着眼瞪着他,心底暗笑,然后直接伸嘴,连肉带手指,直接含在嘴里。

  梁诗诗没想到杨宁竟然会这种反应,整张脸彻底红了,害羞的挣扎了一下,才把手指给扯出来,然后一直垂着头,不敢去看杨宁。

  卧槽!

  一群富少惊呆了,眼珠子也赤红一片。

  尼玛,众目睽睽秀恩爱,必须一把火烧死!

  看着杨宁一脸得瑟的嚼着烤鸡翅,不时感慨好香,味道不错,又看了看一脸害羞,却没有恼怒的梁诗诗,这群蠢蠢欲动的富少都呜呼哀哉起来,如果眼神能杀人,杨宁如今绝对被捅了无数个透明窟窿。

  乌睿始终不说话,相比较前阵子对梁诗诗的热情,今天的表现,倒显得有些冷淡,坐在他旁边的徐艺则是露出柔色,在她眼中,乌睿是她整个世界。

  忽然,她发现,乌睿的嘴角,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,这种微笑,让她觉得乌睿很陌生,让她有种害怕的感觉。

  在一片敌意的目光下,杨宁浑然不在意,依旧我行我素的大口喝饮料,大块吃肉,整一个饿死鬼投胎,让不少名媛千金都露出鄙夷之色,更不用说那些对他有敌意的富少了。

  这尼玛得多饥渴的人,才能如此不顾形象的大吃大喝,拜托,没看到旁边人都吃得很含蓄吗?.

  相比较别人的鄙夷目光,梁诗诗则是一脸浅笑,不时用眼角的余光偷瞄杨宁,然后又迅速挪开,唯恐被别人发现她的小秘密似的。

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并不是因为临近夜晚,而是乌云盖顶,一场狂风骤雨即将袭来。

  好在,这些富少也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了,不仅帐篷都立好了,而且稍稍走一段距离,那里还有几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山洞,里面很干净,之前还有一些富豪出钱打磨过山洞,甚至连不少简单的家具都有。

  “我们去那边的山洞吧。”徐艺走到梁诗诗身边:“没想到会下雨,所以没带帐篷来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梁诗诗点头,不自然的看了眼乌睿后,就本能的抓着杨宁的手,“我们去山洞吧,听说空间很大。”

  “好。”杨宁点头,任由梁诗诗拉着。

  这种无异于恩爱情人的举动,深深刺激了不少富少的心,看着梁诗诗与杨宁的背影,乌睿目光诡异,嘴角勾起一抹怪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