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798 金色纹章

正文_798 金色纹章

  即便身体属性达到满值,抗击打能力惊人,但眼下杨宁,还是疼得额间冒汗,后背的衣物更是湿了·

  此刻,他死死咬着嘴唇,强忍着深入骨髓一般的酸痛,这种疼他以前挨过很多次,多数是蹲厕所时,因为蹲的时间太长,导致血液不流通,酸疼的不愿动也不敢动,否则,那种酸痛感让人相当难受。

  可如今,杨宁承受的痛,跟血液不流通的痛想比,绝对一个天,一个地。

  杨宁没想到,这换血的过程竟然如此粗暴,他能清楚的看到,他浑身上下的血管中,就跟开着水的软性塑料水管一般,不断的荡漾着。

  也不知道承受多久,杨宁才长出一口气,微微睁开眼睛,他的意识有些恍惚,还伴随着些许昏眩感,就连呼吸都有些困乏,好在,凭借惊人的毅力与体质,杨宁愣是一口气给撑了过来。

  当意识渐渐清醒,杨宁就感觉到,他浑身上下酸麻一片,一开始连活动都相当困难,不过在适应了一段时间后,他立刻感受到身体与以往的不同之处。

  首先,就是他的正常视力变得更加清晰化了,这种变化或许不及当初融合,但效果还是很显著的。

  其次,就是他本能的感觉到一种宁静,哪怕泰山崩于前,也会在这种心境下,保持着泰然处之。·

  最后,就是他隐隐感觉到,身体有着一种无形的力量,与面前的祭坛产生共鸣,甚至,他还隐隐感觉到,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,正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他!

  杨宁压下他内心的种种悸动,此刻,他面无表情的站起身,掏出,轻轻在指尖划了一下。

  一滴鲜血流出,滴在了祭坛的某个字符上,这滴鲜血如同一个会蒸腾发酵的漩涡一般,立刻以这个字符为中心,不断通过稀释的形式,朝着四周疯狂蔓延。

  当所有字符都染上淡淡的血腥味时,杨宁感觉到脚下的土地发生了轻微的颤动,祭坛前一处貌不起眼的土墩,更是如同泉眼一般,不断的将内里的砂土,喷发而出。

  大概过了五分钟,脚下的颤动越来越强烈,而一股强大的力量,也瞬息间弥漫在整个遗迹内。

  随着黑暗能量被这土墩喷出,杨宁第一时间接到手中,他感受到掌心传来强烈的气息,这种气息,让他悸动。

  “还是无法鉴别吗?”杨宁试图去鉴定手中这块黑暗能量,可始终无从下手。

  而就在这时,一道金光闪过,直奔杨宁而来。

  凭直觉,这道金光,很可能就是希望之钥!

  叮…

  清脆的鸣响在耳膜响动,看着被自己抓在手里的一个金色纹章,杨宁第一时间就想扫描这玩意,可紧接着,这金色纹章竟然在杨宁错愣的目光下,爆发出强烈的金色光芒,最后更是能量化,顺着手掌的经络,全部融入到杨宁的手臂。·

  半晌,杨宁的左手腕,出现了一个淡淡的金色刺身,与那金色纹章的形状一模一样。

  “莫非,是因为亚特兰蒂斯皇血的原因?”杨宁捏着下巴,这个想法,貌似是最合理的一种解释了。

  眼下,这处遗址早已归于平静,就好像先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,除了地面上有些散乱的泥土。

  不过,这只是表象,当黑暗能量跟希望之钥被取走,也代表这座祭坛将彻底失去防护能力。换句话说,以后这里,将不会再出现任何不详诡异。

  天微微亮时,杨宁才将李博奇唤醒,看着这家伙迷茫的模样,杨宁笑了笑:“你还真是能睡呀。”

  “我睡着了?”李博奇疑惑道。

  看到杨宁翻了翻白眼,稍稍清醒过来的李博奇也有些尴尬,很快,他像是想到什么,立刻望向不远处的祭坛,见祭坛安然无恙,这才暗暗松了口气。

  当然,对于四周出现的一些沙土,他尽管有些纳闷,但也没有多问。

  “我们回去吧。”杨宁笑道。

  “好。”

  李博奇欣然同意,他与杨宁不时闲聊,大概半小时后,两人重新回到了山上那间废弃房屋。

  “她叫曾梅。”刚进屋,李博奇就给杨宁介绍红衣女人。

  看得出来,这女人八成一晚没合眼,毕竟李博奇跟杨宁出去一个晚上了,这附近透着诡异,她很担心这期间出幺蛾子。

  好在,看到李博奇回来,曾梅长出一口气的同时,也开口道:“没吃早餐吧?等会,我去给你们弄点稀粥。”

  说了声谢谢,等曾梅离开后,杨宁望着李博奇,缓缓道:“我打算回去了。”

  见李博奇有话要说,杨宁继续道:“请放心,我这人很守信用,关于这里的事,我不会跟其他人吐露的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眼下,李博奇除了说谢谢外,其他话真的说不出口。

  对他来说,如今,他只能选择相信杨宁。

  “好了,我先下山了,希望有机会咱们能再碰面。”杨宁站起身,从兜里又掏出一张卡:“这里有五十万港币,如果在山上待闷了,可以拿着这钱,到市里做点小买卖,就算执着于亚特兰蒂斯文明的研究,也不能苦了孩子。”

  顿了顿,杨宁又道:“还有,我是内地人,在华海有一间公司,叫御品斋,如果想找我,可以去那里。”

  李博奇点了点头,这一刻的他,也不知道是该感激对方的馈赠,还是烦恼对方把自己的计划全打乱了。等他清醒过来时,哪还有杨宁的影子?

  想到曾梅还在厨房里热稀粥,以及腹中等待临盆的孩子,李博奇眼中闪过一缕复杂,以及淡淡的温情。

  半晌,他的目光变得坚定,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似的。

  “咦?他人呢?”曾梅端着两碗稀粥回来了。

  “走了。”

  “走了?”

  曾梅刚放下稀粥,就被李博奇轻轻搂着,这一刻,她脸上泛起一抹绯红。

  “再等三个月,三个月后,咱们下山,我们去尖沙街做点小买卖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听到李博奇的话,曾梅眼中闪过一缕柔情,还有淡淡的温馨。

  无论李博奇做任何决定,她都会无条件的支持,毕竟,他们经历了太多,在这段同甘共苦的岁月里,两人都清楚,谁也离不开谁。

  “到时,我会跟你求婚,然后咱们在教堂里举办婚礼。”李博奇露出孩子般的笑容:“咱们没什么朋友,到时候我去把那个家伙邀来,让他跟神父当咱们的见证人。”

  “嗯。”曾梅脸上的笑容更浓了,还带着羞涩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在西海岸某个米**事基地里,某个原本享受阳光浴的高级军官,此刻瞪大了眼爬了起来,正盯着面前两个黑人士兵,露出难以置信之色。

  “长官,我们没有撒谎,咱们一支巡洋舰队,确实在大伙眼皮底下离奇消失了!”一个黑人士兵慌道。

  这高级军官面沉似水,半晌,他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联系总部,将这件事汇报上去,让他们做决定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