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80章 780 吞声忍气的炳哥

正文_第780章 780 吞声忍气的炳哥

  看到被自己喊来的警察,竟然跟杨宁凑到一块了,如此喧宾夺主的行径,让炳哥又急又怕,他最担心什么,并不是天下乌鸦一般黑,而是这些警察,对杨宁展露出来的那种卑躬屈膝!

  试问,如果只是寻常的富二代,警察就算再怎么给脸面,也不会贱骨头到这份上吧?

  尼玛,骨气呢?节操呢?

  炳哥忍不住在心头呐喊,可这些话,他也只能憋在肚子里隐忍不发,谁都看出来了,如今的杨宁,牢牢占据着主动权,甚至他本人的安全,也都捏在手里。

  这一刻,炳哥挺憋屈的,他没想到,在岭南算是号人物的他,如今竟然连保证安全这一点都办不到,简直就是岂有此理!

  不过,眼下这阵势,他就算再愤怒,也得暂时咽回肚子里。

  “是你报的警?”随意问了句后,一个警察就径直走到炳哥面前。

  “是我。”炳哥点了点头。

  “你报警做什么?”这警察眼神透着点警告。

  炳哥心下一沉,对于类似的场面,他也见过不止一次两次了。

  正如杨宁说的,就凭这是华海,炳哥也渐渐看明白了形势,他知道,在华海这地界,人家是主他是客,根本就没法说道理。眼下,若是执迷不悟,到时候,吃亏的绝对是他,远的不说,汪海泉就是个榜样。

  炳哥看了看这警察,又看了看不远处的杨宁等人,忽然,他哈哈大笑起来:“你问我报警干嘛?你瞅瞅这四周,都没几个保安,让你们来,自然是维持现场秩序嘛。”

  这警察笑眯眯点了点头,然后道:“下次不准跟我们开这种玩笑了,我们很忙的,这次就算了。”

  看着这群警察笑着离场,炳哥脸色阴晴不定,恰巧这时,杨宁开口道:“关于这车该怎么赔付?毕竟是赛车,想必保险公司是不会同意报修的。”

  “一千万。”炳哥竖起一根手指头:“这笔账,足够维修了。”

  “确实够了。”杨宁点了点头。

  当场开了张一千万支票,炳哥这才带着他的人离开,如同一头斗败的公鸡,灰溜溜的看上去相当狼狈。

  反观何陆跟郑卓权,则是笑得合不拢嘴了,一千万呀,甭说修车了,就算是买辆新的赔给人家,也能剩下不少。

  当然,当提到赔钱时,借车男人很大度的摆手道:“不打紧,都是小钱,我家里跟保险公司有多比业务往来,这帐是可以报的。如果真过意不去,就请我吃顿饭吧。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何陆才不会跟这种富家子弟客气。

  事实上,这借车男人也对何陆起了结交心思,不说远的,冲着对方徒手将跑车抬起的这股子蛮力,就足够让他升起结交之意。

  更何况,这何陆跟杨宁又是朋友,别人或许不清楚杨宁的身份,但他或多或少还是从赵宣嘴里了解到一些,尽管信息不多,但足够让他想起昔日华海二流圈子里的一个传说。

  那个让一众二世祖又惧又怕的杨少!

  一顿饭倒是吃得喜笑颜开,加上赵宣找来一群美女助阵,更是让整个包厢,充斥着莺莺燕燕的欢声笑语。

  杨宁就不说了,典型的脂粉气美男,皮肤更是让女人嫉妒。而郑卓权跟借车男人,也算得上小白脸级别的帅哥,再加上赵宣这位英气十足的花丛老手,这包厢里的美女们,压根就没有丝毫的不乐意。

  就连何陆,也能逗得几个美女笑得花枝招展,虽说长相差了些,但孔武有力的身段,还是让一众美女眼前一亮,再加上那让人又爱又恨的口才,还甭说,真有几个美女,对他暗送秋波。

  当然,这些都是次要条件,最关键的,还是这群美女觉得,能坐在这饭桌上的几个男人,就没一个省油的灯,赵宣跟借车男人,她们是知道的,也多少了解些底细,而杨宁就更不用说,开着那辆限款asv,简直扎眼得一塌糊涂,要说没钱没背景,这些女人一个都不信。

  至于何陆,开着红色跃马,郑卓权,一辆百万级的轿跑,这些也都是她们亲眼所见的,一心想着嫁入豪门的她们,如今是看谁谁顺眼,哪怕暗示去开房好好缓解一下身体的疲劳,她们也会二话不说,跟在屁股后面思考该如何引起这些凯子的情趣。

  酒饱饭足,借车男方烨就提出去找个会所放松放松,也暗示何陆、郑卓权可以带着身边女孩转场,还偷偷塞给他们一人一张信用卡,至于能不能弄上床,嘿,方烨还真不担心。

  何陆跟郑卓权都不傻,清楚方烨是故意支开他们,很可能要跟杨宁说些重要事,所以两人倒也无所谓。

  “说吧。”

  方烨的小动作,杨宁看在眼里,但也没点破,等进入这家私人会所的某个包厢,杨宁很自来熟的往杯子倒了小半杯红酒,也不喝,只是微微摇晃着。

  方烨干笑了几声,然后望向赵宣。

  赵宣笑呵呵倒了小半红酒,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看到四周站着不少前凸后翘的美女,立刻摆手道:“你们去玩吧,想吃什么,想喝什么尽管使唤,让方大少报销就行。”

  等这群美女离开后,赵宣才微微抿了口红酒,然后道:“是这样的,吃饭那会,我不是接到一个电话吗?”

  “难道是岭南那边传来的?”杨宁眼睛微不可查的闪了闪。

  “可以这么说。”赵宣点头道:“那汪海泉也算有点来头,汪家在岭南那边,是做木门生意的,跟东南好几个国家都有比较频繁的业务往来,明面上是木门出口、木材进口,可实际上,却是涉黑。”

  “那又怎么样?”杨宁神色如常,晃着手里的酒杯。

  “汪家知道汪海泉被你弄伤后勃然大怒,扬言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。”赵宣神色同样轻松,这事他摊上,说不准还会捣鼓一些未雨绸缪,但对杨宁,他完全没必要为其担心。

  在华夏动杨家人,那就是找死!

  “当然,他们就算想要报复,估计也很难有这个机会。”赵宣忽然笑了笑。

  “哦?”杨宁疑惑的望向赵宣。

  “这事,很巧合的被温少给知道了,算算时间,眼下,温少应该正在汪家做客。”赵宣脸上的笑意更浓了。

  杨宁露出恍然之色,很快,他有疑惑的望向赵宣:“赵大哥故意支开我两位舍友,应该不是只跟我说这事吧?”

  “当然不是,其实,我跟方烨,是有一桩买卖,想跟你好好聊聊。”赵宣收起笑脸,变得严肃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