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78章 778 岭南商会

正文_第778章 778 岭南商会

  速度…还不够!

  杨宁前所未有的专注,他盯着前方,尽管车速在不断的提升,可是,他却发现,随着他的注意力越来越集中,眼前的事物越来越慢。·

  这与子弹时间没有任何关系,而是一种对速度的掌握!

  只是,杨宁并不知道,他如今觉得慢的车速,对旁人来说,是如何的惊悚!

  因为,眼下杨宁的过弯速度,已经超出了一百二十迈!

  这绝对是一个疯子!

  可偏偏这个疯子,却有着一手惊天地泣鬼神的驾驶技术,谁要是跟他比车,简直就是找虐,完全就是无解!

  如今的杨宁,已经压根不考虑比赛了,而是全身心的投入进去,他的思维只有一个,我还能更快!

  “冷静下来,已经够快了,安全要紧。”

  杨宁耳边传来一个声音,是赵宣。

  上车前,赵宣交给杨宁一个入耳式耳塞,所以他能接收到赵宣的语音。

  被赵宣这么一提醒,杨宁这才意识到,不知不觉,时速已经达到了一百八十迈!

  脑子稍稍清醒了些,杨宁赶紧降低车速,毕竟如今是遥遥领先,只要不犯傻,这第一名百分百是他的囊中物,他也不打算继续制造惊世骇俗。

  比赛的结果是毫无悬念的,当杨宁在acc超跑俱乐部成员的欢呼中缓缓停下车,立刻引起站台上无数人的掌声。

  汪海泉等人脸色要多难看,有多难看,先是他的车被郑卓权撞烂,然后又是他的朋友,被何陆狠狠教训,如今还被送到医院去救治了,最关键的是,还让杨宁获得了第一名,更是成为全场的焦点人物。·

  这让他很不爽,相当的悲愤!

  不理会颁奖人的呼喊,杨宁阴沉着走向汪海泉等人,他的举动,也让不少人疑惑。

  倒是知道内情的几个人,是一点意外都没有,选择默默跟在杨宁身后,冷冷的望着汪海泉。

  “你们想干什么?这里是公共场合,难道你们还想动手打人吗?”汪海泉也有些头皮发麻,因为何陆给他的压力太大了。

  这是一个能徒手掀翻一辆跑车的牛人,猛地一塌糊涂,万一这家伙兽性一发,把自个给撕了该怎么办?

  汪海泉不断后退,直到退无可退时,他才沉声道:“我可是岭南商会的人!”

  “那又怎么样?”杨宁似笑非笑道:“岭南商会就了不起了?就可以肆无忌惮的破坏车赛的秩序?就可以草菅人命?”

  “你胡说!你含血喷人!什么叫草菅人命?”汪海泉额头见汗,他压根就没想到,杨宁的言辞竟然如此犀利。

  “这么说,你是觉得我冤枉你了?”杨宁反问了一句。

  汪海泉正要开口,忽然,他就面门一黑,紧接着,就感觉到眼眶出现一股剧痛。

  “哎哟!”汪海泉捂着眼眶,不断叫喊着,“打人了!打人了!你敢打我?”

  “打你又怎么了?”杨宁确实生气了,先前这家伙不仅派人搞他,连带着还要搞郑卓权跟何陆,这简直就是虎口拔牙!

  “你等着,岭南商会的人,绝不会放过你!”眼下,汪海泉明显是在说场面话。·

  “岭南商会?”杨宁嘴角勾起一抹邪笑:“放不放过我,不是你说了算。还有,今儿我打不打你,也不是你能决定的。”

  说完,杨宁再次出拳,直接一拳头砸向汪海泉的肚皮,顿时,这货原本捂着眼眶的右手,本能垂下,然后捂着头皮,软在地上哭爹喊娘。

  “没种,就知道背地里做些下三滥的事。”杨宁狠狠朝汪海泉吐了口唾液,然后转身就要离开。

  “很,很好,我倒要看看,你把岭南商会得罪了,还怎么收场!”说着,汪海泉艰难的掏出手机,连续拨了好几个号码。

  随着他这几个电话拨出,很快,就出现了三四个男人,每一个都气宇轩昂,一看就知道出生不凡。

  “炳哥,他看不起咱们岭南商会,明明知道我是商会的人,还要打我。而且,他还讽刺咱们商会,说咱们商会马马虎虎,是个凑数的添头。”

  “小子,他说的这些话,可曾有半句不实?”叫炳哥的男人板着脸道。

  “确实很一般,最起码,通过某些人的素质就能看出,贵商会内部管理算不上严格,而且,漏洞还很大。”杨宁一脸漠然。

  “他如何,等回到商会,自会有人处理。”炳哥脸色稍稍好了那么一点点,当下皱着眉道:“可你公然抨击岭南商会,是不是也要给个交代?”

  “交代?”这时候,赵宣站了出来,似笑非笑道:“你跟他要交代?”

  炳哥一愣,显然没想到,这节骨眼,一直沉默寡言的赵宣竟然跳了出来。

  “赵宣,你们赵家跟商会有一些生意上的往来,这事你就甭搀和了,我知道你这人讲义气,也不会怪你。”顿了顿,炳哥再次望向杨宁:“不过,这家伙对岭南商会出言不逊,我也不为难他,道个歉,这事就算结了。至于车辆的磨损费,双方平摊吧。”

  “炳哥…”汪海泉忍不住要开口。

  “你给我闭嘴!”炳哥沉声道:“就知道闯祸,别以为你叔叔让我照顾你,你就可以肆无忌惮无法无天了,记住,这里是华海,不是岭南,要闹回去闹,少给我在这丢人现眼。”

  言辞很锐利,可这话透着的信息着实不小,用屁股想都知道,这汪海泉若是回到岭南,绝对屁事没有,肯定有人替他擦屁股。

  比如,眼前这位看上去铁面无私的炳哥。

  “道歉?”杨宁似笑非笑道:“凭什么?”

  “凭我是岭南商会的副会长,够了没?”炳哥望着杨宁,语气透着不容置疑。

  “好了,两位都听我说一句,如何?”就在这时,一个穿着拖鞋,毫无气质的邋遢男人走了过来。

  只不过,他这种与四周格格不入的外表,却没有引起在场任何一个人的鄙夷,相反,连炳哥,都露出些许恭敬之色。

  “原来是高老哥,好久没见了,正打算哪天去北疆跟老哥喝几杯,顺带着挑些玉石。”炳哥笑道。

  “好说,有空去就行,不麻烦。”邋遢男笑呵呵摆手,看上去,透着一种让旁人很舒服的豪爽:“尽管不清楚两位结了什么梁子,不过嘛,做买卖,这冤家宜解不宜结,和气生财,和气生财,今儿我在六福楼摆桌,一块来,咱们一笑泯恩仇,如何?”

  炳哥犹豫了一会后,才点了点头。

  反观杨宁,却有些心不在焉的,让炳哥不解的是,赵宣等人,竟然出奇的平静!

  “不可能呀,赵宣应该认识高老哥,他不应该这么不给面子吧?”忽然,炳哥望向杨宁,看到对方漠然的目光后,心头猛地一凛:“难不成,看走眼了?”

  在商海打滚多年,炳哥自然养出了一双玲珑眼,眼下,他看不出赵宣等人的着急跟示好,反而,是一种让他呼吸都急促的坚定!

  这尼玛是在站位吗?

  这个看上去充其量二十岁的小子,就值得赵宣等人这种态度,连高老哥的面子都不给?

  邋遢汉若有所思瞄了眼杨宁,然后笑着拍手道:“今儿六福楼见面,大家记得要来哦。”

  正想转身,忽然,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,瞄了眼缩在炳哥身后的汪海泉,忽然咧嘴一笑:“对了,这位小兄弟应该受了点伤,就先待在酒店吧。”

  听到这话,炳哥心头再次一沉,因为这场见者有份的饭局,听高老哥的口吻,竟然是直接将汪海泉排除在外。

  这说明什么?

  高老哥是要跟汪海泉划清界限?

  “记下了。”炳哥点头,然后朝汪海泉道:“你先回酒店吧,这里的事我来处理就好。”

  汪海泉压根就不想继续待着,听了这话,简直是如蒙大赦,可正要走,耳边却响起了杨宁不冷不热的声音。

  “谁让你走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