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64章 764 多重人格

正文_第764章 764 多重人格

  琴之所以能产生让人心旷神怡的旋律,在于弹奏它的人。

  此女通晓音律,杨宁甚至觉得,这个戴面具的女人,简直是为琴韵而生的。

  不知不觉,半壶煮酒下肚,杨清照笑呵呵躺在靠椅上,很快,就发出轻微的鼾声。

  如今气温很低,尽管裹得严实,但杨宁还是担心老爷子受凉,忙脱下外套,披在老爷子身上。

  面具女起身,在老爷子的靠椅旁,点燃了四角小炉的一根紫香,然后继续轻抚琴弦,弹奏一曲又一曲喜怒哀伤。

  半晌,当紫香燃尽之际,山上出现了一个渔夫打扮的老人,杨宁赶紧起身相迎:“龙爷爷。”

  “来很久了吧?”龙师瞄了眼杨清照,笑了笑:“让你爷爷睡会。”同时,他将手中的一条鲤鱼端起:“费了不少劲,好在有收获。”

  话罢,他将这条鲤鱼交给面具女,微笑道:“今天,得跟你爷爷好好喝上几盅。”

  傍晚时分,当杨清照醒转,看到香喷喷摆在桌面上的红烧鲤鱼,立刻提起筷子,一点不客气的夹了一筷放到嘴里。

  咀嚼片刻,他笑呵呵道:“树静的手艺越来越好了。”

  “杨爷爷又取笑我了。”面具女垂下头,如同一个文静的处子。

  在龙师的招呼下,杨宁也一同入席,还甭说,这红烧鲤鱼的味确实可口,暗道就是不清楚这面具下藏着什么样的一张脸,脾气好、有才艺,又下得厨房,若是再生的一张好脸蛋,乖乖,那简直就是男人心目中上得厅堂,下的厨房的最佳配偶呀!

  饭饱之际,面具女不知上何处去了,杨宁左右无事,就寻了个借口下了山,他打算去瞧瞧白獒在干点什么。

  进入那洞穴,这路才走到一半,就感觉到前方传来一股摄人的低温,极为酷寒。

  不过,这种程度的寒冷,对于常人而言自然难以忍受,不过对杨宁来说,却显得不痛不痒,走了大概一分钟,就看到了白獒。

  此刻,这货竟然很得意的跳了起来,然后绕着杨宁转圈,不时吼着,似乎很满意这里的环境。

  “你喜欢这个地方?”杨宁忍不住问了句。

  白獒吼了吼,然后就快速跳到一处低矮的冰石上,做出了一个让杨宁极度无语的举动。

  这货,竟然当场尿了!

  尼玛,这是要宣布这地方是你的地盘吗?

  杨宁哭笑不得的同时,点头道:“你喜欢这里就行,我…”

  没等话说完,杨宁忽然觉得身后凉飕飕的,猛地转身,立刻笑道:“这是我在藏北认识的朋友,以后它就麻烦你了,我会叮嘱陈哥给它送食物。”

  这忽然出现的不是别人,正是面具女。

  见面具女不吱声,杨宁正要开口,忽然,他下意识的皱了皱眉。

  “奇怪了,怎么有种怪怪的感觉?”杨宁忍不住蹙眉,他发现,面前这面具女,似乎有些不太对劲。

  这主要是对方的气质,给人一种很直观的改变,透着点冰冷、漠然。

  “你是妹妹!”脑子灵光一闪,杨宁立刻喊了句。

  “哼!”面具女用鼻子哼了哼,冷冷的看了眼杨宁后,并没有说其他话,而是转身就走。

  眼看着即将走出视野,忽然,她停了下来,不冷不热道:“你愿意留它在这,我不阻扰,可也不会管它。”

  “不劳费心。”杨宁心头有股无名火,这姐姐跟妹妹怎么性子就差这么多?大的兰心蕙质,小家碧玉,这小的不仅脾气臭,更是冷漠得一塌糊涂。

  最委屈的,哥招谁惹谁了,为嘛这女人每次见他,都没什么好脸色?丫的,难不成上辈子得罪过她了,所以这辈子投胎后这么恨哥?

  带着一股郁气,杨宁重新回到那座院落,跟在他屁股后面的,还有白獒。

  看到白獒如此有灵性,龙师啧啧称赞的同时,也同意让白獒留在常青山,会多多照顾。

  “咦,你妹妹不是来了吗?走了?”杨宁忍不住朝面具女问了句。

  “她来过了?”面具女有些茫然。

  “对呀,刚才在山下那个洞穴里见过她,没说几句话,她就离开了,我还以为她上山了。”杨宁笑着解释。

  听到杨宁这番话,面具女脸上的茫然又多了些。

  原本嘛,这是人家亲姐妹的事,杨宁也懒得继续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结,只是,他却不经意间捕捉到某些东西,让他瞳孔猛地一缩。

  扣子!

  没错,杨宁清楚记得,先前在冰洞里,那个面具女的衣扣少了一个,可眼下,眼前这个面具女,在同样的位置、同样的衣服下,衣扣竟然同样少了个!

  这是巧合?

  绝不是!

  因为,当时杨宁多看了几眼,发现冰洞里出现的面具女,缺少衣扣的位置上,有着一抹淡淡的痕迹,似乎是被油烟之类的液体溅洒到的。

  先前没有细想,可如今仔细一看,发现眼前这个面具女,在那个位置上,同样留下了些许被液体溅洒的痕迹!

  无巧不成书,这天底下或许有很多巧合,但杨宁敢肯定,这次绝不是巧合!

  真是邪门了!

  难不成,冰洞遇到的面具女,跟面前这位是同一个人不成?

  拜托,这是将自己当猴耍吗?

  杨宁有些忿忿不平,他觉得,这面具女绝对是故意的,在人前扮乖乖女,可到了人后,就将她的本性一览无余的暴露出来!

  可问题是,她这么做,有什么意义?又想表达些什么?

  杨宁百思不得其解,龙师似乎看出了些许猫腻,笑呵呵的让面具女回房间整理一张床位,供杨清照夜间休息。

  等人离开后,龙师才叹道:“这孩子什么都好,就是小时候经历过一场血腥,导致性格时好时坏。”

  “龙爷爷,这么说,她根本就没妹妹?”杨宁忍不住问了句。

  “从头到尾,都是她一个人。”龙师并不避讳,摇头道:“她自己钻了牛角尖,把她另一重性格,假想成了亲妹妹。”

  多重人格?

  杨宁一愣,拜托,这通俗点,不就是人格分裂吗?

  多好的姑娘呀,竟然自己把自己整成神经病了?

  杨宁不由露出同情之色,可龙师却嘀咕道:“幸亏她挺克制,很少出现最糟糕的一面,不然,我老人家就得头疼了。”

  最糟糕的一面?

  听口气,这忽冷忽热的双重面,还不是终点?这妞,莫非还有第三重人格?

  杨宁咽了口唾液,他很想知道,这娘们到底受了什么刺激,竟然神经质能到这份上!