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08章 808 梁家

正文_第808章 808 梁家

  第808章808梁家

  梁诗诗并不清楚,杨宁是铁了心要拿下这片区域,所以她还在孜孜不倦的讲解着,像一个学者,尽可能想把问题细化,孰不知,杨宁压根就没听进去。看最新章节就上网

  当然,就算基于礼貌左耳朵听进去了,可也会很快从右耳朵流出来。

  游走在各个商铺中,杨宁看似在审视着这里的价值,可实际上,他却是在思考龙腾福地的真意。

  要知道,系统只是给出了四个字,并没有细说,可哪怕仅仅四个字,也足以言简意赅。

  能入得至尊系统法眼的,那品质绝不会差,这是杨宁摸透的套路,他绝不会在这种问题上做出主观性的举动,他宁可被套路,也很享受这种套路。

  因为,这给他带来的好处,简直无法计算!

  “怎么样?”逛了一大圈,梁诗诗终于沉不住气问了句。

  “什么怎么样?”杨宁本能的回了句。

  事实上,梁诗诗在问出这三个字时,就隐隐有些后悔了,暗怪自己太着急。可当听到杨宁的回答,配合那一脸莫名其妙的反应,这让梁诗诗忍不住攥着小拳头,很想朝杨宁胸口砸上两下。

  这家伙,竟然压根就没听自己讲解,自己成什么了?自作多情?对牛弹琴?不对,是被无视了!

  气呼呼的白了眼杨宁,或许因此呼吸有些紊乱吧,导致梁诗诗的身体,出现了一种诱人的起伏,这种状态的梁诗诗,立刻引来旁人的频频侧目。网.136zw.>

  或许,街上美女很多,可这种要长相有长相,要气质有气质的美女,可着实不多,配合那种大家闺秀的含羞带怒,看上去不仅不会让人紧张害怕,相反,还更让人痴迷这道美景。

  “逗你玩的,说个价吧。”杨宁笑道。

  梁诗诗惊讶道:“你真打算买下来?”

  “我有必要开玩笑吗?”杨宁似笑非笑道。

  尽管有些促成这笔交易,但眼下梁诗诗有些犯难了,她吃不下杨宁的心理价位,如果不是他老爸在国外旅游,短期内回不来,否则,也不会让她硬着头皮揽这苦差事。

  半晌,梁诗诗试探道:“那就七亿八千万吧。”

  “八个亿。”杨宁笑道。

  “你这人怎么能这样,我给的价格已经很低了,你不能这么…”话还没说完,梁诗诗就愣住了,她眼睛瞪得大大的:“你刚说什么?八亿?”

  “对呀。”杨宁点了点头。

  这一刻,梁诗诗有些凌乱了,别人做买卖,都是卯足劲砍价,眼前这人倒好,不但不砍价,反而多给?

  这人不傻呀,否则,也不可能在内地,考出一个史上第一高考生的成绩来。看最新章节就上网同时,梁诗诗也仔细回忆,确定先前她家老头子给的是这个心理价位,即便是砍到七个亿也没问题,不然的话,她八成以为是自己报错价了。

  “你确定要花八个亿买下我家这栋商铺?”梁诗诗再次确定道。

  “怎么?不想卖了?”杨宁好笑的看着梁诗诗,这女人,一点心机都没有,心里的想法都写在脸上了。

  “当然卖了。”梁诗诗忙摇头,然后道:“那咱们签协议吧。”

  “行,上哪签?”

  “我家吧,文件都在家里面。”

  看着梁诗诗跃跃欲试的样子,杨宁露出些许古怪之色,没心机也就罢了,还不设防,就不担心引狼入室?

  尽管不觉得自己真会对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做出点什么,可杨宁还是忍不住想敲一下梁诗诗的脑袋,话说一个女人,才跟一个男人认识不到一小时,就要往家里邀,这万一遇到坏人,不成了羊入虎口了?

  当然,这话杨宁可不会说出来,跟着梁诗诗上了一辆红色的跃马,是旧款车,不过性能相当好,杨宁也曾在杂志上看过。

  只不过,看着梁诗诗开车时那种小心警惕的样子,杨宁也有些替这辆跃马不值,颇有那么点千里马常有,而伯乐不常有的感慨。

  梁家处于九龙区一处富豪云集的地段,这里寸土寸金,能住在这的,身价都得以亿为单位计算。

  当然,越有钱,住的地方就越靠近中心地段,而梁家处在边缘处,这也侧面说明,梁家的条件算不上好,至少跟这里的富豪比较,还差上不少。

  来到一幢别墅前,梁诗诗直接就将车停了下来,这妞没心没肺的就将车扔在门前,丝毫不担心第二天起床,这辆车就被人开走。不过想来也对,住在这种地方,治安相对要好很多很多,即便谈不上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程度,可估摸着也差不了多少了。

  “你家挺不错的嘛。”刚进入别墅,杨宁就眼前一亮,只见进门的回廊中,立着一个水池,里面摆放着一座假山。

  这座假山的雕工确实不俗,在普通品质这个级别上,已经算是极致了,观其年份,是七十年代初一位雕工师傅的作品。

  “爷爷生前最喜欢这座假山了,当时池里还养了不少红鲤鱼,不过爷爷离开后,池子就不养鱼了。”

  进入大厅,立刻嗅到一股檀香味,正中央摆放着一尊观音像,一旁还摆着几个香炉,隐隐有烟气弥漫。

  大厅很整洁,摆放也很讲究,估摸着肯定是受了哪位大师点化过,尽管杨宁不懂风水,但却能通过,隐隐捕捉到一种吉象。

  “你坐会,我上楼拿文件。”梁诗诗说了句,就朝着二楼走去。

  杨宁独自一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正无所事事等待,忽然,桌面上一本杂志,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  这本杂志是一些小名气的娱乐杂志,显眼的封面上,写着‘名门闺秀,示爱某当红艺人”。

  让杨宁惊讶的是,这封面的配图,是一个身材白色礼服的漂亮女人,这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梁诗诗!

  “不是吧?看上去挺害羞的呀,竟然能干出这么有个性的事?”杨宁嘀咕道:“还真是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呀。”

  边嘀咕,杨宁边饶有兴趣的翻看这本杂志,里面关于梁诗诗的段子,曲折又煽情,就仿佛是当事者的自述一般,看得杨宁眼睛都直了,这尼玛简直就是一段既悲壮,又可歌可泣的单恋史呀!

  正聚精会神看着,忽然,耳边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,杨宁本能就要将杂志放回桌面上,而恰巧这时,梁诗诗已经出现在了楼梯口,而且目光还盯着他,确切的说,是他手中那本娱乐杂志。

  梁诗诗小脸泛红,隐隐还透着点羞恼,杨宁见她脸色不太对劲,尴尬的将杂志扔在一边:“抱歉,我真不是故意去看的,一开始只是想打发点时间。”

  “我没怪你。”梁诗诗低着头走来,先是拣起那本杂志,小脸有些委屈:“都是那些杂志社造谣的,他们就知道胡编乱写,事情不是这样的。”

  “哦?”杨宁露出感兴趣的样子:“你说说,如果有人瞎写,我让楠哥给你做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