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79章 779 就凭这是华海!

正文_第779章 779 就凭这是华海!

  炳哥脸色很不好看,尽管对杨宁的身份有了些许猜测,但作为岭南商会的副会长,平日里出行,谁都得给他点面子。·

  如今,眼前的杨宁公然驳他的脸,就连高老哥的脸也给驳了,出来做买卖,讲的是什么?

  无非就是一个面子!

  此时此刻,有人就要扬起手打脸,打的还是他的脸,这让炳哥心头忽的窜起一股无名火。

  汪海泉死死盯着杨宁,要不是忌惮何陆的生猛,他会怕?

  何陆姑且算是史前怪物,可杨宁嘛,在汪海泉看来,无非就是车开的好,家里有那么点钱,但光凭这些,压根就不值得他忌惮。

  “你想怎么样?”汪海泉恶狠狠瞪着杨宁。

  “道个歉,顺带着把撞烂的车给赔了,这事就这么算了。”杨宁一脸漠然。

  “笑话!”

  不仅是汪海泉,就连炳哥也都怒极而笑。

  尤其是炳哥,更是呈现着前所未有的忿忿不平。

  赔车钱已经是相当过份了,但基于杨宁身份的不确定性,炳哥或许会把这账给吃下来,毕竟,先前高老哥来做和事佬,这个面子,得给!

  可道歉,简直想都别想!

  今儿若是道歉,这丢人的不仅仅只是汪海泉,连带着他都要折了脸面,考虑到他岭南商会副会长的身份,搞不好,连背后的商会也要被人说长问短。·

  这已经不是个人荣辱的问题了,而是整个岭南商会,丢不丢得起这个人!

  如果让岭南商会威严扫尽,成为同行甚至竞争对手茶余饭后的谈资,那他这个商会副会长,也没脸面继续干下去了!

  所以,赔款可以谈,但这道歉,休想!

  “这么说,你们是不乐意了?”杨宁眼睛微微眯起,像是在看猎物一般。

  这种目光,让炳哥相当的不适应,扯了扯连带后,沉声道:“车我可以陪,钱只是小事,但凡钱能解决的问题,对你我而言,都不算个事。不过,这道歉,是不是有些过份了?”

  “过份吗?”杨宁皮笑肉不笑道:“无端撞我兄弟的车,连带着还想杀人,要不是我兄弟有力气,怕现在早被碾死了吧?”

  顿了顿,杨宁沉声道:“我让他道歉,已经是给足你们面子了,别给脸不要脸。”

  “好,很好。”炳哥深吸一口气,怒极反笑的同时,也是怒了:“让我们道歉,你凭什么?”

  “就凭这是华海!”

  这句话,说的是底气十足。

  炳哥心头一凛,他有着感觉,那就是最担心的事,很可能真被他给撞着了。·

  只是,他也挺疑惑,按理说,敢当着赵宣放出这话,人家还愣是反应,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!

  这说明什么?

  难不成,眼前这个小子,真是华海顶尖公子哥?

  可是,怎么以前就没听过这个人的名讳,印象中,更是压根就没见过这个人?

  也难怪炳哥胡思乱想,毕竟,杨宁说这话的时候,气场庞大,后劲十足,可谓相当的有底气,甚至给他一种很荒谬的感觉,那就是他从杨宁声音中,听出了一种让他心惊的理所当然。

  “华海怎么了?以为你们人多,就可以无法无天了是吧?”炳哥还没开口,一旁早已憋着股火的汪海泉立刻冷笑。

  他吃定这种场面,杨宁不敢把他怎么样。

  可接下来,他发现自己错了,而且错得一塌糊涂!

  “已经很久没练手了,再不练练,怕就要生疏了。”

  除了何陆跟郑卓权,其他人都听不懂杨宁想表达什么,可很快,他们就懂了。

  一个闪身,杨宁忽然就出现在了汪海泉面前,让这货咧开着的嘴当场就僵住了。

  “你要干嘛?”感觉到手不受控制的抬起,还感觉到一股他无法抗拒的恐怖气力,这一刻,汪海泉险些就吓出一个激灵。

  咔嚓!

  回应他的,是一阵让人脊背发凉的脆响,就好像什么玩意断了似的。

  “啊!”

  还没等旁人反应过来,就听到汪海泉发出一道响彻全场的凄厉惨叫,如同杀猪时的屠宰场一般。

  那些在站台上的人,一个个都看到了这一幕,无不心惊,对于这位技惊四座的超级车手,他们猛地发现,人家除了艺高外,胆儿也够大,先前堂而皇之动手打人,如今更是升级到众目睽睽下行凶伤人!

  天,这家伙难不成真没王法了?

  最心惊的莫过于站在一旁的炳哥,此刻的他,冷汗直冒,他已经完全顾不得水深火热中的汪海泉,尖叫着猛地一退,同时指着杨宁,颤颤巍巍道:“你…你别…别乱来!”

  “果然手生疏了,得重新矫正。”

  咔嚓…

  “啊!”

  回应炳哥的,除了一声似有似无的呢喃,就是清脆的碎裂声,以及凄厉的惨叫。

  看着无法忍受剧痛,然后昏死过去的汪海泉,炳哥有心想去营救,可奈何他发现杨宁同样牲口得不行,再加上有着何陆在旁虎视眈眈,愣是没敢下脚,迟疑片刻后,他沉着脸,毫不犹豫打电话报警。

  “你最好把他给放了,否则…”

  炳哥场面话还没说完,杨宁就不屑的瞥了眼这货微微颤抖的双脚:“孬种。”

  “你骂谁是孬种!”炳哥怒极。

  杨宁压根就不理会炳哥的叫嚣,似笑非笑道:“你让我放开他?好,没问题。”

  缓缓将手一松,只见汪海泉顺势就滑了下去,然后发出重重的脆响,整个人砸在水泥地上。

  这一撞可着实不轻,也不知道会不会撞出个脑震荡来,不过炳哥依旧没敢动,阴晴不定看着杨宁,最后选择拨了个号码。

  “汪叔,是我,海泉他出事了。”

  大约半小时后,警察才姗姗来迟,看到眼前的这一幕,坦白说,他们同样忐忑不安。

  毕竟,能进这场所的,估计就没一个是省油的灯,他们无非就是拿着每个月几千块的死工资,让他们去管教这群富二代,这不成心为难他们吗?

  “警察同志,就是他!”给警察打电话,也是无奈之举,但凡能想到解决这窘境的法子,他都一一思考过了,可最后还是觉得,打电话报警最稳妥。

  “哟,这不是杨少吗?”出现的几个警察,立刻小跑到杨宁面前,一阵点头哈腰。

  “你们认识我?”杨宁漠然道。

  “见过,那夜在鉴估大赛的斗技楼前,有幸目睹杨少的风姿。

  顿了顿,其中一个警察笑道:“杨少,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?说给咱几个弟兄听,一定替杨少处理得干干净净的。”

  “把他先拖出去,免得碍眼。”杨宁指了指地上早已昏过去的汪海泉,立刻就有警察屁颠屁颠的跑去干了,这种脏活累活,一般都是他负责跑腿。

  ps:昨晚停电,先发一章,另外两章晚上发,抱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